March 30, 2015

  • Dear candidates

    [親愛的考生們]

    今年文憑試的第一場考試,令人大開眼界。今年首次遇上/聽聞這樣的考生﹕

    1. 有人進場時向監考員詢問﹕「座位是否隨便坐的﹖」
    (天呀﹗貴校校內考試是讓學生隨便坐的﹖)

    2. 有人把准考證夾在文件夾裡,文件夾裡面連整批證書呀、獎狀呀,就這樣放在桌上。
    (先生/小姐,你沒聽到宣佈的麼﹖把其他紙張放在桌面上,可能當你作弊喔。)

    3. 有人問我,課室的鐘在哪裡﹖
    (我沒他好氣,一字答之曰「冇」——一眼就見到沒有鐘啦,要看時間自己帶錶嘛)

    4. 有監考員拿了個(通常口試會見到的那種)計時器,有考生問她可否把鐘面向著他。
    (那個鐘不是給你用的,監考員怎知道何時要宣佈﹖)

    5. 有人早退,我發現明明第二題要求考生選擇「夢想有意義」還是「夢想不設實際」,然後把那句抄在作文第一句作題目,但他偏偏沒抄任何一句。
    (即是不對題啦,立即就扣分。而且評卷員要看完整篇文才知道你的立場,肯定再失分。)

    6. 有很多人到收卷才說自己沒有貼條碼貼紙。
    (學校沒教你們考試程序﹖扣分的呀。)

    7. 收完卷宣佈考生可以離開試場,某個時間回來考第二卷。竟然有幾個考生就坐在試場不走,等下一場。
    (你不去廁所我也要去交卷,要鎖門的呀。)

    8. 還有考生把身份證准考證連同文房四寶就這樣攤在桌面,自己離開試場等下一場。
    (未免太有安全感了吧,被偷了不關我的事喔。又,你阻住我派第二份卷喎。)

    於是第二場考試我就特別在未宣佈考生須知之前,先提示一下﹕

    「考生在上一場考試後,應該帶同所有個人物品離開試場,否則如有遺失概不負責。」

    雖然近年投訴越來越多,考試局給監考員的那份須知,要宣佈的句子也越寫越長,恐怕遲點要用急口令的速度才可以及時讀完了。

    我有點懷疑,有很多這些問題,其實在校內考試時就已經教過。為了給學生準備好應考公開試,很多時候高中(尤其畢業班)的考試都會照足公開試的方式去辦,至少我讀書時已是這樣。為何還會有那麼多考生,好像完全不知該怎麼做的呢﹖

    唯一留意到的特別之處,就是今年的考生橫跨「回歸」前後。即是有些人可能「有幸」得到BNO乙本,而另一些就只能拿特衰護照。但這一點恐怕跟他們考試亂來沒有關係吧。

    (舊文﹕監考見聞另類考試報告監考見聞2)

March 23, 2015

  • Good bye, Mr. Lee Kuan Yew

    李光耀逝世,當然是件大事。

    不過其實也不令人驚訝,畢竟他這年紀已屬高壽。而且幾年前老妻過世後,失去精神伴侶的他已經開始崩塌。老來失偶健康轉差之後跟著去的例子不少,大家都猜測他捱不到多少年。
    老年失偶,最是難奈。何況這個跟他同樣睿智的老伴,是自視甚高的他唯一看得上眼的女人。位高權重日久如他,竟然也沒傳出過甚麼婚外情,在「權力是最強春藥」的政界算是少有,可見他感情上依賴妻子到哪個地步。

    就算有最好的醫療照顧,老年至此本來就很容易一病而死,更何況失去老伴的他,恐怕也沒甚麼「必須活下去」的求生意志。之前他在著作中早已透露簽了拒絕搶救意向書,萬一遇上無法逆轉的病情時,不用再勉強施救。
    這次算不算違反了他的意願﹖很難說,因為肺炎之類本來是可治的(方老爸最後幾年就是多次因肺炎出入醫院),並非那種變了植物人或者甚麼沒藥醫的絕症,只是這位九十有一的老人救不回而已。究竟去到哪個地步才算「無法逆轉」呢﹖我想他的總理兒子和那些大國手也說不準吧。不過插喉那麼痛苦(不要說插呼吸機要麻醉才成,連老爸也經常想拔掉他那條胃喉),我想他老人家大概會寧願那時就死掉算了。撐這一個月除了給你們有機會獻花,還有甚麼意義﹖

    當然我們可以說他終於能夠跟夫人一起,是件好事。不過近乎唯物主義的他,早就說過不信鬼神靈魂這一套,所以也沒甚麼足以安慰他的。

    有很多人認為李光耀死後新加坡就會大亂,甚至李顯龍也會倒台。我倒不這樣想。
    很多人(當然尤其是新加坡人)認為李顯龍「不濟」,其實只是因為他那個開國老爸實在太強的緣故,基本上誰跟他比都是不濟的。李顯龍再差也有中人之資(畢竟人家也是劍橋一等榮譽畢業,就算不是天才也不至於是蠢材,不要看得太扁),而且看起來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沒有老爸的天份、也少用老爸那種強硬手腕,協商的空間多一點。李光耀退居二線後,繼任者早就不是那種強勢的、自己說了算的風格。這樣總比我們那個老懵董志大才疏,整天想學李光耀強勢領導,卻把事情搞壞了好一點。
    再者,上次大選失利,李光耀也看出自己「大嘴巴」挑釁選民累事,終於退出內閣不當資政,其實也可以視為終於完全交棒的跡象。這樣說來,李顯龍早就獨自掌舵幾年了,並不會因為老爸一朝離去就失去方寸。

    當然,這不是說今天以後新加坡不會有變,新加坡是會變,不過不會是有些人想像中的突變或巨變而已。
    其實李光耀的離去,只不過是個icon。新加坡之變,早在2011年大選之前已經開始,而李光耀的離世也不會改變這一點。

    別忘記,這些年李光耀不時出書,但內容已經不純像第一本《回憶錄》般評說往事,而是指點天下、不停重複他眼中新加坡的「成功要素」,甚至開到口希望國人「永矢咸遵」。如果李顯龍真的完全奉行他的路線,他還有必要那麼囉唆嗎﹖
    他就是知道新一代早已不服他那套,而一個奉行普選的政府是不得不回應這些人的訴求(就是他兒子也無法強推他那套),所以才喋喋不休有如羅家英飾演唐三藏。

    (別忘記,當年他自己當總理時,基於優生學的「大學女畢業生子女優先選校」政策,就是在各界狂轟之下被迫取消。可見連他自己也無法事事如意,何況他兒子又怎可能如他的意﹖)

    新加坡政府走下強權舞台是必然的事(雖然我不認為政府會完全放棄威權主義,自由放任甚至不合民情),兩黨制的形成也總有一天會實現。至於新加坡是否仍然可以獨立繁榮,就看新一代和他們的領導人是否可以因時制宜、令新加坡靈活地在國際之間游走了。在這一點而言,不用把李顯龍的角色看得太重(畢竟他只是其中一位守成者,雖然「守成不易,莫徒務近功」),成敗也不是單靠他一個人決定的。

    李先生,就算有不贊成您的地方,我也覺得值得感謝您。
    您的任務已經完成(而且成品還頗漂亮),一路好走。

    我們唯一能夠祈求的,就是希望新加坡不會發生甚麼事,要讓您從棺木中彈出來吧。

    (給不懂者的註﹕他曾經說過,萬一身後新加坡走錯了路,他會從棺木中走出來批評的。反正他不信身後有靈魂,這句很明顯只是比喻說自己不會因為退了休就不理世事,和他對新加坡極之上心的「simcity」心態而已。後來他的確也是不停在嘮叨。)

March 22, 2015

  • 參觀順德聯誼總會梁潔華小學圖書館

    星期六有一批圖書館主任開會討論圖書課課程,方某雖然沒圖書課但也去八卦一下兼幫手影相。學校在寶琳站附近,要搭到尾站。九巴開通290A之後由荃灣來這裡應該很方便。

    小熊維尼幫你還書﹕
    DSC03115a

    維尼&豬仔﹕「小朋友訓覺之前,記住將要還既書塞落書包度呀」
    DSC03148a

    這間圖書館地方較小、再加上小朋友書架不能高(於是櫃頂用來放推介書),書籍數目有限,而且藏書相當舊(我見到有本1985年的模型書)。不過對小學來說未必是大問題﹖而且將軍澳公共圖書館就在附近,應該也不難借書。
    DSC03118a

    有些漫畫不可借出﹕
    DSC03119a
    最奇怪的是小說分類。因為書少、而且是小朋友幫手(其實中學生也好不了多少),所以書本的分類號分得較粗略。小說則只以櫃分,在分類號CF後面加字母代表櫃號就算。不過我看不出櫃號編排是根據甚麼原則。

    有矮櫃頂自然可以裝飾一下﹕
    DSC03120a

    提醒學生愛護圖幟的海報,看來我也有需要。
    DSC03122a

    很受小朋友歡迎的換領書籤計劃,不過對中學生不夠吸引吧。
    DSC03151a

    門外的還書箱。如果敝校不是沒地方的話也不妨放一個﹕
    DSC03155a

    閱讀積分可以透過公開推介書籍獲得,有些同學會在周會公開宣傳。這些簡介也有他們的照片。
    DSC03156a

    方某除了建議把同工分享的好書,順便放到協會的會訊上之外,可沒有甚麼貢獻。

    旁邊新都城廣場有小熊學校繪本展覽﹕
    DSC03158a

    ---

    之後夜晚跟新加坡的表姐吃飯,竟然去了Hotal Icon的餐廳喝紅蘿蔔煲瘦肉湯吃家常小菜,實在是太豪華了。(最滑稽的是我們當時拖著他們搬屋不要的盆栽進酒店大堂,模樣恐怕比水貨拖篋客更誇張……)

March 15, 2015

  • 日行

    濕疹生到上眼,西醫會開甚麼藥大致猜到,也不覺得能治本。就試找個中醫朋友調理一下看看吧。(你叫我隨便找個中醫我也不敢,因為有人可以看中醫看到斷尾,但看到全身潰爛入院的也有,真的良莠不齊……)

    結果平常最喜歡吃(真)花生的在下,被勒令不准吃花生……嗚嗚……
    橙和蛋也不可以吃,當然最不意外的是「濕熱」的蕉不能吃……

    家騮﹕(滾地) 唔濟呀﹗食蕉醫百病邊會濕熱架﹗我要投訴佢﹗

    ---

    上星期帶老媽去文化博物館,但她對來自敦煌的「大陸野」沒興趣,只看李小龍。結果她未看完李小龍,我也未看完敦煌。

    這個星期六,清晨雙眼還是發癢,結果紅斑退了不久的雙眼又紅腫起來。但要去的地方還是要去,所以來剪髮後,就跟老媽先去歷史博物館看俄羅斯皇村的「西洋野」,然後視乎時間再去沙田。

    自從41A改行西九龍走廊後,行路去坐41A到尖東也是划算的選擇。當然,當年老媽懷著我的時候沒有人讓座,到三十幾年後的今天,她老人家站在「關愛座」前面那些人也是不會讓座的。(據聞說香港人有公德心,嘿,「部分」香港人吧﹖)

    就在科學館旁邊的吉利尼前陣子重開,當然要帶老媽去一試。不過老媽就覺得還是不太行,她還是對土司工坊比較滿意。正如Nana的意見,他們的mie siam「不辣」,老媽向他們拿了額外的辣醬、甚至把我那些跟海南雞飯上的辣醬全都撈上去還是覺得不夠。
    當然更奇怪的是見到他們有「娘惹醬撈腸粉」,我在那邊好像還沒有吃過豬腸粉的。
    (當然,那邊也有膠粉,而且是很新奇口味的腸粉,如生果腸粉。)

    俄羅斯展覽,農曆年假時在下已經自己看了一次,不會逐塊說明牌慢慢讀的老媽自然看得快。要不是時不時被導賞團阻路的話說不定會更快。

    ---

    出到科學館外的廣場,就見到個鬼婆樣子十分困惑,見到我們就有求助的眼神。
    既然她沒被我那雙紅腫的眼皮嚇到,那就看看有甚麼事吧。

    問清楚就嚇人一跳,她本來是想坐的士去文化中心,但司機竟然把她送到科學館﹗
    (而且她已說明是「ferry」,對方還說懂﹗)
    錢當然會收啦。人家也來過香港,記得文化中心的樣子,所以認為自己被騙了。

    的士司機兜路不時會有,但把人家送去另一地方那麼離譜大概就不是為騙錢了。恐怕只是司機本身英文太差,而又抵死不認。(要不然的士台總有人懂英文的吧,叫人家向乘客確認不就行了﹖)
    需知道,香港人的特色之一,就是「懶叻」。不知道甚麼叫「懶叻」的人去看看「叻哥陳百祥」就知道是甚麼一回事。很多年前老媽已抱怨,在街上問路不時會被人亂指一通方向相反也有——他們就是不肯乾脆承認不熟路。以「叻」自許的香港人,CAN DO的固然DO,CANNOT DO的也勉強亂DO,這恐怕是最鮮明的「本土特色」,永遠不改的。

    她想我們教她走路去。這段路坐車很快(不就是漆咸道南出梳士巴利道﹖),但走路就要兜上兜落(香港的路只設計給汽車行,不是給人行的)。尖東站上有天橋去星光大道,但離文化中心有一段距離兜得頗遠。再不然先出彌敦道再直落更不怕迷路,但彌敦道那麼迫沒必要走過去吧﹖
    不過她再坐的士未免不值。我想在路面行反而更麻煩,既然不太趕時間,不如乾脆帶她行隧道更直接。於是就帶她行路去好了。

    倒也不全因為「得閒」,而是遇上這種不負責任的司機已經夠惱人,我們唯有當是「好客」一點為香港挽回少許面子吧﹖要不然人家會以為整個香港都是在不負責任又坑人的。

    在科學館那個位置,其實甚至沒有標誌教人怎樣去尖東站(我有點懷疑為何政府沒想過這點),行過的人才知道。入了地鐵站後反而沒甚麼難,跟指示走就好了。另一個「蠱惑位」是新世界中心那邊,有扶手電梯上星光大道,但又是兜遠了。反而繼續向前行,去到原來SOGO那個地方商場位上樓梯,就已是太空館,這樣遙指文化中心,肯定不是走錯路。

    當然,送佛送到西之後我們就走回尖東站坐火車去沙田了。

    ---

    據聞說反水貨客之後大陸客少了,但沙田這裡還是沒發覺少了幾個人。(其實在未有自由行之前,我已經嫌旺角沙田這類地方「人太多」,沒事也不會去迫。)

    入了文化博物館就兵分兩路,她看她的李小龍,我看我的敦煌最後一個展廳。

    之前見到博物館模擬洞窟,搞得灰暗暗然後叫大家拿電筒進去照來照去,我沒有照做,因為覺得拿電筒照假畫實在多餘。不過之後見到有人沒有把電筒放回「洞窟」入口,還拿著在展廳四圍照,就更是低能(外面燈光不足嗎﹖)。

    上次沒留意的,今次留意到,原來現在「食玻璃大」的人多了不少。兩個小時中不斷發生﹕

    1. 整個人貼上展品說明,即是其他人不用看了(看倌應該知道那些佛教壁畫藏了多少故事吧,不看說明怎知道人家想說什麼﹖)。在下已說到口臭

    其實只要靠後一點,與展品保持至少一米距離,那麼大家就可以站成一個半圓圍在展品櫃前,同時間就可以很多人一起看了。只要不是弱視的人,距離一米和二十厘米,都不會看漏甚麼東西的。當然,自私的香港人是不會想到這點的。

    2. 當你和旁邊的人都靠後約一米看展品時,就會不停有人在你和展品面前穿過。明明展廳不是窄到後面沒路走的地步吧﹖這天其實也不怎麼迫呀,有必要這樣騷擾其他人﹖

    大概是怕得罪大陸,展覽只說工作人員去莫高窟開荒有多辛苦,沒提及文革時的情況。《國家地理雜誌》就曾提及當時莫高窟的人也分成兩派,但他們都有共識,就是把洞窟封起來不波及。

    看到臨近收館終於看完。老媽卻要去citysuper,但無論如何各餐廳還是迫爆了人,最後去了triple O,那個魚堡竟然是用fish & chips那類魚排整塊放進去(於是還有塊檸檬附上,食漢堡包要擠檸汁是第一次),算是不錯(當然價錢本身也相當「不錯」啦)。不過老媽就嫌那杯茶味道太淡。

    ---

    老媽﹕今天就像人家說的日行一善呢。
    我﹕人家說的日行一善是每日都行一善,不只是今天行了一善呢。

March 7, 2015

  • 獨裁者的進化

    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The dictator's learning curve: inside the global battle for democracy),William J. Dobson著,謝惟敏譯,新北﹕左岸,2014

    上次在下曾指出,《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應該跟這本書一起讀。因為那本講理論,這本講實踐。

    作者介紹了不少國家獨裁者採取新手段來壓制反對聲音(當然少不了我們的偉大強國),亦介紹各國反對者的策略。有些成功了,但更多的尚在掙扎當中。

    不過我猜「勇武」人士看這本書未必高興,因為整本書都在強調「非暴力運動」有多重要,甚至「不要恨警察」。亦不是一些朋友認為「大眾不支持沒所謂,我們成功後他們就會支持」(問題是他們不支持我們,怎樣能成功﹖)。他們會否覺得太和理非

    「暴力幾乎總是利於獨裁者。『不論暴力方法有什麼樣的優點……有一點是非常清楚的,』他寫道﹕『若相信只有暴力手段才會帶來勝利,你就選擇了一種總是由壓迫者佔上風是抗爭方式。』」(p.336)

    「赫維訓練他的學生必須嚴守紀律,特別是關於他們想要傳達的訊息。『民主運動的發言人或者代表不能講任何人的壞話,不要用仇恨的語言。不要恨警察,不要恨情報人員,要讓民主運動壯大,我們應該把這些人拉進我們的陣營裡,不能四面樹敵,』他說﹕『我們必須有多數人的支持才能贏。策略性的非暴力運動不是個小圈圈的運動。如果我們一定要恨某個人,攻擊範圍越狹窄越好,最好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穆加比。如果你想要恨某個人,不要恨政府裡的每個人,恨穆加比就行了。
    赫維也一直跟學生強調另一個重點﹕耐心。赫維說﹕『教導策略性非暴力衝突時,我喜歡用一個詞,就是『還沒』——我們還沒贏。用這個詞代表著抗爭仍在持續進行……最重要的,是你自己認輸才算輸了,之前都不算。我們來決定什麼時候認輸,不是讓政府來決定。」(p.343)

    聽起來是否有點「左膠」味﹖
    我想有時候我們的社運人的確是在實行這些原則時過於迂腐和欠缺策略,時而錯失時機。是否要接受這些人的帶領是我們的自由,但這不代表我們應該放棄一些正確的原則,而去和應中共那套製造仇恨、分而治之的策略。

    書中更提到塞爾維亞青年成功推翻獨裁者後,跟其他國家的人分享他們的經驗。雖然是爭取民主,但他們組織內部卻不見得「民主」,很著重組織和紀律。這點也跟現在一些朋友認為爭取民主的組織本身應該最民主、自來自往(甚至「歡迎滲透」)很不同。

    (其實「學民思潮」組織模式也是類似,要進入核心可不容易。新加坡人民行動黨在馬共奪權失敗後,也把中央委員會改成「教皇選紅衣主教、紅衣主教選教皇」的封閉模式,以絕後患。)

    當然,這樣的確是值得憂慮的,因為不民主的「革命組織」成功後,變成另一獨裁者的例子,史不絕書。而且現在民眾教育程度高、較多主見,希望對組織動向有更大影響力,也是很自然的事。

    由不民主的組織爭取民主,那豈不是有點矛盾嗎﹖
    所以在下說應該跟《國家為什麼會失敗》一定讀,因為《國》討論到影響革命後政權是否「廣納」的因素。該書作者認為,重點在於推動革命和支撐新政權的力量是否足夠廣泛。如果新政權的基礎足夠廣泛,沒有哪一派可以定大局的話,那麼它們就會被迫合作,而且為了保障自己的權益,也會較為尊重法治,這樣新政權就會較為廣納。

    如果以這樣的角度去看,我們應該追求的,其實是盡量把最多的人拉到支持民主的陣營中,這樣不單令我們有最大可能改變到現況,亦最可能得到一個民主的新政權。

    (方某人的其他書評書介)

March 1, 2015

  • Power Grid deluxe: Europe/North America

    [電力公司十周年版之新舊比較]

    本來已有舊版就不打算買,但幫朋友接收多買了的一副,就嘗試分析一下新版有甚麼不同吧。

    (沒玩過的看倌可以先看舊版的介紹一介紹二說明書,甚至有玩家按新版說明書的版面譯成中文版了。)

    配件﹕

    0.1. 原版地圖是德國/美國,紀念版的大地圖是歐洲/北美洲。
    0.2. 地圖上有預留位置放發電廠卡、牌庫、資源補充卡(不再靠說明書,用一張卡牌顯示)。
    (BGG)

    0.3. 玩家順序排位的位置,右側新增一條平行列,以顯示哪些玩家完成該回合流程。 (這一向都有玩家自動把完成流程的玩家小屋稍為挪移作記認,但現在會更清楚)
    (BGG)
    每一回合流程完結後,被移往右側的變電站會移回左側,待下一流程再逐個右移。

    0.4. 電幣由紙幣變成圓形膠幣。(應該更耐用了)
    (BGG)

    0.5. 燃料由「煤、油、垃圾、鈾」變成「煤、氣、油、鈾」,混合能廠由「煤/油」變成「油/氣」。
    0.6. 燃料和變電站木粒都改頭換面。
    (BGG)

    0.7. 多了幾條代表「拍賣中」、「減價」、「第二階段」和「遊戲完結」的木條。
    (BGG)

    0.8. 地圖和發電廠卡都變成卡通形式,不過在下比較喜好原有那種畫面。連原版盒面那位嚴肅先生也變成一個把腳擱在儀錶版上的卡通人物。(有那麼鬆懈的人之後應該就是核災了吧﹖:P)
    (BGG)

    0.9. 發電廠的組成也不同了,比較一下就知道﹕
    (BGG)、(BGG)

    3號﹕原(油2—1城)-->新(煤2—1城)
    4號﹕原(煤2—1城)-->新(煤2—1城)
    5號﹕原(混2—1城)-->新(氣2—1城)
    6號﹕原(垃1—1城)-->新(油1—1城)
    7號﹕原(油3—2城)-->新(煤1—1城)
    8號﹕原(煤3—2城)-->新(混3—2城)
    9號﹕原(油1—1城)-->新(煤3—2城)
    10號﹕原(煤2—2城)-->新(油2—2城)
    11號﹕原(鈾1—2城)-->新(風—1城)
    12號﹕原(混2—2城)-->新(煤2—2城)
    13號﹕原(風—1城)-->新(鈾1—2城)
    14號﹕原(垃2—2城)-->新(氣1—2城)
    15號﹕原(煤2—3城)-->新(煤1—2城)
    16號﹕原(油2—3城)-->新(氣2—3城)
    17號﹕原(鈾2—2城)-->新(風—2城)
    18號﹕原(風—2城)-->新(油2—3城)
    19號﹕原(垃2—3城)-->新(氣1—3城)
    20號﹕原(煤3—5城)-->新(煤3—4城)
    21號﹕原(混2—4城)-->新(鈾1—3城)
    22號﹕原(風—2城)-->新(混3—5城)
    23號﹕原(鈾1—3城)-->新(油2—4城)
    24號﹕原(垃2—4城)-->新(風—3城)
    25號﹕原(煤2—5城)-->新(煤2—5城)
    26號﹕原(油2—5城)-->新(風1—4城)
    27號﹕原(風—3城)-->新(煤1—4城)
    28號﹕原(鈾1—4城)-->新(風—3城)
    29號﹕原(混1—4城)-->新(煤2—5城)
    30號﹕原(垃3—6城)-->新(油2—5城)
    31號﹕原(煤3—6城)-->新(風—4城)
    32號﹕原(油3—6城)-->新(鈾2—5城)
    33號﹕原(風—4城)-->新(煤3—6城)
    34號﹕原(鈾1—5城)-->新(氣3—6城)
    35號﹕原(油1—5城)-->新(混2—5城)
    36號﹕原(煤3—7城)-->新(風+光—5城)
    37號﹕原(風—4城)-->新(鈾2—6城)
    38號﹕原(垃3—7城)-->新(油3—6城)
    39號﹕原(鈾1—6城)-->新(風2—6城)
    40號﹕原(油2—6城)-->新(煤2—6城)
    42號﹕原(煤2—6城)-->新(油2—6城)
    44號﹕原(風+光—5城)-->新(風+光—6城)
    46號﹕原(混3—7城)-->新(氣2—7城)
    50號﹕原(核聚—6城)-->新(鈾2—7城)

    ---

    遊戲規則﹕

    回合流程一﹕決定玩家順序
    (與原版相同)

    回合流程二﹕競投發電廠
    2.1. 純粹動作不同﹕
    玩家決定了選擇「勾出」哪一座發電廠拍賣後,把槌形的木條放在該發電廠卡牌上作代表(以往通常是直接拿起來叫價就算)。
    已買到發電廠或放棄選擇發電廠的人,在順序排位列中把代表自己的變電站移到平行列作紀錄。
    (其餘規則與原版相同。)

    2.2. 北美洲特別規則﹕
    第二階段開始時(方按﹕規則沒說,但我想當然是丟了原有編號最小發電廠後的事吧),在現貨市場上編號最小的發電廠卡牌上放置一個「減價」木條。這座發電廠的最低出價變成1元。
    在第二階段中,如果之後市場出現編號更小的發電廠(不包括一抽出已發現少於玩家現有變電站數目而自動淘汰的狀況),則移除「減價」木條並取消減價安排。
    如果到第二階段完結時都沒有人選擇這座發電廠,則將之移除,抽出另一張卡替代。
    其餘階段不設減價安排。

    2.3. 歐洲特別規則﹕
    如果一回合中沒有任何玩家選擇發電廠,則移走現貨市場編號最小的發電廠,抽出另一張卡替代之。

    回合流程三﹕購買燃料
    (與原版相同)

    回合流程四﹕建變電站
    4.1. (基本規則與原版相同)
    規則特別提醒玩家有權選擇不在第一回合就興建變電站,以爭取較後的排位順序。
    規則亦提醒玩家興建多個變電站時,可先把它們打側放置,以便檢查費用總額。

    4.2. 北美洲特別規則﹕紐約和墨西哥城各由兩個城市組成,玩家可於每個城市各興建一座變電站。

    回合流程五﹕行政管理
    (與原版相同)

    第二階段﹕(與原版相同)
    6.1. 北美洲特別規則﹕
    第二階段開始時移走現貨市場上編號最小的發電廠,抽另一張新卡替代。(方按﹕即是與原版相同)
    6.2. 歐洲特別規則﹕
    第二階段開始時移走現貨市場上編號最小的發電廠,不需另抽一張新卡。
    由於歐洲版未來市場原本有五個空位、五張卡,所以到第二階段會剩下四張卡。

    第三階段﹕(與原版相同)

    ---

    二人局附加規則﹕對抗壟斷

    簡介﹕除了對抗單一對手外,玩家還要對抗一個早已存在的壟斷者。這個壟斷者會霸佔城市和搶佔最好的發電廠,並耗用燃料。除了所有的基本規則外,還會用以下的附加規則,讓壟斷者搞局。

    開局﹕
    1. 壟斷者需要準備另一色的十六個變電站,另加一個變電站放在玩家順序排位上。
    壟斷者無需記錄興建變電站數目、亦不需分發金錢。
    2. 為兩位玩家隨機決定哪位先開始,把他的變電站放在玩家順序的第一位。在整場遊戲中,壟斷者永遠是第二位。把另一位玩家的變電站放在第三位。
    3. 選定了三個相鄰的遊戲區域後,放置壟斷者的六個變電站於六個相鄰城市的10元位置上。第一位玩家先自行選定放置第一個壟斷者變電站的位置,另一位玩家則選擇接鄰城市放置兩個。第一位玩家再選擇城市放置另外兩個,另一位玩家放置第六個。其餘十個變電站備用。

    遊戲進行﹕
    壟斷者不需用錢,將免費拿取發電廠和燃料,放置變電站亦毋需花費。
    壟斷者不會觸發第二階段開始,它的變電站只會阻礙城市10元和15元位置。

    回合流程一﹕決定玩家順序
    壟斷者永遠排第二位﹗

    回合流程二﹕競投發電廠
    第一位玩家先選擇勾出發電廠拍賣或放棄勾出。只有兩個玩家參與拍賣,壟斷者不參與。
    當其中一位玩家買了發電廠或放棄勾出後,壟斷者自動拿取現貨市場上編號最大(即第四座)的發電廠,無需拍賣﹗
    假如壟斷者已擁有三座發電廠,則只有當市場上的發電廠編號,大於它擁有的最小發電廠時,它才會拿新的發電廠。壟斷者將永遠拿最大編號的發電廠。然後把它的最小發電廠丟掉。

    歐洲特別規則﹕
    如果兩位玩家都選擇放棄勾出發電廠,則壟斷者亦不會拿取新發電廠。把現貨市場編號最小的發電廠移走,抽另一張新卡代替,再按規則重組市場上的卡牌。

    回合流程三﹕購買燃料
    壟斷者永遠會拿取所有它正常發電所需的燃料,並於流程五全數用作發電。它不會儲存燃料。假如市場上的燃料不足,它會盡量拿最多的數目。
    假如壟斷者擁有混合電廠,它會代替地拿取一桶天然氣和一桶油(總是由天然氣開始拿),只要那類燃料還有供應的話。

    回合流程四﹕建變電站
    在第一階段玩家無法連接到壟斷者的六個城市,只有到第二階段開始後才可以連接。
    只要壟斷者手上還有變電站的話,每次有玩家連接到一個(未有供電的)新城市,他都要放一個壟斷者的變電站在該城市15元的位置上。
    於是玩家連接的這些城市就會於第二階段也被阻隔,只有到第三階段才可以被另一玩家連接到。

    回合流程五﹕行政管理
    壟斷者把所有燃料放出來。

    終局﹕
    當有任一玩家連接到十八個或以上城市時,遊戲於回合流程四後立即結束。壟斷者是不會算作勝利者的,它只是用來為玩家製造阻礙而已。

    ---

    (方某對 Power Grid 的其他介紹文原版各地圖擴充版俄日擴充地圖新發電廠擴充北歐/大不列顛及愛爾蘭、魁北克/巴登—符騰堡擴充地圖試玩感想澳洲/印度次大陸擴充版圖使用新發電廠卡組)

February 28, 2015

  • Power grid official rules: using new power plants with expansions

    [電力公司﹕於擴充版圖使用新發電廠卡組正式規則]

    電力公司的新發電廠卡牌系列與原有的組合不同(謎之聲﹕廢話,不然買來幹什麼),但電力公司後來的版圖對(原有那副)發電廠卡組有特別指示(通常不是收起特定的卡牌就是有特別組合)。新卡組規則只提及當時已出版的法國/意大利版圖,並不包括後來出現的新版圖。方某於幾年前曾嘗試猜測,在擴充版上應該如何用這套新卡組。

    方某是潮人,現在才發現原作者在過往幾年已陸續上載擴充版圖使用新卡組的規則,還解釋了理據。最新版規則已包括最新的澳洲/印度版圖,當然要向看倌報導一下。

    對比舊文,在下完全猜中了巴西/伊比利亞版的改法,中國版則無法全部猜中。

    ---

    全套新卡組﹕
    (BGG)

    新卡組與原卡組比較﹕
    (BGG)

    ---

    法國﹕

    開局﹕
    —資源配置﹕煤、油和垃圾按原規則、鈾由5元至16元 (方按﹕擴充版已說明)
    —抽走第11號發電廠 (方按﹕新卡組已說明)
    —放好原有八張初始發電廠後,把第19號發電廠和第三階段卡暫時抽出放在一邊,把其餘卡牌洗好面朝下放置。然後把第三階段卡放在牌庫底、第19號放在牌庫頂(都是面朝下)。(新規定)

    理據﹕
    法國版原規則把第一個核電廠第11號(1桶鈾供2城市)放在牌庫頂。
    新卡組第8號已在初始市場,所以把第19號(1桶鈾供3城市)作為第一個核電廠放在牌庫頂。

    意大利﹕(對發電廠卡片無特別要求)

    比荷盧﹕(對發電廠卡片無特別要求)

    中歐﹕(對發電廠卡片無特別要求)

    中國﹕

    開局﹕
    按照玩家數目,抽走以下的發電廠卡片﹕
    二/三位玩家 ﹕1, 2, 8, 12, 15, 22, 27, 28, 32, 36, 42
    四位玩家﹕1, 2, 8, 15, 27, 32, 36
    五/六位玩家﹕1, 2, 32

    餘下的發電廠卡片按以下方法,面朝下放到卡庫﹕
    35-50號﹕洗勻放到卡庫底
    30-34號﹕(肯定沒有32號)加入「第三階段」卡一起洗勻,放到卡庫(在 35-50號之上)
    3-29號﹕按照編號順序(3號在頂、29號在底)放到卡庫上(在30-34號之上)
    結果是3-29號在頂、30-34號和「第三階段」卡在中間(隨機出現),然後35-50號在底(隨機出現)。

    資源配置—煤 (5至8元)、石油 (5至8元)、垃圾 (7至8元)、鈾 (開局時沒有) (方按﹕擴充版已說明)

    回合流程二﹕拍賣發電廠
    在中國版裡沒有未來市場,所有出現的發電廠都在現貨市場。 (方按﹕擴充版已說明)

    第一回合﹕按照玩家的數目放置相應數目的發電廠(兩位玩家就是3、4號,三位玩家就是3、4、5號,如此類推)。玩家照常競投發電廠,每位玩家在第一回合必須買一座發電廠。 (方按﹕擴充版已說明)
    (注意﹕在流程二中,發電廠被買走後不會抽新卡補充﹗只有到流程五才補充發電廠) (方按﹕新卡組規則沒提及這點,但原擴充版有說明)

    理據﹕
    原03號 = 新02號 = 最便宜燃油電廠
    原04號 = 新01號 = 最便宜燃煤電廠
    原09號 = 新12號 = 第一間只用1桶油的燃油電廠
    原11號 = 新08號 = 第一間核電廠(1桶鈾供2城市)
    原16號 = 新22號 = 初始市場以外第一間用2桶油的燃油電廠
    原18號 = 新15號 = 第一間供2城市的風力電廠
    原20號 = 新28號 = 第一間供5城市的燃煤電廠
    原24號 = 新27號 = 第一間供4城市的垃圾電廠
    原30號 = 新42號 = 第一間供多於4城市的垃圾電廠
    原33號 = 新32號 = 第一間供4城市的風力電廠
    原44號 = 新36號 = 最貴的混合電廠

    韓國﹕(對發電廠卡片無特別要求)

    巴西﹕

    開局﹕
    玩家排列好1至8號發電廠後,抽出所有餘下的生物能電廠(即垃圾發電廠),放在一邊,再按原規則在其餘的牌中抽走相應數目的牌。然後把21號發電廠放在11號之下,再把其餘的生物能電廠和其他電廠混合洗勻。

    理據﹕
    第21號發電廠是初始市場以外第一間垃圾電廠(=生物能電廠)。

    伊比利亞﹕

    開局﹕
    首先抽出15、16、26號發電廠,面朝上放在一邊。
    資源配置﹕煤 (1至8元)、石油 (3至8元)、垃圾 (6至8元)、鈾 (5至16元) (方按﹕擴充版已說明)

    第二階段﹕
    第二階段開始時,在15、16、26號發電廠按漸增順序放在牌庫頂 (即是15在頂、然後是16、26)。所以當第二階段開始時抽走市場中編號最小的發電廠後,就會抽出15號發電廠填補。

    理據﹕
    原卡組18、22、27號是第13號後首三個風力電廠(分開供電2、2、3個城市)。
    新卡組則為15、16、26號。

    俄國﹕

    開局﹕
    在牌庫中抽走6號和21號發電廠(都是燒垃圾的)。
    市場中只有六間發電廠(二行各三間),1、2、3號發電廠在現貨市場,4、5、7號發電廠在未來市場。
    準備好市場後,把8(核電)、9(燃煤)、11號(風力)發電廠抽出,其餘的發電廠按原規則處理(視乎玩家數目,移走相應數目的發電廠,等等…)。然後把卡庫最頂的三張牌抽出,和8、9號發電廠洗勻,放回卡庫之上。最後,如常把11號發電廠放在卡庫頂。

    理據﹕
    原卡組6號和14號是最便宜的兩間垃圾電廠,新卡組則為6號和21號。
    原卡組10、11、13號是初始市場後率先出現供電2城市的發電廠,新卡組則為8、9、11號。

    日本﹕(對發電廠卡片無特別要求)

    魁北克﹕

    開局﹕
    除了把11號發電廠放在牌庫頂外,亦把15號及16號發電廠(都是再生能源)按順序放在牌庫頂(亦即11號在頂,然後是15號、16號)。如果只有二至四人局,隨機移走發電廠前先確保不會移走任何再生能源發電廠﹗
    資源配置—煤 (2至8元)、石油 (2至8元)、垃圾 (7至8元)、鈾 (14、16元) (方按﹕擴充版已說明)

    理據﹕
    原卡組13、18、22號分別供電1、2、2個城市。新卡組則為11、15、16號。亦即是說新卡組裡還有10號可能作為額外的風力電廠出現。

    巴登—符騰堡﹕(對發電廠卡片無特別要求)

    北歐﹕

    開局﹕
    新卡組與原卡組的號碼並不對應,所以使用北歐國家的發電廠時,要按下表移走新卡組不同號碼的發電廠。在遊戲中,假如市場上出現兩個相同號碼的發電廠,把較後抽出的那張當成「較大的」發電廠。

    波羅的海三國—18號,移走新卡組15號
    波羅的海三國—22號,移走新卡組16號
    丹麥—19號,移走新卡組27號
    丹麥—26號,移走新卡組22號
    芬蘭—32號,移走新卡組25號
    芬蘭—44號,移走新卡組39號
    挪威—7號,移走新卡組7號
    挪威—46號,移走新卡組36號
    南瑞典—10號,移走新卡組9號
    南瑞典—39號,移走新卡組38號
    北瑞典—21號,移走新卡組29號
    北瑞典—25號,移走新卡組28號

    理據﹕
    新卡組移走哪間發電廠,是假設要找與原卡組移走那張最相似的。所以它們應該用同類資源,耗用的燃料和供應城市數目都應該相近,雖然無法完全相同。

    原07號 = 新07號 = 最接近的燃油電廠 (3桶油供2城市 vs 2桶油供2城市)
    原10號 = 新09號 = 最接近的燃煤電廠 (2桶煤供2城市 vs 3桶煤供3城市)
    原18號 = 新15號 = 同等的風力電廠 (供2城市)
    原19號 = 新27號 = 最接近的垃圾電廠 (2桶垃圾供3城市 vs 1桶垃圾供4城市)
    原21號 = 新29號 = 最接近的混合電廠 (2桶混合燃料供4城市 vs 3桶混合燃料供5城市)
    原22號 = 新16號 = 同等的風力電廠 (供2城市)
    原25號 = 新28號 = 最接近的燃煤電廠 (2桶煤供5城市 vs 3桶煤供5城市)
    原26號 = 新22號 = 最接近的燃油電廠 (2桶油供5城市 vs 2桶油供4城市)
    原32號 = 新25號 = 最接近的燃油電廠 (3桶油供6城市 vs 3桶油供5城市)
    原39號 = 新38號= 同等的核電廠 (1桶鈾供6城市)
    原44號 = 新39號 = 同等的風力電廠 (供5城市)
    原46號 = 新36號 = 最接近的混合電廠 (3桶混合燃料供7城市 vs 2桶混合燃料供6城市)

    大不列顛及愛爾蘭﹕(對發電廠卡片無特別要求)

    澳洲﹕

    開局﹕
    移走第19號發電廠不用。(方按﹕跟原卡組第17號都是第二間核電廠)

    回合流程五﹕行政管理
    第50號卡是特大鈾礦,所以賣出時於鈾市場放2桶鈾。

    印度次大陸﹕

    開局﹕
    移走第8號發電廠不用。(方按﹕跟原卡組第11號都是第一間核電廠)
    由於第8號是初始市場其中一張,所以以第9號卡代替放於初始市場。

    ---

    (方某對 Power Grid 的其他介紹文原版各地圖擴充版俄日擴充地圖新發電廠擴充北歐/大不列顛及愛爾蘭、魁北克/巴登—符騰堡擴充地圖試玩感想澳洲/印度次大陸)

February 26, 2015

  • Power Grid: Australia / Indian Subcontinent

    [電力公司新擴充版地圖﹕澳洲、印度次大陸]

    (方某對 Power Grid 的其他介紹文原版各地圖擴充版俄日擴充地圖新發電廠擴充北歐/大不列顛及愛爾蘭、魁北克/巴登—符騰堡擴充地圖試玩感想)

    澳洲﹕
    (BGG)

    簡介﹕澳洲分裂了幾個電力網,只有人口密集地區(主要是東南部)才會互相連接,玩家可以給20元連接到任何城市。澳洲並不使用核能發電,但有採鈾礦賣給其他國家。

    開局﹕澳洲只分五區,所以無論五或六人局都可以使用全部區域。而二至四人局則按規則選擇相應數目,但可以選擇不相鄰的區域。
    移走第17號發電廠不用

    資源配置—煤(1元)、油(3元)、垃圾(3元)。鈾市場全部十二個空位都用鈾填滿,代表市場飽和未有需求。
    第一及第二階段時,只使用1元至8元的燃料區

    回合流程二﹕競投發電廠
    本版所有的核電廠都視為鈾礦處理,並非用作供電,而是生產鈾以供售賣。
    拍賣和購買鈾礦跟發電廠相同,玩家在一回合中可選擇購買一座發電廠或一座鈾礦。但鈾礦並不計入玩家只可擁有三座發電廠(二人局則為四座)的限制。換言之,玩家可以擁有三座發電廠,另加不限數目的鈾礦。
    於回合流程一決定玩家順序時,鈾礦亦計算在內

    回合流程三﹕購買燃料
    玩家只可購買煤、石油或垃圾。
    澳洲政府於第三階段開始徵收「碳稅」,所有燃料價格+2元。把每種燃料中最便宜的六個移到9元和10元區,然後1元和2元區不再使用。於第三階段,最便宜的燃料自3元起。
    鈾只用來計算鈾礦價格,所以鈾市場與燃料市場分開處理。玩家到回合流程五才處理鈾市場。

    回合流程四﹕建變電站
    玩家可連接到選定區域的任何可建變電站的城市。玩家可選擇支付城市之間電纜的指定連接費,或者支付固定的20元連接費,另加該城市的變電站費用。(玩家可以隨時選擇支付20元連接費,只要它比電纜上的連接費便宜、又或者根本沒有電纜連接的話。)
    換言之,澳洲版圖中的所有城市都可以最多20元互相連接。其餘規定與原規則相同。
    兩個大城市墨爾本和雪梨各有兩個「城市」(中間連接費為零)可供連接,每個玩家在每個「城市」中只可興建一座變電站。(見註)

    (採用 Robot/機械人版需知﹕機械人遵循已有的建設規則,興建新變電站時永遠選擇接駁電纜最便宜的城市。如果沒有更便宜的選擇時,它才會以 20 元加變電站費用轉移另一城市。機械人會隨機選擇新城市。首先,各玩家隨機選擇一個可供使用的區域。然後,各玩家在該區中隨機選擇城市。如果全部七個城市都可以使用,由最後一位玩家從中選出一個「不用」的城市,然後再由各玩家以全部六種顏色隨機選出一個城市。)

    回合流程五﹕行政管理
    除了發電賺錢外,玩家亦可從鈾礦賺錢。由順位最後的玩家開始,每人決定是否向鈾市場出售手上的鈾,玩家可選擇不出售。
    (原規則於最後一回合不再發電賺錢,但鈾礦不同,最後一回合仍可售鈾。)

    賣鈾的時候,每個鈾礦將生產原本核電廠卡上「供應城市數目」相同數目的鈾。玩家將這個數目與現時鈾市場上最高價格的空位相乘,便可收取相應的錢。然後玩家於鈾市場最高價格的空位上,放上與鈾礦數目相同的鈾(不是每個產生的鈾都放一個鈾﹗)。下一位玩家就按新的價格出售他的鈾。
    (創作者回應﹕如果鈾市場的空格全部填滿,玩家就不能再出售鈾了。但這種情況很罕見。)

    (舉例﹕保羅是順序最後的玩家,他擁有兩座鈾礦,11號和23號,總共生產5單位的鈾。現時鈾市場上最高價格的空位是4元。所以保羅獲得5x4=20元,並於市場上最高價格的空位放置兩桶鈾。下一位玩家只能從3元的空位開始售鈾。)

    使用專用的資源補給表。
    (BGG)
    留意鈾是負數,即是會從鈾市場中移走鈾,從最低價格的鈾開始移除。(方按﹕即是下一回合鈾的價格會重新提升)

    感想﹕
    澳洲是一塊很擠迫的版圖,但由於西部城市特別少,率先選了西部的玩家反而可以享受一段「和平紅利」(除非有人故意挑機爭那麼少的城市),而大部分玩家很容易就擠在東部互搶。隨時可支付20元把新站建到任何地方,也令預測對手行動難度更高。
    第三階段的「碳稅」是最容易被忽略的新規定,至少我們試玩時也疏忽了。
    核電廠變鈾礦這一點顯然令遊戲有很大新意,玩法很不同。

    印度次大陸﹕
    (BGG)

    簡介﹕印度次大陸總是面臨玩家擴張太快時發生大停電的危機。更有甚者,玩家須於資源有限的市場上購買燃料,並不一定買得到。而且垃圾發電廠燒的是動物糞便,效率較差,所以發電時需要額外另加一桶垃圾。

    開局﹕移走第11號發電廠不用

    資源配置—煤(1元)、油(2元)、垃圾(2元)、鈾(6元)。鈾市場只用八桶鈾,其餘四桶收起不用。

    回合流程三﹕購買燃料
    第一階段的燃料市場非常小,玩家只可購買1元至3元的燃料。到第二階段開始,就可購買1元至5元的燃料。直到第三階段開始,才可以購買所有價錢的燃料。
    購買燃料時,從順位最後的玩家開始,每人每次只可買一桶燃料。輪流購買若干輪,玩家可中途停止購買,讓其他玩家繼續買,直到所有人買完為止。
    垃圾發電廠需要額外一桶垃圾才可以發電,但儲存量沒有增加。例如垃圾發電廠第24號現在需要三桶垃圾才可以發電,但仍然只可儲存最多四桶垃圾。

    回合流程四﹕建變電站
    三個大城市班加羅、孟買和德里各有兩個「城市」(中間連接費為零)可供連接,每個玩家在每個「城市」中只可興建一座變電站。(見註)
    當玩家興建新變電站時,先把它們打側放。到本流程結束時,點算所有玩家興建的新變電站總數。如果總數多於玩家數目的兩倍(例如兩人起了五間、三人起了七間,如此類推),則會引發大停電。將於流程五扣減收入。
    點算後把變電站回復正常姿態。

    回合流程五﹕行政管理
    玩家必須盡力為網絡中的所有城市發電。如果有足夠燃料但仍有城市未供電的話,可以把它們移到使用同款燃料的發電廠中使用,直到它們發出足夠(甚至超額)的電力為止。除非有發電廠無需用來供電,則玩家可選擇不發電並保留燃料到下回合。
    如果回合流程四引發了大停電,則所有玩家都會受罰扣減收入。玩家每個連接的城市扣減3元。例如某人擁有十個城市、發電只供應了八個,則八個城市的發電收入90元-罰款30元(3x10)=收入60元。

    (註﹕假如最後一回合有大停電,則可進行流程五,讓所有玩家取得多一次收入。)

    使用專用的資源補給表。
    (BGG)
    就算較高價格的燃料暫停未能購買,都要從最高價格的空位開始填補。

    感想﹕
    這個版本暫時還未跟朋友試玩,只是自己試過一次,但印度版的新規則太多,結果很多時候都會疏忽了。實在沒法說完整玩過一次。
    最嚴重的疏忽是「每人輪流買一桶燃料」,這個規定會令原本順序較後的玩家,較難一下子把所有燃料屯積起來,其餘玩家多少也會買到一點。不過這疏忽應該是一人試玩時才會出現,跟朋友玩時別人自會提醒。
    另一個很容易疏忽的是「大停電罰款」,畢竟罰款對所有人都不利,我猜就算是跟朋友玩時大家也很容易忽略了的。:P
    這個版本比較麻煩的是燃料市場分階段開放,令玩家經常會處於很容易不夠燃料發電的情況。由於燃料是輪流一桶一桶買回來,所以要預算自己買到多少燃料的難度又高了。

    ---

    註﹕原文是「A player may have a maximum of 1 house in each of the two cities.」,我理解為大城市分為兩個城市的話,「玩家在每個城市都只可以興建一座變電站」(即總共兩座)。但下面兩個網站都理解為「玩家只可以在這兩個城市中興建一座變電站」。
    法國版圖中,巴黎由三座城市組成,卻是容許玩家於每座城市興建一座變電站的。(否則如果只容許建一座的話,規則就不用警告玩家停留於巴黎並無益處了) 我認為新版圖的邏輯應該也是一樣。
    我在BGG發問,回應的玩家也認同在下見解。但因為網上有不同意見,特此說明歧義,留給看倌自行參詳。

    其他玩家的介紹﹕
    ZZAS 桌遊小徑: Power Grid: Australia & Indian Subcontinent 印度次大陸&澳洲《規則》
    Board Gamer(WayMau): 電力公司的地誌學 -- 下篇(The Chorography of Power Grid -- Part C)

February 23, 2015

  • 學聯改革與聯邦政體之考慮

    近日各院校「退出學聯」之聲甚囂塵上,方某在此不討論政治上是否應該「退聯」的問題,先討論一下「退聯」人士的一個訴求﹕普選秘書處。

    「退聯」人士其中一個不滿,是認為學聯秘書處並非由直選產生,卻主導了學聯的決策,並不民主。
    學聯同學的回應是﹕學聯代表會常委才是負責決策的機構,秘書處只負責執行。

    ---

    我們首先要了解一下學聯的組織架構。

    根據學聯會章,學聯組織包括以下機構﹕

    1. 周年大會﹕最高權力機關,負責選出學聯各主要職位、修章及通過報告等。
    由本屆代表會成員及來屆各院校代表團組成。(簡單說即是本屆和來屆的代表)

    2. 代表會﹕次於周年大會,負責任免學聯若干職位、通過計劃、預算及報告等。
    正式成員包括代表會職員、各院校代表團成員及秘書處選舉職員。

    3. 常務委員會(常委會)﹕代表會常設機關,負責任免秘書處的委任職員,及監察秘書處工作。
    正式成員包括常委會主席(由代表會正/副主席出任)、各院校首席代表及秘書處正副秘書長。

    4. 秘書處﹕行政機關。選舉職員包括正副秘書長及財務秘書,另設委任職員常務秘書及外務秘書各三人。

    5. 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負責為學聯提供經費,就是前陣子有人說「學聯講大話」涉及的那個機構。
    會章中的寫法是,由周年大會委出四名學生及兩名社會人士(即老鬼)組成董事會。(上述文章指現任董事全為老鬼,若為屬實,那即是說學聯有一段時間未有做重新委任的工作。)(﹕朋友提醒,「老鬼」不一定是「社會人士」,也可以是較高年級的前常委/秘書處職員。不過那篇文章指董事全是2003年前的老鬼。)(再補學聯常委同學對上引那篇文章的回應)

    另外還有幾個以會章以外章程訂立的基金及機構﹕
    6. 緊急儲備基金
    7. 交流活動基金
    8. 中國民主基金及管理委員會
    9. 社運資源中心

    由於本文並非詳細研究學聯章程,有興趣的看倌可自行參閱上述會章文件。

    ---

    學聯組織架構上的本質,屬邦聯式政體。
    最著名的例子是歐洲聯盟,不過以學聯同學的說法,學聯對院校學生會的約束比歐盟少得多(歐盟有強制的共同政策要遵守,學聯沒有)。另一例子是英聯邦,不過學聯各學生會共同行動比較多,而英聯邦則比較像聯誼會。

    在學聯架構中,決定權在院校代表團組成的周年大會、代表會和常委會,秘書處為執行機構。這一點正如學聯同學所言,當然實際運作上我們可以預期掌握行政資源的秘書處亦有影響力,但仍受至少每兩個月開會一次的常委會節制。

    在這樣的制度之中,理論上學聯秘書處是執行各院校代表的決定,而且無權強制院校學生會跟隨學聯的立場。
    所謂「邦聯」就是指這一方面,各院校學生會仍保持自己的「主權」,可以擁有自己的立場,它們只是以學聯為合作平台開展共同行動

    就正如學聯一樣,歐盟行政機關的職位,並不是普選,而是由各國代表商議委任的(要得到歐洲議會的贊成,這是歐盟唯一普選機關)。

    ---

    至於學聯各院校代表團的組成,亦不是普選,但也不能說完全沒有民選基礎。中大代表團是由中大代表會委任(以前是由書院學生會委派或直選,現在是必須直選),按慣例以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為首席代表,再加幾位幹事或其他同學為代表。(其餘院校代表團的組成見學聯解釋)

    在院校代表團中,首席代表通常跟隨院校幹事會內閣選出(如外務副會長),負責貫徹幹事會的政綱。其餘代表協助首席代表參與學聯的會議及活動,所以(在中大學生會)由幹事會提名、代表會委任。

    ---

    間選產生聯盟執行機關被批評「不民主」並非新鮮,歐洲聯盟也一直受到這種批評。
    方某個人並非「反對」普選,但有責任說明普選秘書處的後果。

    普選秘書處帶來的即時效果,就是把學聯由邦聯制變成聯邦制
    現在「學聯的政綱」是由各院校代表在會議上整合而來,理論上是各院校學生會一致同意的決定,才交由秘書處執行。秘書處負責運用資源去實現學聯的共同政綱。
    可是,一個普選的秘書處不可能再只是一個執行機構,而必定有自己的政綱(否則如何競選﹖)。而這個「學聯秘書處的政綱」,因為它是面對全港各校學生的訴求,就會跟專注於本校學生競選勝出的「各院校學生會政綱」產生衝突

    現在全香港,唯一一個「學生會中有學生會」的院校,就是中大。
    方某就讀當時的中大學生會會章(暫時未找到現行那份,但基本原則應該沒變)已界定了中大和書院學生會的權限﹕

    「第三條 權責
    甲、本會之專有事權乃由各成員書院學生會共同授予者,其為參加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對外委派一切代表,對外發表一切聲明,收集會費。
    乙、其他一切有關全體會員福利之活動都是本會與各成員書院學生會之共有事權,於本會未行使前,各成員書院學生會亦得行使,但在本會一經行使,各成員書院學生會與本會衝突者,則不能繼續行使
    丙、本會有責任協助各成員書院學生會解決困難,而各成員書院學生會亦有責任協助本會工作。」

    避免中大學生會和書院學生會的幹事每天為了各自權限吵架的唯一方法,就是書院學生會把「主權」(尤其是「外交」權力)「上繳中央」,讓中大學生會這個「聯邦政府」負責一切對外事務,甚至於校內事務(福利條款)也有優先權。
    那麼書院學生會是否萎縮到只能處理校巴或飯堂這類「瑣碎事項」﹖也不全然,書院學生會仍然有它們的外務副會長,在中大代表會委派學聯代表時,幹事會通常把書院代表納入提名名單內,算是分享權力的安排。但政策主導權必然是在中大學生會的幹事會而非書院學生會。(現在搞出九間書院,是否還能全數包括到中大代表團內,方某可不知道,要找秀賢BB答你了。)

    書院學生會上繳權力,這就是中大學生會實行聯邦制的必要措施。
    要求普選學聯秘書處的諸君,你們是否做好了要求「各院校學生會齊齊把權力上繳」的準備﹖(當然「院校學生會上繳權力是否可能」已是另一大問題)
    如果院校學生會不上繳權力,這個普選的秘書處如何「代表選他出來的全港同學」做事﹖人言人殊,記者訪問應該問秘書長還是問院校代表﹖

    到最後這個普選秘書長是美國聯邦大總統﹖還是無兵司令﹖還是每天跟院校代表吵架爭權度日﹖全視乎各院校學生會願意上繳多少權力。

    ---

    其實在推上的討論,可以引伸出另一個改革方案。就是維持邦聯制、非普選秘書處的執行角色,但如同歐洲聯盟之有普選歐洲議會一樣,增設普選的學聯代表

    普選代表又可以分為兩種情況。

    第一種有如中大代表會,把原來「委派或直選」的書院代表一概改為直選。
    這樣的優點是改革簡單直接。缺點是由於當選代表未必是認同院校學生會外務政綱的人,這樣會間接令院校學生會幹事會喪失外務主導權。(就算學生會幹事仍兼任首席代表,也很難確保自行當選的其餘代表執行幹事會的政綱,變成多頭馬車。)

    要避免這個問題,另一個變種可能是院校代表團以「組閣」方式選出、甚至跟幹事會一直選出。(後者有點像中大各院系會,它們派到書院代表會/監議會的代表,是作為院系會候選內閣成員之一選出的。但院系代表只需一人,而學聯代表團人數多得多。)
    當然這樣選舉,雖然制度上保障了院校代表團不會「自己打自己」,但我想反對者並不會滿意,因為他們正是不喜歡慣常參與學生會的人(aka左膠)主導學聯運作。而學生會也不會滿意,因為這樣可能選出一個沒有幹事在內的代表團,幹事會的外務政綱登時作廢。

    第二種有如歐洲聯盟,設立兩個「議院」。歐洲聯盟有一個由成員國政府部長組成的歐盟理事會,另一個是普選的歐洲議會,所有提案要經兩院同意才執行。
    優點是這樣院校學生會較易貫徹自己的政綱,亦可有普選代表直接反映民意(這類民意通常在幹事選舉較難出現)。缺點就是一個學生組織是否需要那麼複雜的議決機構和程序﹖傳統上「拗問題拗通宵」的決策過程是否會拖得更長﹖

    當然,要增加議事效率,最簡單方法就是規定兩院「一起開會」。反正《基本法》已經有「一個議會分組表決」的「偉大發明」,何不借用﹖

    當然我不認為這樣「反學聯」或「退聯」朋友就會滿足收貨。純粹是提出來給諸君考慮一下。在下章主生涯中,見盡各種隨便修章引致的亂事,就是因為很多人為了一時方便而修章,但沒考慮過章則條文的整體配合,和制度運作的原理。所以各位提出改革學聯時,務必仔細考慮各種不同方案的影響,然後才可以作出合適的決定。

February 20, 2015

  • 材料科學展、沙俄與中國外交

    這天約了朋友聽沈旭暉的講座,因為午飯吃早了,所以走去科學館打個轉。既然是「材料科學展」一定有不少東西給你玩,不過沒想到那天下雨還有不少小朋友(雖然已不算擠),所以我就沒得玩了。

    一入來見到的是這條泡沫柱,我們那天見到比圓筒高了一半﹕
    (科學館網頁)

    可能沒甚麼人留意到的漫畫﹕
    DSC01521a

    鐵磁流體,讓你把磁鐵升升降降製造「起釘」效果,雖然那塊磁鐵只能上上落落,但吸引很多人看效果﹕
    DSC01522a

    這塊隨著角度變色(你看上半綠色下半藍紫色)是3M公司的新產品「炫彩膜」(Radiant Light Film)﹕
    DSC01523a

    透過控制三條記憶金屬冷熱變形,去夾起波子,當然很多人會搶著玩了﹕
    (科學館網頁)

    展出一條很高(兩米以上)的單晶矽柱,因為夾在展板中間沒拍到,另外拍了這塊也相當大的單晶磷酸二氫鉀(KDP)﹕
    DSC01526a
    (除了理科控外,有誰會對這些不是寶石的晶體有興趣﹖)

    另外一件互動遊戲,但不知為何很多人(包括大人)去玩。明明只是不斷把保齡球絞上去,然後放下來撞那塊強化玻璃而已。
    (科學館網頁)
    明知不會爛又有甚麼好玩﹖不如找一塊會爛的,叫人猜猜打多少次才爛好玩一點。 :P

    ----------------------

    [沙俄與中國外交—沈旭暉教授]

    大家都知沈大師說話滴水不漏,所以開場之初就先說明﹕
    —講者專長是國際關係,所以本講座雖涉及歷史但非專注於歷史
    —會討論一些大家對中俄關係的見解與誤解
    —討論中俄關係的framework
    —討論這段歷史對現代中俄關係的影響
    (所以下文如果出了問題也可能是在下抄錯 :P )

    所謂「沙俄」在歷史上可以指很多段時期,包括﹕
    —Czardom of Russia (俄羅斯沙皇國,1547-1721)
    —Russian Empire (俄羅斯帝國,1721-1917),本講座討論這段彼得大帝稱帝後的歷史
    —Romanov Dynasty (羅曼諾夫王朝,1613-1917)
    正如俄國,西方文獻對中國清朝的稱呼亦有這類歧義,例如Manchurian就可以包括由後金到清朝、甚至滿州國。

    1. 俄國東擴與滿清西擴的碰撞
    —雷帝伊凡佔領了一大片遊牧民族的地方,對國力有多大幫助﹖
    —俄國屬於早期殖民帝國(primitive colonial empire),重視從當地獲取資源。滿清則為朝貢帝國(post-tributary empire),旨在建立朝貢秩序和管制國際貿易。
    —Federalist nature of later-day Russia﹕俄羅斯因為不斷擴張,但消化不到一大堆原住民族,所以一直帶有聯邦性質,直到今日都是危機來源。
    —烏克蘭危機爆發後,美國曾有智庫學者構思把俄羅斯瓜分為三份(西部歐洲部分、西伯利亞、遠東)
    —中國對俄國東部領土的影響力很大,因為有很多本來都是中國領土。

    2. 尼布楚條約(1689)
    —沈大師笑言大家就算沒讀過歷史,也有讀過《鹿鼎記》,尼布楚條約大概就是撇掉韋小寶後剩下的真實內容了。:P
    —背景是俄國東擴時,清朝忙於平定內亂(如三藩),無暇理會這些偏遠北方的事。
    —於是俄國建立了雅克薩城(Yagsi,不知為何slide這樣寫,維基的是Yaksa)為據點。
    —滿清於雅克薩大敗俄軍後,雙方簽訂了中國首份平等條約。現時有些中國學者把尼布楚條約劃定的邊界視之為「中國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領土」。
    —Russian compromising on rituals﹕與英國使節有禮儀之爭不同,俄使可不介意向清帝三跪九叩,自然令康熙龍顏大悅。
    —問題來了﹕後來割讓領土給俄國的都是「不平等條約」,為何同樣是不平等條約,英國要歸還香港,俄國不用還﹖

    影響﹕
    Westphalian system (主權國家外交)首次應用於中國。中國亦首次訂定了明確邊界,因為中國與朝貢國或藩屬國的「邊界」概念相對較模糊。中國朝貢秩序由土司到朝貢國不等,朝廷的控制或影響力各有不同,並沒有明確的「主權」邊界。
    —俄國未能得到不凍港海參崴,埋下了未來衝突的伏線。
    —有些俄國人反而認為這條約是「喪權辱國」,俄國不合理地向滿清割讓所佔領土。
    —反過來這平等條約也構成了後來中國「收復領土」民族主義的伏線。

    3. 恰克圖條約 (Treaty of Kiakhta, 1727)
    —由凱薩琳一世(Catherine the Great)主導
    —背景﹕滿清剛「平定準噶爾汗國
    —俄國承諾不幫助清廷邊境的叛亂、清朝則給予貿易優惠、並資助東正教於北京傳教(與天主教牽起禮儀之爭相比,俄國人身段較低)
    —俄商壟斷北路貿易(經東三省),但相對於廣州貿易(1806),清廷仍不准俄商往廣州經商。
    —由成吉思汗的二十世孫代表清廷簽約,這是為了清俄國人被蒙古人侵略的心結。

    4. 璦琿條約 (1858)
    背景大事﹕第二次英法聯軍、太平天國、克里米亞戰爭(1853-1856,此戰俄國慘敗,並與英法結怨)
    —俄國趁中國為英法所敗,以調停外交「抽水」獲利(俄國所獲甚至比英法更多)
    —重劃邊界,俄國佔領東北「龍興之地」,Condominium(共治)兩年(後來以另一條約代替)
    —原住民仍可跨界貿易

    影響﹕
    —中俄地位開始不平等
    —"Man on spot" theory (俄國的探險文化,前線人員不待後方批准,自把自為擴大成果)
    —當時的人對俄國搶地反而沒太大反感(當時他們最痛恨英法),後來才產生反感。
    天津條約和治外法權
    海蘭泡轉移與屠殺(1900),全部中國在俄人員被殺害(數目較南京大屠殺少,約五千人,但比例是「全部」)。
    —中俄對原住民也只不過是「共治」。

    5. 1860中俄北京條約 (稱「北京條約」的除了英法俄,還有二十年後跟葡國)
    —取消「共治」完全吞併璦琿條約所涉土地
    —要求劃定西部邊界
    影響﹕
    —清朝與烏茲別克一帶中亞汗國的關係。
    —俄國重興東擴運動,吞併中亞各汗國。
    —導致現時中國仍視中亞各國為中俄間之緩衝。

    6. 1864年西北邊界重定
    —俄軍出兵先佔後劃界
    —利用民族爭端削弱清廷在新疆的統治,令新疆成為俄國勢力範圍
    —俄國建立了「突厥斯坦」概念,包括新疆,即日後「東突」獨立運動之始
    —中國維吾爾問題國際化
    —浩罕汗國(Khanate of Kokand, 1709-1876)被俄國吞併

    7. 伊犁條約/聖彼得堡條約 (1881)
    —背景﹕左宗棠鎮壓「回亂」、同治中興,當時中國少有的平等條約
    —英俄於背後介入回亂,英國後來轉為支持清廷以制俄
    —左宗棠與李鴻章之爭
    —影響﹕西部邊界歸於穩定

    8. 中俄密約 (Li–Lobanov Treaty, 1896)
    —背景﹕中國甲午戰敗,徹底失去「大國」地位(因為這次是輸給日本而非西方列強)。
    —李鴻章擅長「分而治之」(沈﹕強國這樣可以做很多事,但李代表的是弱國),但戰敗簽約後失意,並以日本為宿敵。俄國乘機邀請他參加尼古拉二世加冕禮,拉攏他「聯俄制日」。
    —俄國賄賂李鴻章疑雲。
    —三國干涉還遼,令中國人對俄國產生好感。
    —俄國表示維護中國領土完整,並反對日本再侵略(但並無答應協助抵抗)
    —俄國建立中東鐵路,沿線並享有治外法權。(交華俄道勝銀行營辦,但實質等於交給俄國政府)(沈﹕以修建鐵路作控制計劃,與後來日本以南滿鐵路成立滿州國的計畫相近)

    影響﹕
    —滿州成為俄國保護國。
    —日本因此視俄國為仇敵,導致十年後日俄戰爭。(俄國比中國強大得多,日本再一次挑戰更強大的敵人,這次更採用極消耗的方式去打仗)
    —滿州問題國際化
    —為了反制,日本資助中國留學生進行反俄運動(1903-1904),部分人後來參與了革命。
    —今日中國修築鐵路西擴,與昔日俄日鐵路殖民化之對比。(當然中國並不旨在奪取殖民地,但借鐵路開發資源及擴大影響力範圍之目的則一致)
    —事件成為李鴻章之污點。(中共因此視李鴻章為賣國賊,唐德剛則認為李鴻章、顧維鈞、周恩來是中國三大外交家。)

    9. 1898旅大租地條約(Russia-Qing Convention)
    —俄國租借旅順、大連
    —背景﹕列強租地狂潮(例如英國即租新界威海衛),當時清廷唯一拒絕了的是意大利要求租借淅江三門灣。(因為連清廷都知道意大利並不強大,得罪了也不怕他們打過來 :P )
    —中東鐵路進一步伸延至旅順。

    影響﹕
    —西方稱開始了「小冷戰」。中國複製了歐洲冷戰形勢,俄英於遼州半島(旅順大連)和山東半島(威海衛)對峙。
    (中共則稱中國開始了「半封建半殖民社會」)
    —「條約港」與現代中國「珍珠鏈」戰略之比較。(中國雖不開租界,但借港口拓展影響力則相同)
    —清廷對日俄均厭惡,於日俄戰爭中保持中立。(如果清廷倒向俄國,俄國有可能勝出)
    —義和團之亂俄國也有份引發,而八國聯軍時日軍比俄軍更有軍紀。

    10. 沙俄末年與民國交往(十幾年)
    —1910立二次日俄條約,關係穩定了,於是又向中國落手。
    —1911俄國以最後通牒迫清廷給予新疆、蒙古特權,引起公憤。
    —維持一個弱勢的清廷顯然對俄國有利,故俄國於租界內協助清廷反革命。
    —革命興起後,則支持南北分裂。又是玩「調停政治」那一套。(國共內戰時,斯大林也曾要求毛澤東與蔣介石隔江分治)
    外蒙古獨立(1911/1914/1919),三次都是俄國支持,否則不可能成事。外蒙成功獨立後也一直依賴俄國。
    圖瓦獨立(1911/1914/1921-1944),名義上主權獨立,但後來也併入俄國。
    —1917帝國倒台後內戰,一些軍人來了中國參加軍閥。例如張宗昌就有隊白俄軍團。
    —革命後列寧宣佈「廢除」與中國之不平等條約(領土當然沒還)

    影響﹕
    —中國一直在防範俄國煽動疆獨。
    —俄國則一直在防範「黃禍」滲入遠東(尤其是遠東俄裔人口縮減嚴重之下)

    問答時段﹕

    1. 頭兩個阿叔阿伯問題的口吻,大概平日不是看方向報就是文匯大公之類,三句不離「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究竟美國是否中國的最大敵人﹖
    沈認為外交離間這類事是任何國家都會做的,但美國高調「重返亞太」,其實批了幾多預算﹖至少大家見不到有大手撥款。是否比烏克蘭或中東更重視﹖是否這樣幾下板斧就足以顛覆中國﹖
    就像拉丁美洲是美國後園,地緣政治的因素很重大。相對於就在旁邊,很容易滲透和製造既定事實的俄國,遠在太平洋另一邊的美國要做這些事情相對會難得多。

    2. 另一個阿叔倒有少許變奏,提及中俄都以美國為共同敵人,但沈生又提及種種中俄矛盾,是否影響了它們的合作﹖
    沈認為我們思考時不應拘泥於「美國亡我之心不死」的狹隘國家觀念。中俄的確於中亞有競爭,而中美戰略上競爭、經濟上又合作,美日則戰略上合作、經濟上競爭(尤其是八十年代)。並沒有「全面地」「非合作即競爭」這回事。

    3. 另一阿叔提及美國「星球大戰」令蘇聯解體。
    沈認為不應該集中於「星球大戰」的單一因素,蘇聯解體涉及很多不同因素,單是學界就有各種論說,例如經濟論(共產經濟模式無法再支撐蘇聯的中央集權)、自由論(民眾渴求自由導致改變)等。
    「星球大戰」很可能只是列根自吹自擂,因為事實上美國也沒有真的「訓身」去搞,不見得蘇聯就會真的中計。

    4. 又有問及珍寶島事件是否真的曾有核戰威脅﹖
    沈提及毛澤東是從不信任蘇聯,但認為這應該是林彪借來調動「老臣子」重整政治,多過是真實的威脅。國家行為是可以計算的,風險也是可以計算的。就如北韓看來瘋狂,但其實他們每次「瘋狂行為」都是有底線,所以其實是很理性的。

    5. 如果遠東排華,將如何影響中俄關係﹖
    —現代全球化也不再是全面的合作或競爭,而是兼而有之。
    —當蘇聯解體、波羅的海三國搶先獨立時,其實中亞各國並不熱衷,後來跟俄國的關係也比較好。
    —普京現在不再以佔領土地為目標,改為在四鄰挑釁出一堆「沒人承認」的獨立實體以削弱鄰國和增強俄國的影響力。

    6. 「民族自決」獨立模式是否可以複製﹖
    —中、俄、美、日均在爭取蒙古。
    —俄國獨立時也有一些加盟共和國(方按﹕認為自治共和國)鬧獨立,例如車臣韃靼斯坦
    —普京同樣以「反分裂」作為號召,削弱地方自治權。(例如參選人要經過「篩選」)

    7. 歷史上俄國是否因為跟日本一樣貧困而擴張﹖
    沈指俄國需要原料,更重要的是靠領土壯大門面,以跟西方列強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