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9, 2014

  •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本來想寫眾言堂和星期六晚的事,但已經沒心情和時間了。當朋友在街上捱催淚彈的時候,自己只能對著電腦和電視流眼淚,實在難受。

    再改一改丘吉爾那段演說吧﹕

    「我們將戰鬥到底。我們將在中西區作戰,我們將在旺角作戰,我們將以越來越大的信心和越來越強的力量在銅鑼灣作戰,我們將不惜一切代價保衛本土;我們將在海灘作戰,我們將在保皇黨的據點作戰,我們將在田野和街頭作戰,我們將在山區作戰,我們絕不投降;即使香港或者香港的大部分被征服並陷於河蟹之中——我從來不相信會發生這種情況——我們在海外的香港市民,在網絡的武裝和保護下也會繼續戰鬥,直到廣大人民在上帝認為適當的時候,拿出他們所有一切的力量來拯救和解放這個舊世界。」

    「讓我們勇敢地承擔義務,這樣如果香港和她的文化可以留存千年的話,人們仍然會這麼說:這是他們最光輝的時刻。」

    再改一下《中國不會亡》﹕

    香港不會亡﹗香港不會亡﹗
    你看那民族英雄黃之鋒。
    香港不會亡﹗香港不會亡﹗
    你看那五萬市民孤軍奮鬥守戰場。

    四方都是砲火,四方都是豺狼。
    寧願死不退讓,寧願死不投降。
    我們的旗幟在重圍中飄蕩、飄蕩、飄蕩、飄蕩、飄蕩……

    五萬市民一條心,十萬公安不能擋。
    我們的行動偉烈,我們的氣節豪壯。
    同胞們起來﹗同胞們起來﹗
    快快趕上戰場,拿五萬市民做榜樣。

    香港不會亡﹗香港不會亡﹗
    香港不會亡﹗香港不會亡﹗
    不會亡﹗不會亡﹗不會亡﹗

    話雖如此,所有在外朋友請小心保重,遇到危險要暫時撤退。同共產黨鬥要鬥長命,就學共產黨當年打游擊咁同佢玩,煩死佢。

    我不信有神明,但會每天為各位祈禱,希望事旦有一個存在。

September 24, 2014

  • 香港天氣常識及觀測、基礎氣象知識


    香港天氣常識及觀測》方志剛、袁仲昇著,香港﹕花千樹,2007
    基礎氣象知識》梁偉鴻、孔繁耀、林啟賓著,香港天文台,2007

    每逢風季,大家總是喜歡猜測「會否有八號風球可以放假﹖」,為此「賭牙骹」也不是網絡討論區盛行後才有的事。小時候的我也一樣。

    不過當時資訊很少。只有八號風球已懸掛後,電視台才會每小時播放風暴消息。當颱風還在菲律賓一帶,我們已經猜「會否來香港」的時候,就只能等待每日電視傍晚新聞之後,天氣報告裡展示的那幅天氣圖。

    要明白那幅天氣圖上的線代表甚麼,唯一方法就是自己去公共圖書館看氣象書。當時這些書籍幾乎都是台灣出版,內容大部分是翻譯外文著作(尤其是日本)。當然它們也會教你讀天氣圖,不過講的是日本常見天氣現象。對於香港人來說總是有點隔靴搔癢,因為日本的天氣模式其實跟香港很不同。

    近年終於有針對香港的氣象書出版,讓讀者多了解香港的特色天氣和預報時的「奧妙」之處。對於這一代氣象迷,誠為幸事。
    《香港天氣常識及觀測》作者之一方志剛,是前天文台員工,更創立了「地下天文台」。他們的討論區甚至有全年估天氣比賽,每次颱風過境時討論都很熱鬧。雖然網上氣象迷不時批評天文台的工作,但地下天文台也做了不少普及氣象知識的工作。這本書除了教氣象,更為氣象迷介紹自設氣象站的資訊。
    (更詳細的介紹可以看 http://fongyun.xanga.com/2007/06/12/weather-and-aviation/)

    有「地下」壓力,「地上」的天文台自然也不敢怠慢,成立了粉絲會「天文台之友」,並增加了很多公眾教育節目,包括一些氣象入門課程。《基礎氣象知識》其實就是其中一個公眾課程的筆記。(為何我會知道﹖因為我有上課囉﹗ :p )

    網絡時代,天文台網頁提供的資訊跟電視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除了每天四幅天氣圖,還有各種雷達、衛星圖片,甚至電腦預報圖。下次再有颱風,同學看了這兩本書,再加上網上眾多天氣資訊,就可以有根據地「猜」了。

    當然賭博無益,只是「賭牙骹」圖個高興就好啦。

September 21, 2014

  • 冷戰初期的香港軍事史

    這次啟用了先前好朋友送的 Curious George 記事本,既然 curious 拿來聽講座用正好。 :D
    因為趕時間,到理工大學已經沒時間,就在大樓下見到一間京滬小食亭,買個滷肉飯飯盒就算。還以為像台灣滷肉飯般是肉碎,怎料是幾大塊半肥瘦腩肉,咬掉肥肉後大概剩下一半也沒有,醬當然也不行。這樣也可以在尖沙嘴賣,而且在大學裡也賣$29,未免太過分了吧﹖
    (後話﹕在大學裡面見到很多學生在跳來跳去,感覺很像神探伽利略第一輯的片尾。)

    [冷戰初期香港軍事史—鄺智文博士]

    1. 講座的五個主題﹕
    —英國是否真的打算「放棄香港」﹖
    —中、美、英如何看香港﹖(而悲哀的是本地人的看法通常都被忽略)
    —英國如何以非軍事方法保住香港﹖
    —英國在香港的防衛計劃﹖
    —戰前和戰後的香港防衛是否有延續性﹖

    2. 講者首先分享 Keith Jenkins 的一番話。大意是﹕歷史是移動的、有問題的論述,由有當下心態的工作者(絕大部分都有受薪)創造。而他們的作品不斷被使用和濫用,而這些使用和濫用常常和權力基礎相對應。
    由於沒有人能知道所有事,每個人寫的歷史都是根據他自己認知的故事,而學者和一般人的分別是學者用上一套比較嚴謹和可辨認的模式去寫。講者認為網上的歷史爭拗,很多時參與者都不看書,只是引述網上資源(如維基百科)罵來罵去,就以為自己代表了事實(當然有些寫歷史的人也是這樣)。如果一個人告訴你他說的事代表了事實的全部,那麼他不是太天真(不知道歷史的複雜),就是別有用心。

    3. 香港在地理上非常特別。

    首先,它處於西太平洋地區的中心,四方交通都很方便,同時四方都容易進攻。例如日本在太平洋戰爭初期就攻佔了香港,但後來就受到從大陸後方飛來的盟軍轟炸機威脅,妨礙了南洋經香港到日本的運輸線。

    而香港的海岸線非常曲折多灘頭、難以防守,但適合大規模登陸的地點亦很少(只有沙頭角海和青山一帶的沙灘)。

    香港的地形崎嶇、市區被群山包圍,難攻、亦難守。因為守軍在群山之中互相聯絡和支援都不易。更危險的是,九龍以北的山脈比香港島的山更高,誰佔領了九龍就可以對港島北的精華地帶一目了然,極受遭到炮轟。換言之守方必須守住九龍,才保護到港島。(這也就是英國佔領九龍和新界的理由,和日軍入侵時九龍失陷後港島亦撐不下去的原因。)

    所以,1941年英軍打了十八日才投降,其實未算太差。很多人錯誤引用文獻,指香港預期可守半年,但其實那些文獻只是指為防守儲備了半年用的物資。而防守作戰計劃只預期最多撐五十日。

    4. 1941年的防衛計劃,守住九龍只是為了爭取時間把軍隊、重要人物(即英國僑民)撤到港島,然後把所有橋樑和維港船隻炸掉,阻撓敵方前進。把醉酒灣防線宣傳成東方馬其諾防線,只是用來「威懾」日軍拖時間而已,並不真的打算長守下去。

    香港的防守計劃並不是旨在就地擊退敵人,而是消耗敵方時間,以待己方派出援軍。(方按﹕當時的計劃是由星加坡馳援,但英國人沒料到日軍會同時攻擊整個東南亞,而且當時連遠東艦隊的威爾斯親王號被擊沉,於是英國首尾不能相顧。)

    在大戰期間,由於中國已成為盟國,故中英協議廢除不平等條約特權問題(中英平等新約),國民政府要求收回所有租界。那麼新界算不算租界﹖中方當然認為是,而英方則要求到戰後才談判如何移交,結果新約中只「保留日後提出討論之權」。
    (有趣的是,三十年代國民政府為了借錢,曾經建議乾脆把新界割讓給英國。但英國因為被德國威脅,防守亞洲殖民地有困難而拒絕,結果留下一個懸案。)

    奇怪的是,當時日本對於大戰後香港的地位,究竟是保留作佔領地還是還給汪精衛政權,並無計劃。
    而國民政府對於接收香港後要做甚麼,同樣沒計劃。他們就只是認為這是「國恥」所以要收回。

    大戰期間羅斯福曾經大力要求英國歸還香港給中國,同時要求中國宣佈香港為自由港。但1944年日軍發動一號作戰,令國民政府對戰局喪失影響力,於是羅斯富也就不再迫使英國讓出香港。

    5. 1945年8月10日日本開始商討投降安排,到15日正式宣佈投降。10日的消息隨即傳到盟國。當時最接近香港的國軍位於雷州,由張發奎率領的新一軍部隊(張發奎留下的紀錄,當時他就認為這是「雪恥」的一刻,十足的民族主義心境)﹔英軍則有艦隊於馬尼拉,並有航空母艦集結於日本附近。雙方都力圖率先佔領香港,但行船比走路快,所以最後蔣介石不得不同意由英軍受降。
    (而且當時英軍還有很多補給艦艇,可以立即為香港居民提供救濟,而國軍則缺乏補給,勉強接收香港之後可能徒然釀成民變。張發奎接收廣州後的亂狀便是一例,直接破壞了民眾對國民政府的印象。)

    與此同時,那個剛剛走馬上任就「搭沉船」面對香港淪陷的輔政司詹遜,在未收到倫敦指示前已經向日方交涉,並宣稱自己組織「臨時政府」接管香港。
    (此君與一眾港英高官在拘留營中就已經在檢討政策和計劃日後改革,甚至跟日本人交涉時還自稱CS,遭日本人反駁時就說只是 Camp Secretary 的意思,方按﹕不知該說是幽默還是阿Q。當然更誇張的是,他們連重光紀念郵票都預先設計好了……)

    最後英軍於8月30日登陸香港,並以這一日訂立重光紀念日

    6. 有些人認為英國在戰後重新佔領香港,根本就是沒打算把香港交回中國。可是從檔案紀錄可見,英國政府很清楚自己不會永久佔有香港。但英國人的行事方式就是要「循序漸進」有秩序地交還香港,好讓自己「光榮撤退」。(方按﹕當然也包括保持影響力)

    但二戰結束後,內戰隨即爆發,而且國民政府還兵敗如山倒,大陸一下子赤化。英國就此失去談判對象,於是本來對香港前途的談判就拖了幾十年。
    (事實上香港前途談判還是英國人啟動的,中共一直只是反對香港獨立或民主化,並無主動要求談判。甚至有資料稱中方官員認為不懂管理香港,根本不想收回。只是英國人太尊重「法治」,七八十年代面對「九七大限」主動找上門談判而已。)

    而在戰後,英國自己也面臨國力下跌、帝國解體的問題。於是國防政策收縮到以歐洲和中東為核心,並戮力發展核武威懾(nuclear deterrence)蘇聯的策略。在這個背景下,其他開支務必樽節,於是艦隊縮減,1945年派來接管香港的太平洋艦隊改組為遠東分隊,大部分大艦(尤其是航空母艦)都在五十年代拆毀。

    在中國內戰重起前,英國政府已經決定如果「再與任何控制中國內地的列強(power)開戰時,即會放棄香港」。
    (當時用「列強」而非「國家」這個字是關鍵,因為在1949年後,英國正是因為判斷當時的中共未算「列強」,所以決定先保住香港再算。)

    7. 1949年中共席捲大陸,駐港英軍被認為「坐在火山口旁」。因為英軍軍官一直在觀察共軍的表現(還發生了紫水晶號事件),對共軍軍官的表現和共軍戰力多有好評。但當時中共只有大量軍官和步兵,裝甲兵和海空軍都不足。所以英國決定增援以威懾中共。

    當時英國算是不惜工本湊足了一支大軍,包括擁有三個步兵旅的第40師、陸戰隊、第4坦克團、砲兵四個團,另有空軍噴火式兩個中隊、並海軍香港中隊。(後兩者正為糾正1941年守軍欠缺海空支援之弊)

    坊間一般的說法是「如果共軍要『解放』香港的話英國根本無法防守」,講者以為不然。因為當時的共軍不如日軍,欠缺海空支援下,只能從深圳河向南侵。而英軍只需要讓出面臨深圳的北區平原,然後讓共軍進入這裡被英軍三面包抄,則共軍只能以步兵人肉面對英軍的炮兵和坦克,而且英國海軍還可以從后海灣和大鵬灣兩邊包夾,輔以空軍攻擊。共軍進攻並不樂觀。
    (方按﹕可是,以中共後來打韓戰的經驗,只要可以把收編的國民黨軍推去做炮灰的話,他們並不介意用人海戰術,犧牲大量人命來攻佔他想要的地方。問題只是你的子彈多還是他的炮灰多﹖)

    英國的另一策略,就是要作「反宣傳」抗衡中共,強調香港自由和繁榮。因此要增加與外國的貿易(亦因此香港以前的貿易談判間中會獲「放水」),並把美國拉下水支持英方。

    8. 可是在另一邊箱,中共卻從來無意進攻香港。因為他們的如意算盤是「長期打算,充份利用」,以香港為套取外匯和統戰華僑的渠道,並盡量增加在香港的勢力。更進一步就是利用香港迫使英國讓步,並離間英美關係

    而作為第三方的美國,為了建構「防共島鍊」也需要找一個在大陸上的據點(澳門因為人少地少政府又差所以不抱寄望)。並利用香港接觸大陸上的反抗者,以香港經濟作示範影響大陸。
    當然香港的一大功能就是給各方(包括中英美俄等)收集情報,英美在香港自然有很多相關部門。例如英國政府通訊總部(GCHQ)、皇家空軍367通訊兵隊、小西灣監聽站、美方的友聯研究所、《中共年報》等。

    至於英國,比美國較少意識形態的約束,只打算與中共並存。更擔心美國太強硬的政策會令英國捲入一場對華戰爭。
    當時英國政府的一份內部備忘錄,期望與「一個友好、民主、穩定,並控制全國」的中國政府討論香港前途問題。這份備忘錄被呈交首相艾德禮,後者決定取消「民主」一詞,因為要求有民主的中國政府才談判,除了會被中共認為是諷刺自己不民主外,更可能令對方以為英方「沒打算談判」。(講者半開玩笑說,這個詞對香港是否不刪好過刪,就是後話了。)

    9. 韓戰後,英美需要合作防守香港。美軍雖然不願正式駐軍,但經常給士兵來香港休假,其實也是一種另類威懾(畢竟他們隨時可以作戰)。

    為節省經費,英國在1952年就減少了駐港英軍。改為以「強力抵抗的印象」來威懾中共。

    而「澳紐美盟約」(ANZUS)亦排除了英國和香港,澳紐日益靠攏美國。

    為了應對這一趨勢,英國宣佈,如中國入侵,英國會「視之為全面戰爭,並期望美國參戰」,來把美國拉下水。

    美國則私下認為「香港只是迫使英國拿出勇氣支援美國的籌碼。」
    (方按﹕簡單點說,即是各懷鬼胎,大家都鬥「拋」。)

    英國1955年的防衛計劃,訂明要向中方展示,進攻香港等於全面戰爭。但同時駐港英軍餘下三個營,金鐘海軍船塢也在1958年解散。

    此時美國發現英國有撤兵企圖,於是提出協防﹕指出英國打算守住香港、英美會協防合作、和英美有使用核武的準備。
    但與此同時,美國的內部文件則指美軍戰時只會負責撤僑。(方按﹕真是一對縮骨孖寶)

    1958-1960年的外相表示,要使中國認為如果攻擊香港,就會遭到核反擊。並且要避免中國以香港成為美國軍事據點為藉口開戰。
    而美國則以發表「高層聲明」和調配B-52轟炸機來往香港展示支持。

    10. 在三方都各懷鬼胎之下,1949-1971年的香港大致都是安全的。雖然1953年9月3日發生了HMML1323號遭炮擊事件,後來的雙十暴動和六七暴動,都沒有影響英軍的撤軍計劃。

    與此同時,民安隊和義勇軍等支援團體亦增加了本地人(還有華籍英兵,當中有成員甚至參加過二次大戰當特種兵),當然這也是進一步節約資源的考慮。

    當時駐軍的首要任務,已經不是作戰,而是「winning hearts and minds」。透過為本地鄉民修橋補路、和居民交誼,爭取本地人的支持。以形象工程贏得市民信心,基本上不具抵抗入侵的能力。
    當時的銀河計劃,有事時將於3日內派出四個營(包括一營啹喀兵)來港接管各項基要設施。(即是後來被現在突然為人所知的《基要服務團條例》接手的工作)

    在香港的防衛問題上,從來都只是對香港有興趣的幾個大國在盤算,從來沒人問過這塊土地上居民的意見。當然,除了一項,就是軍費

    11. 問答時間﹕有人提出中共試爆了原子彈,甚至之後擁有氫彈,有否影響英國的核威懾戰略﹖
    講者表示,中國擁有核彈沒影響英國政策。一則因為中共有一段時間都只有核彈而欠缺運載能力(方按﹕更無法打到地球另一倒的英國)﹔二則英國本來就沒打算強留香港,中國想要就會交還,英國只求透過談判體面移交而已。

    12. 廣告時間﹕講者出了三本相關的書﹕《老兵不死》、《孤獨前哨》和《Eastern Fortress》,後者將於2015年年尾出中文版。

September 20, 2014

  • 圖書館信箱之版權與審查

    (緣起﹕話說圖書館主任協會收到同工來信,問了兩個分別涉及版權和審查的問題。由於方某對版權審查這兩方面意見特多,所以在「先出聲先做」的規矩下被指派回應問題。乾脆轉貼出來讓大家也參詳一下。)

    Q1﹕同工想把CD-ROM的內容列印出來給學生借閱,然後收起CD-ROM,問這樣有否違反版權條例。

    A1﹕謝謝垂詢。以下並非法律專業意見,只是圖書館同工的分享。

    首先一般而言,《版權條例》(第528章)容許使用者為私人研習目的而「公平處理」複印材料(第38條),但顯然如果複印大部分內容就不可能屬於「公平處理」。而且一般商業CD-ROM的使用條款應該都不會准許這樣做。

    《版權條例》的確容許指明圖書館可以製作替代複製品以作保存(第51條),而指明圖書館包括非牟利學校的圖書館(《版權(圖書館)規例》附件一)。可是第51條訂明,只限購買此項目「並非切實地合理可行」才容許複製,這並不適用於閣下的情況。《版權(圖書館)規例》進一步訂明,只有在原件遺失或損毀的情況下才准許從其他圖書館複製原件(第7條)。

    換言之,條例並不容許圖書館在擁有原件的情況下,為了便利讀者閱讀而複印大部分內容。為讀者提供內容,「公平處理」的範圍限制跟一般讀者自行影印的限制相若,以10%為限(《版權(圖書館)規例》第六條)。

    您或許聽聞過,《版權條例》修訂後提供了教育豁免,但仍然受「公平處理」原則限制(第41A條)。但第45條進一步規定是要為了「指明課程」的「教學目的」,而在「合理範圍」內複印作品,才受到保護。至於是否引用這個理由複印CD-ROM的內容,只有任教該課程的老師有資格決定,並非圖書館主任的職權。

    如果閣下只是把CD-ROM的小部分內容複印,方便師生無需逐隻CD-ROM打開就可以大約了解內容,以決定是否借閱,這樣可能屬於「公平處理」。例如把CD-ROM的封面和封套影印,作目錄和宣傳用途,不少學校圖書館都會這樣做。但如果複印的內容過多,或者試圖以複製本取代CD-ROM(例如令師生不用再借CD-ROM),這樣就很可能超出了「公平處理」的範圍而違法。

    閣下可以考慮一下,您的複印活動是鼓勵和方便讀者使用那隻CD-ROM﹖還是乾脆取代了那隻CD-ROM﹖

    當然要再次強調,以上並非法律專業意見。閣下可向律師查詢進一步意見。

    Q2﹕某校視覺藝術科老師購買的圖書中發現有淫褻圖片,同工正考慮是否要把有關頁數撕走或塗黑才開放借閱。想詢問有否更好的處理方法。

    A2﹕一般而言,無論根據國際圖書館聯盟《關於圖書館與思想自由宣言》或《香港圖書館協會專業守則》,圖書館都不應該容許審查,並支持資訊自由流通。所有的資訊選擇和展示,都只是基於專業考慮,而非出自政治、思想或道德觀點

    當然,因為學校圖書館的主要使用者為未成年人,所以根據法例我們不可以向他們提供屬「淫褻」或「不雅」的物品。換言之如果這些物品在法律上(而非我們個人觀感上)達到「不雅」的程度,我們就不能向學生提供這些物品

    從來信中,我們不太清楚閣下是否已經跟視藝科老師溝通過,讓他檢視您認為「淫褻」的內容。如果未的話,應該先找他溝通,讓他檢視這些圖片是否符合教學目的。因為有些藝術裸照或裸圖是學習寫生時需要參考的。這在法律上未必屬於淫褻或不雅。

    如果閣下已經與視藝科老師溝通並取得共識,認為這些圖片不適合學生觀看的話。我們亦不建議採用撕毀或塗黑的方式,因為這樣損毀書本,有違圖書館保護藏書的宗旨。而且這樣會令學生得到錯誤的觀念,認為對於他覺得不合適的內容可以同樣撕毀或塗鴉

    貴校或可決定採用以下幾種方法﹕

    1. 那本書是否必須列入圖書館館藏﹖或者已經列入﹖還是可以考慮當成視藝科自行購買的教材,放在視藝室由老師決定何時給學生參考哪一幅圖﹖
    如果「不適合學生」的圖片較多的話,或者採用這個方式比較容易控制。

    2. 如果已經列入圖書館館藏,無法當成視藝科財產,而內容又較多「不適合學生」的部分,會否考慮把它當成教師參考書,不讓學生翻閱﹖(因為有些學校圖書館的教師參考書會另行放置,學生接觸不到。)
    這樣的效果和 1. 差不多,視藝科老師可以借出當教材,控制學生看到某幾幅「適合學生」的圖片。

    3. 又或者,如果被認為「不適合學生」的圖片只是少數(如幾幅),會否考慮當成一般參考書,但包封部分頁面﹖(例如以不透明的紙包住某一頁,讓學生看不到內容)
    學生無法借走的話,擅自拆開包封的機會比較少。
    如果怕學生在圖書館裡會拆開包封,還可以把書留在櫃檯內。讓學生只能個別問准圖書館職員借閱,在指定地方翻看(例如櫃檯前可以清楚看到的桌椅)。

    以公共圖書館為例,他們收藏一些「不適合兒童」的裸體藝術攝影集,是會收藏在書庫內,只限成年讀者借閱。讀者只能在目錄上查到,然後填寫申請表向館員要求調出。
    公共圖書館亦有一些珍貴舊書,除了填寫申請表外,還需要坐在館員指定的地方閱讀,以便監視。
    閣下可以參考一下這些實例。

    4. 如果那些圖片並非真的去到法律上「淫褻或不雅」的程度,只是比較暴露而可能令人尷尬或招致投訴的話,亦可以考慮只列為參考書不准借出。一般而言,如果一本書不能借出的話,已經可以避開大部分的好事之徒。看書的人都是真正需要這本書的話,招致投訴的機會自然也比較低

    希望以上的意見可以幫到閣下,如有需要請不吝聯絡﹗

September 14, 2014

  • 漢語在世界語言中的獨特性:從地理環境及氣候變遷看其成因

    [漢語在世界語言中的獨特性:從地理環境及氣候變遷看其成因—張敏教授]

    1. 講者一開始就說明,他所說的獨特性是指語法方面的獨特性。
    他也提及英文講題「Understanding the Uniqueness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from the (Unlikely) Perspectives of Geographical Setting and Climate Change」,為何裡面會用「unlikely」呢﹖因為表面看起來氣候和語言應該不太像有關係的。

    2. 所謂「現代漢語」是指標準書面漢語、口頭共同語(普通話)和各種漢語方言的集合。

    2.1 現代漢語並不等於中國語言,因為中國還有很多少數民族,其語言不下一百種。(中國現在劃分了55個少數民族,這分類是政治性多於學術性)
    中國各大民族的語言可分類到多個語系﹕
    漢藏語系壯侗語族苗瑤語族被認為包括在內(但有爭議)
    阿爾泰語系﹕包括蒙古語族突厥語族
    印歐語系
    南亞語系
    南島語系 (大陸稱為「高山族」的台灣原住民與之焉)
    韓語 (日韓語言未能分類到哪個語系之中)

    2.2 漢語本身的方言大致以長江為界﹕
    長江以北都是講官話的。
    長江以南都是講非官話的,統稱東南方言,有吳語湘語贛語閩語粵語客家話,和一些小眾語言如平話
    當然也有一些例外,例如部分江北地方也有講吳語,而四川盆地是官話地盤。長江之界大概只適用於華中至華東。

    2.3 漢語方言的現代分佈是受兩個方向的移民潮所致﹕
    南北向大移民發生於六朝和唐宋,而官話大體形成於北宋南宋之交。
    東西向大移民發生於明清兩朝,令官話地區拓展—
    —在北方﹕西至新疆、東至遼東以北的東三省
    —在南方﹕由於以江西填湖廣(故湖北湖南人稱江西人為「老表」)、湖廣填四川,令南方官話分佈至雲貴川三省。

    (方按﹕如果把東南的人移入雲貴川令當地變成官話區,那麼為何現在東南還是非官話區﹖)

    3. 語法上看,主語(subject, S)、賓語(object, O)和謂語(verb, V)的基本語序可分為六種,在已知的語言中﹕(這來自維基)
    —SOV(我你愛)﹕佔45%,如日語、韓語、印地語、滿語、拉丁語、多種阿爾泰語言、泰米爾語
    —SVO(我愛你)﹕佔42%,如漢語、英語、法語、俄語、印尼語、多種歐洲語言
    —VSO(愛我你)﹕佔9%,如阿美語、阿拉伯語、希伯來語、愛爾蘭語等
    —VOS(愛你我)﹕佔3%,如賽德克語、馬拉加斯語、斐濟語等
    —OVS(你愛我)﹕佔1%
    —OSV(你我愛)﹕佔不到1%
    可見最大宗的就是SOV和SVO

    如果只看中國,全部漢語都是SVO,除了西北地區有SOV傾向(下續)。
    北方的非漢語語言,都是SOV。如滿語、蒙語、顎溫克語、朝鮮語、烏茲別克語、維吾爾語、藏語等。(甚至在中國以外的日語、西伯利亞語言也是)
    南方的非漢語語言,都是SVO。如苗語、侗語、壯語、布衣語、京語、泰語、柬埔寨語、老撾過、馬來語等。(除了藏緬語仍是SOV)

    Matthew S. Dryer的The World Atlas of Language Structure Online (2013)顯示,在東亞和東南亞地區,都是呈現北方語言為SOV、南方語言為SVO的形勢。(南亞印度另計)

    4. 語言史和非語言史出現的重合是巧合還是有關﹖
    第一個重合是漢語史和內藤史學中國史的分期吻合。
    第二個重合是氣候史上幾次寒冷期和中國史分期的吻合。這些時期都是現代漢語基本結構特點產生的時期,而且與中國移民史中三次南北大移民有關。由氣候、移民到影響語言,可謂是蝴蝶效應

    4.1 第一個年代重合。
    漢語史分期可參考王力(1957)、呂叔湘(1984)和Peyraube(1988)。當中以呂叔湘最為宏觀,把漢語史一分為二,認為唐宋之交、晚唐五代區分了古漢語和近代漢語(現代漢語只是近代漢語的一個分期),亦產生了官話咎和非官話的區隔。
    現代漢語的特點在南宋至元朝間定型(方按﹕其實部分只是官話特徵),例如入聲消失、濁音清化鼻音消失,第三人稱用了「他」(南方仍用「k」聲母,如粵語「佢」),複數用「們」(南方都不用,如粵語仍用「地」)。
    古代漢語還可以再分為二,以東漢為界。如王力就把先秦至東漢分入上古期中古期至南宋。
    高本漢(B. Karlgren, 1928)則以語音分期,把漢語史分為上古(Archaic,詩經時代至東漢—留意也是以東漢為界)、中古(Ancient,六朝至唐)、近古(Middle,宋朝)、近代(Modern?,元明)。

    4.2 講者認為,中國史分期是以政治朝代劃分,不應與漢語史分期重合的。
    他舉例說,一般人總以為粵語語法改變最大的時間,應該是1949(解放軍佔領廣州)或1997(香港回歸)吧﹖但其實研究顯示不是這樣,最大的改變發生於1910-30年代。
    例如他的博士論文就是討論﹕現在問人「係唔係」(如「你睇唔睇書」)並非粵語本來的語法,而是官話的語法(「是不是」),粵語本來是「睇書唔睇」或「睇書唔呢」(方按﹕前者香港老一輩間中還會有,而南洋人講廣東話亦不時如此)。不過如果認為這是「北方壓倒南方」也不對,因為北京話本來也是說「看書不看」,「看不看書」其實是南方官話的語法。亦即是說,其實「是不是」的語法是南方官話同時改變了北方官話和粵語。為何會這樣呢﹖講者認為最大可能是當時通車的粵漢鐵路所導致,加強了南北交通往來的結果,比政治更迭影響更大。

    講者舉出很多學者對中國史的分期方式,都是與漢語史分期不重合。唯獨是內藤湖南(1866-1934)的分期重合﹕
    —上古(至東漢中期)
    —中世(東漢至唐)﹕內藤「唐宋變革說」,認為這段時期相當於歐洲的文藝復興。
    —近世(宋至清)﹕內藤「宋代近世說」。
    因為他的參照系與標準與其他學者不同,他是植根於整個東亞大陸的大背景,以歷史發展為時代文化發展。內藤認為東亞酣史就是以中原為核心的東亞地區各文化交融、擴散、中心轉移的歷史。他說「余之所謂東洋史,即是中國文化發展的歷史。」(支那上古史,1944)
    而有趣的是,橋本萬太郎(1983)身為與內藤所屬京都學派死對頭的東京學派,但也有同樣的看法(東亞史是漢語同化周邊的歷史)。

    5. 第二個年代重合。
    Huntington (Civilization & Climate. 1935)指出﹕歷史事件和氣候變化之間的緊密關係,超乎所有人的想像。
    例如公元二世紀(東漢)後歐亞大陸寒冷化,在東方導致匈奴崩潰,在西方則出現日耳曼人大遷徙,導致羅馬衰落。最後拉丁語發生質變和分化,成為日後的羅曼語族
    另一例子,國人常說「漢唐氣象」,這個氣象本意是「氣派」,但亦確有「氣象」之功。因為秦至西漢(文景之治)、隋至中唐(貞觀之治)都是溫暖期,以至日後北方人多自稱「漢人」而南方多自稱「唐人」。

    6. 上古期,除了殷末周初、西周中晚期兩次出現短暫寒冷期外,其餘都比現代稍暖。相關研究包括胡厚宣(1944)、竺可楨(1972)、葛全勝等(2011《中國歷朝氣候變化》)。

    殷代北方氣候與今日江南相近。殷墟曾出土化石象,原先被認為是南方進貢,後來認為是野外狩獵所得。作為印證,河南古稱「州」,《說文解字》曰﹕「豫,象之大者」。
    到秦朝北方大量使用竹製品和竹簡,證明黃河流域足夠溫暖,廣泛有竹生長。

    而到了東漢冷期,由東漢公元初(方按﹕東漢始於公元25年),南京竟可興建「冰房」儲存大冰塊為食物保鮮,可見其氣候之冷。

    唐末至五代為冷期。唐初中期(暖期)長安冬天經常無冷雪,而且還可以種柑橘梅樹之類的亞熱帶植物。而進入五代後華北就再無梅樹了,蘇軾﹕「關中幸無梅」、王安石﹕「北人初不識,渾作杏花看」。

    竺可楨指南宋時期,1111年江蘇浙江之間的太湖全部結冰,冰面結實可通車。而1170年北京西山,重陽節已遍地冰雪。

    明末清初的小冰期於17世紀帶頂峰,當時無錫段大運河結冰不能通航,以至鄱陽湖、洞庭湖、太湖都結冰,連廣東廣西都冰雪頻繁。

    7. 這些寒冷期同時透過人口遷移,導致了官話與非官話之分隔,並形成了東南非官話方言的形式。

    這些寒冷期當中的人口遷移主要可分為﹕
    —八王之亂、永嘉之亂
    —安史之亂
    —靖康之難﹕這一次導致東南方言徹底脫離了中原母體自行發展,而且南方人口首次超越北方,經濟重心南移。(根據葛劍雄(1991),秦至宋元初北方和南方人口比為8:2,到元末為2:8。)

    漢語有史以來都是SVO (上古漢語為非典型SVO,但仍比後代漢語更典型),「現代漢語基本結構特點」逐步形成,關鍵期就是寒冷期。結果漢語保持是SVO,但不像世上其他的SVO語言,也不像SOV語言,是兩者的混合體。

    8. 從地理上看,漢人是農耕民族,而長江以南的SVO南方民族都是農耕民族﹔長江以北的SOV北方民族都是遊牧(或漁獵)民族。

    嚴寒對遊牧民族的影響遠大於農耕民族,因為遊牧民族四處遊走並無存糧,所以大風雪可能令牲畜全數死亡而生計無著。

    在史前至有史以來,北方漢人(方按﹕華夏)與非漢人長期比鄰而居,語言亦接觸融合(漢語胡化和胡語漢化同時發生),貫穿整段歷史。(今日仍發生,主要發生於太行山以西的西北地區)
    而更大的接觸融合就是發生於寒冷期。
    在溫暖期中原王朝比較強盛,對北方主要採取「和親」、防禦為主。到寒冷期,遊牧民族南下,影響中國歷史的進程。
    葛全勝等(2011)指出,遊牧民族南下與冷暖週期變化是同步共振。

    9. 語法獨特性與接觸關係。
    馬氏文通(1898)旨在找出「華文所獨」的語法特點,但當時人找出的很多特點都只是相對於印歐語言(甚至只是英語)而言。並非漢語特點,而只是類型特點(因為周邊的SOV語言一樣有)。

    講者指出現代研究中的漢語語法特色﹕
    9.1 「是非問」用「反復問」(A-not-A),即「是不是」。(這一點周邊語言也有,是受漢語影響,與寒冷期無關)
    9.2 「處置式」(「我把飯吃了」把SVO變成「S把OV」形式),同樣僅見於漢語和受漢語影響的周邊語言。
    9.3 基本上是SVO,但介詞短語多前置於動詞(如「我”用刀”吃肉」,其他語言會放後面,如英文 I cut the beef “with the knife”)。只有三種語言是這樣的﹕官話、粵語、客家話。
    9.4 (抄不到)

    10. 漢語其中特色是「動後限制」(post verbal constraint),動詞如果帶有其他成份,賓語就會被擠走,令動詞後只餘下一個成分。例如我們不會說—
    —「他看書很快」(he reads very fast),而是「他看書看得很快」。
    —「他看書兩個鐘頭」,而是「他看書看了兩個鐘頭」。
    要強調「書」的話就變成「書,他看了兩個鐘頭」。
    又或者把時距前置,「他看了兩個鐘頭的書」。
    —「他洗衣服乾乾淨淨」,而是「他把衣服洗得乾乾淨淨」。

    其他SVO語言都沒有這種限制,動詞後可以無限加上去(英語就是如此)。
    上古漢語沒有這種限制。
    南方方言也不嚴格。
    現代北方話就很嚴格。
    西北方言更為極端,例如他們會說「把你恭喜」,乾脆令動詞後面甚麼都沒有,變成類似SOV語言的模式。(SOV語言動詞前可帶無數短語,而動詞後不能有任何短語。)
    「動後限制」就是漢語在SVO和SOV之間的一種折衷,讓動詞後只帶一個成份。

    11. 以地理解釋這一些特點很困難,因為缺乏足夠證據,而且學者有認識誤區。內因論和外因論者二元對立。例如認為「北方漢語阿爾泰化」的說法就忽略了兩者之間的互動。但因為兩者已經融合為現代北方漢語的特點,找不到單純屬於漢語或阿爾泰語的證據而難以說服。

    漢語和阿爾泰語的廣泛接觸是始於遼金元,但漢語本身的特點是始於漢代。
    把重點放在阿爾泰語會忽略了漢語和藏緬語(氏、羌)、突厥語(胡、匈奴)的關係。(方按﹕即是漢語早已吸收了「五胡」的SOV特色,早於阿爾泰語的影響。)
    東漢至晉,華北漢胡比例為5:1。(關中在西晉時漢胡比例抄不到)

    中國式的語言接觸,兩千年來一再把入侵的非漢語民族轉為用漢語,這一點世界上少有(日爾曼入羅馬後採用拉丁語即如此)。
    漢語是由內部演變和外部驅動共同形塑而成,但非漢語的影響不一定直接影響了語序(例如變成「我把飯吃」)。可謂「不借之借」,兩邊的核心都保留了一些。

    12. SOV語言的核心是「動詞結句」。
    漢語的核心則為「動在賓前」。

    假設日美長期混居,日本人採用英語,可能發生的情況有三種﹕
    第一種,兩者不協商、不妥協﹕I the book am reading (S O be V-ing) (方按﹕借英語字詞,但用日語原有的SOV語法)
    第二種,兩者不協商、但妥協﹕I am reading the book (S be V-ing O) (方按﹕完全採用英語語法)
    第三種,兩者協商且妥協﹕I am read-the-book-ing (S be VO-ing) (方按﹕大體採用SVO語序,但動詞拆開了,遷就SOV語法。)

    當然上述只是純假設,但西北地方卻發生了類似的事。
    在漢語的非西北方言,我們會用「V著O呢」的語序,如「他寫著作業呢」。
    可是在西北,人們卻會用「VO著呢」,說「他寫作業著呢」。這種傾向越往西走越發達。

    這類特殊情況就是原自不同語言之間的妥協。
    漢人的語言,本來是動詞後不單有賓語、而且有兩個。
    非漢人的語言,動詞後不能帶賓語。

    於是兩者混合後,就用「了」、「過」之類加進語序中作妥協,用這些字偽裝遮蓋了其中一個賓語。於是動詞之後有賓語,但只限一個。

    例如關中話會說「他給他媽了八十塊錢」,陝西中榗話說「他給我了三十塊錢」。
    (方按﹕我們會說「他給了某某若干塊錢」,但這樣動詞完成式「給了」之後就有兩個賓語﹕「某某」和「若干塊錢」。於是在這些跟SOV語言有較多接觸的地方,就把「給了」拆散,用「了」字遮了後一個賓語,令動詞「給」之後只見「某某」一個賓語。)

    又例如能性補語,如「吃得飽」這種說法主要見於南方官話和東南方言(除了閩語的補語不發達之外),北方話多用「吃飽了」或「能吃飽」。

    其實講義的內容很豐富,有很多的東西都抄不來。
    而且之後時間不足,其餘的內容沒說下去了。

September 13, 2014

  • 日本太空科技發展史

    [日本太空科技發展史—李豪先生]

    這篇比較短,先扒了另外兩篇的頭。

    多謝九巴繼43號後,連41A都偷減班次,讓我等了半小時才有車(不要賴路面狀況,其他同路的線都有車,證明交通暢順,只是你偷了班),所以遲了二十分鐘,一開頭聽不到。

    1. 日本戰後被禁止所有航空研究,五十年代後由東京大學主導開始火箭研究,富士精密工業和日本油脂參與研究。

    第一支被稱為鉛筆火箭(pencil rocket),的確也只有鉛筆大小。
    然後就是略大一點的 Baby rocket。這兩種火箭原本的名稱是 Tiny Lance和Baby Lance,另外還有一個叫 Flying Lance。

    2. 在Baby rocket之後,本來就把計劃中的實驗火箭順序命名為 Alpha, Beta, Gamma, Delta……
    但為了趕上國際觀測年(我想他想說的是國際地球觀測年),他們在Beta後就一下跳到Kappa。K8是日本第一支到達太空(射高160km)的火箭,但一直都是用固態燃料

    3. 東京大學的發射場於道川,面向日本海。但隨著火箭射程越來越遠,就像北韓現在射飛彈到日本海一樣,會引起外交問題。(從道川飛一千公里就已經到北韓沿岸)
    所以要改於太平洋岸繼續實驗,最後找上鹿兒島內之浦。與外國多找平地作發射場不同,內之浦是山區。選址主要是考慮接近赤道節省燃料,和當地人口比較少。

    開始時地方政府也歡迎,因為想借發射場的追蹤雷達用於颱風探測。而當時鹿兒島這些遠離日本核心區,是被視為「南國」的落後地方。一般認為這裡的女孩子漂亮,但民風較保守,所以甚至規定了機構員工晚上十時前要回宿舍「宵禁」,也不准跟當地女子搭訕。

    當時的火箭研究,對安全不大著重(方按﹕大家回想戰時的日本裝備如零戰,就會料到這點)。直到K-8-10號機試射時發生大爆炸(幸無死傷),才開始改進安全措施。

    4. 下一階段的Lambda火箭,是為了探測距離更遠的范艾倫帶(內帶約1000-2500km)而設計。1962年10月糸川教授給研究生一個挑戰﹕5年內把30kg的人工衛星(即人造衛星)送到太空,後來開發出Mu系列火箭。

    Lambda系列仍是「無誘導發射」,即是火箭沒有誘導,像煙花般自己飛到適合高度位置,就把衛星射出來,讓它自己調整軌道。

    5. 鹿兒島的漁民,終於在1960-67年開始反對作發射場,稱火箭試射影響漁獲。當時得到社會黨議員的支持,他們同時擔心這些研究會轉為軍事用途(這是事實,後來的確有轉軍用)。於是在1967年4月至1968年9月期間暫停了研究,直到賠償問題獲解決為止。

    東京大學長期主導火箭研究,後來到日本的太空研究機構改組時才被政府接收。改組計劃包括三個機構﹕
    —宇宙開發委員會(負責製訂政策方針)
    宇宙開發事業團(負責製造衛星)
    —宇宙開發局(負責太空拓展,並未成立)後來在隸屬科學技術廳的宇宙開發事業團外,還成立了隸屬於文部省的宇宙航空研究所(還有原屬東京大學的宇宙科學研究所改隸政府)。

    6. L-4S-5是第一支載運人造衛星的日本火箭。

    1971-2006年M1到MV(不知為何到5就用羅馬數字)火箭系列,是以探測遠達10000km的外范艾倫帶為目標。由於國會預算規定,所以Mu1到Mu3都是直徑1.4m,直到新預算計劃中的Mu5才加粗。但Mu5仍是固態燃料火箭,被批評為落後(通常遠程火箭只以固態為第一段,其後各段會用液態)。不過這型號已有能力到達月球,算是火箭中的異數。

    K-10火箭因為有軍事目的,所以在1965年發展之後,持續用了很多年直到八十年代。

    Sigma系列本來是作為M系列的後備,現正活躍中。

    7. 宇宙開發事業團建立了種子島宇宙中心。當時宇宙科學研究所(ISAS)已經證實固態遠程火箭不實用,必須開發液態火箭

    於是日本在取得美國支援下開發了N-IN-II火箭,N-I的第一、三段和N-II的第一、二段都是採用美國Delta火箭技術,而N-I的第二段和N-II的第三段就用日本技術。

    美國人並沒有把液態引擎技術提供給日本,只是提供不准逆向工程的火箭組件給日本製作火箭。後繼的H-I和H-II火箭(1986-1999)分別採用LE-3到LE-7各號液態引擎,而H-I的第一段還是掙用美國技術,直到H-II才是全日本國產。(一開始時日本不計較費用,都要研究到液態火箭技術,成功後則因經費問題改買外國零件)
    H-II被認為是成功率最高的運載火箭,後來就連續兩次發生意外。其後改為H-IIA和H-IIB型仍是成功率最高的火箭。

    8. 2003年,ISAS(宇宙科學研究所)、NASDA(宇宙開發事業團)和NAL(航空宇宙技術研究所)最後合併為JAXA(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

    9. 幾款現役火箭的運載能力分別是﹕
    H-IIA(2001)﹕LEO 10-15噸
    H-IIB(2009)﹕LEO 19噸
    Epsilon(2013)﹕LEO 1.2噸 (是故意設計用來運送小型籌載的小火箭)
    H-III(預計2020)

    10. 民間也有火箭研究。
    其一是HASTIC(北海道宇宙科學技術創成中心),借大樹町多目航空公園為發射場。
    另一是同樣位於北海道的植松電機公司。
    還有一間SNS Inc.,員工只有三人,但有很多「夏天的火箭團」義工。

    日本有一批科幻小說家、漫畫家組織了一個科幻作家會(SAC)。主要人物包括淺利義遠(漫畫家,EVA使徒的設計者之一)、笹本祐一(著有《迷你裙宇宙海盜》這本硬科幻作品)等。
    1998年他們邀請了JAXA的工程司野田篤司演講,席間淺利提出了一個問題﹕最小的衛星可以有多少。於是野田回去計算,認為最小的尺寸是罐頭大小,火箭要三米左右。於是這批小說家漫畫家就以野田的藍圖、實行DIY自製小火箭。
    夏天的火箭」是來自川端裕人的同名小說,由淺利義遠漫畫化(不過漫畫化後「夏」字改用平假名)。

    夏天的火箭團還有製作其他火箭,包括はるいちばん(春一番)、Pocky Rocket等﹕

    11. 日本較重要的人造衛星包括﹕

    11.1 GMS-5(向日葵5號),GMS 是 Geostationary Meteorological Satellite 之意。負責亞洲的氣象觀測和救難訊號轉接。故障後由MTSAT-2(向日葵7號)接手,香港天文台亦有取用其實時衛星圖片

    11.2 Planet-A彗星號Ms-T5先鋒號,都是哈雷彗星重返時的觀測衛星。
    後者負責探測太陽風離子、磁場和電漿,前者負責紫外光攝影機、太陽風、和哈雷大氣探測。

    11.3 ETV-VII菊花7號是雙子衛星,被稱為「牛郎」、「織女」,用來測試全自動會合對接技術(1997)後,由牛郎「追」織女,三接三放。實現至現時最精確和最溫柔(低速)的交接。

    11.4 ADEOSII綠色2號是地球觀測衛星,於南極設有收訊站。2003年故障後由ALOS大地衛星接手。曾經在環球多次天災出動提供衛星圖片,包括中國的四川大地震和水災等(當然中國官方通常不願提),當然亦包括本國的三一一大地震。

    11.5 MUSES-A飛天,是測量重力加速(swing-by)的,帶有一枚子衛星「羽衣號」,並有探測宇宙塵的功能。

    11.6 USERS (Unmanned Space Experiment Recovery System,無人太空實驗回收系統),於太空微重力環境中實驗冶煉高溫超導合金,然後由回收艙帶回地面。

    11.7 隼烏號(Hayakusa),因為在重重故障下(而且向以日本太空先驅命名的糸川小行星施放探測車失敗)仍能成功返航,被視為日本「永不放棄」的象徵,而備受傳頌。

    11.8 Planet-C 金星探測器。

    11.9 Hiruka

    11.10 Selene 輝夜姬月球探測器,原於2000年因預算問題被凍結,到2004年因美國重新計劃登月而重新啟用。但因為經費問題取消了登陸車,改用兩部分機著陸。

    11.11 計劃中的Bepi Colombo是與歐洲太空總署ESA合作的水星探測器。

August 31, 2014

  • 粵港澳考古成果展

    政治氣象陰翳,生活畢竟要繼續。這個展覽快完,有時間就得趕快去看。

    展覽基本上都是講粵港澳的考古發現,另加廣西漢代陶製明器。對古物沒興趣的人也應該不怕會悶倒,因為有些展品其實頗有動感。展場中還有一段很搞怪的片。

    新石器時代的人,已經懂得在陶器中加纖維,令陶器更耐熱。
    DSC02650a

    這些陶紡輪沒甚麼特別,倒是說明牌說「把植物纖維撚成一條幼線」,令我想起以前有人問「無撚糸」的事﹕
    DSC02654a

    不只是中原或長江流域,其實新石器晚期的嶺南也已經讓分化﹕
    DSC02660a
    (當然,比對呂烈丹教授的稻作考古講座石峽文化大概是5000-4000年前,比長江地區發現最早的現代稻粒年代為晚。)

    明光社召喚﹕上次鄒館長講座介紹過的馬灣出土女性人骨復原像
    DSC02669a(可以清楚見到上門牙消失了,講座說拔門牙是山東傳來的風俗)

    這就是穿在復原像胸前的魚脊骨﹕
    DSC02670a

    馬灣出土的夾沙陶罐(夾了沙比較耐熱但粗糙),上面有斜方紋和圓圈紋。花紋其實相當美觀﹕
    DSC02673a

    這兩件陶器上面都有不同款的花紋,但值得留意的是一個有圈足、一個沒有﹕
    DSC02678a

    在說明中,隨著小孩遺骨出土的石環是裝飾品。但在下倒是懷疑,這些石環是否同時有「給沒圈足陶器當座墊」的實際用途。
    DSC02679a

    這些一面有紋的石拍,被認為是用來製作樹皮布(樹皮布文化由日、台、中國沿岸、南洋、一直伸延到太洋洲),亦可能是製陶用﹕
    DSC02681a

    想不到的是,當時古人已經抓鯊魚來吃,還把鯊魚牙製成飾物(左邊,右邊是另一件骨飾)﹕
    DSC02683a

    南丫島大灣出土的牙璋,證明青銅時期的本地人已與商朝有交流﹕(鄧聰教授的講座有提及過)
    DSC02685a

    屯門掃管笏出土的銅箭範,鄒館長講座有提過﹕
    DSC02687a

    別小看古人的創意,左邊那個「冬甩狀」環形陶壺,我想如果改用現代物料製造,光光鮮鮮的放在潮流家居店也會受歡迎吧﹖
    DSC02689a

    我倒不太明白為何帶把陶壺的頂要捏成這個樣子﹕
    DSC02690a

    據聞很罕見的太陽紋陶釜﹕(增城出土)
    DSC02692a

    大嶼山出土的動物陶塑,老實說我覺得眼睛比之後見到的漢朝陶塑更漂亮﹕
    DSC02697a

    左邊就是上次黎教授講座提及的越式鼎。右邊那個形式複雜的銅盉被認為是中原帶來的。
    DSC02707a

    這個銅壺的鏈環穿法,我覺得也頗有現代感﹕
    DSC02708a

    左圖五華獅雄山出土的有孔鋪地磚,說明指這些孔是為了燒製時受熱均勻。可是磚面有洞,豈不是藏污納垢了麼﹖
    同樣是地磚,右圖這塊南越國宮署的,孔洞打橫穿過,不是比較易打理嗎﹖
    DSC02713aDSC02720a

    南越國宮署的梯級空心石磚旁邊還有這種熊飾,說明指是代表漢代外姓諸侯王的權力﹕
    DSC02715a

    南越國宮署的「萬歲」字樣瓦當
    DSC02718a

    南越王墓的越式銅鼎、「蕃禺」字樣銅鼎(就寫在蓋邊當眼處)、金鉤扣玉龍、和四連體銅熏爐﹕
    DSC02723a

    介紹南越國宮署的影片,用了很多電腦動畫,但感覺頗滑稽。因為裡面的旁白,不斷在講述住在裡面有多寫意,令人以為「南越國宮署」是一個最新樓盤。XD

    這個印真的夠勁爆,正常來說一個印章只有一個印面,這個東晉官員周頤的印章有六面。方某充其量也只是三位一體,這個主人肯定貴人事忙了。
    DSC02727a
    (仔細看說明,這六面包括「白記」、「周頤」、「周頤白事」、「臣頤」、「周頤白對」、「周頤示」,都不是職稱有異,只是用詞不同。情況其實有點像現在老師用原子印蓋上「佳作 / 欠改正 / 太馬虎」之類,代替手寫方便改簿……不過不用手寫要統統刻在印章上,可以想像他也應該有很多文件過手……)

    大嶼山出土的唐代銅腰帶扣,看起來跟現在的倒相差不遠﹕
    DSC02731a

    這個徐聞出土的漢代「臣固私印」龜鈕鎏金銅印,就算印體連銅鈕也不比兩粒瑞士糖大﹕
    DSC02747aDSC02746a
    金印紫綬都是最高級官員或諸侯王之類,銀印青綬也是高官(比二千石以上)。至於銅印有兩種,比六百石以上通常不是地方縣令就是中央的中級官員,銅印黑綬﹔比二百石以上屬小官或地方長官的副職(丞、尉之類),銅印黃綬。這個徐聞港的官員應該是後兩者吧﹖

    說明指這個南越國的陶五聯罐是地方特色器皿之一,我們可以說是嶺南人發明了全盒嗎﹖
    DSC02748a

    這兩塊銅鏡,左邊那塊說刻了「長貴富、樂毋事、日有熹、宜酒食」,充其量只是不懂讀。右邊那塊說刻了「內清以昭明,光象日月忠」,在下連「字」都見不著……(頂多見到「日」和「月」囉……)
    DSC02749aDSC02750a

    剛才說古人的陶塑眼睛比較美,比較一下這些東漢陶塑就看到了。那些豬牛和人的眼睛都好像被嚇到似的﹕
    DSC02759aDSC02760a

    家騮﹕「馬馬你睇﹖北宋已經有『馬上封侯』啦﹗」
    DSC02765a

    這些是南澳一號發崛出來的瓷碟。左邊那隻取「高官厚祿(梅花鹿)」之意,右邊那隻取「封侯爵祿(蜂猴鵲鹿)」之意﹕
    DSC02770aDSC02772a

    很美的菊紋瓷碗,南海一號遺物﹕
    DSC02779a

    澳門聖保祿學院遺址(鄒館長提過,大三巴後面)出土的瓷器殘片,有些分別題上兩種年號,顯示出有些青花瓷被題上較早年號冒充古物﹕
    DSC02785a

    南海一號已經搬了進「水晶宮」繼續研究,展場也有一段介紹發崛過程的影片。
    DSC02791a

    外面大堂展出的是廣西出土的漢朝明器。明器即是陪葬的器物,其實就像現在的紙紮品,只不過他們那些可以長期保存而已。

    有不少陶屋都包括獸欄,通常都有豬/牛/羊。而且還有頗動感的場面,例如第一個就有羊在門外徘徊﹔第二個有人趕羊回家,入口還挑高了保護畜牲的﹔第三個則為豬欄,上蓋還像玩具般可以打開。
    DSC02797aDSC02811aDSC02814a

    這批鴨雞羊狗,比前面那批東漢陶塑正常得多了﹕
    DSC02818aDSC02819aDSC02820a

    這些陶屋很多在大門旁邊都有獸門(上面第一間陶屋也有),就是下列門右邊匙孔狀的洞﹕
    DSC02803a

    東漢後期貧民無立錐之地,淪為奴婢,莊園發達。歷史無數次說明了這種貧富高度不均的狀態都會導致社會不穩,東漢亦是如此。政府管不了莊園,同時控制不了盜賊,於是城堡盛行,明器亦包括城堡狀的陶屋﹕
    DSC02799a

    另一邊本來是餐室的地方就改了做茶餐廳舊物展覽(在下見到那個光管招牌,一直還以為那邊只是改了個名繼續賣食物……)。

    大牌檔把炭爐連接水煲,的確是個聰明的設計﹕
    DSC02824a

    說明指是五十至七十年代的汽水箱,難怪有個別牌子在下也不認識﹕
    DSC02828a

    金山樓舊物(婚禮用的書盒和茶盒)。方某小時候住在油麻地時,其實就是在金山樓附近,所以老爸間中會帶我們上去飲茶(他還竟然自己跑進去廚房拿點心……)。方氏家族聚餐也有一段時間都在那裡擺,直到他們倒閉為止。(我們笑稱是「食到佢執笠」)
    DSC02830aDSC02833a

    痰罐(痰盂)也是當時常見之物。方某小時,此物已正息微,在下見到裡面的穢物就失胃口。所以當時戴卓爾夫人上北京見鄧小平時,「小平同志」身邊出現痰罐一個,亦被引為笑談。
    DSC02846a

    那時候,新填地街街市還有舊式藥材舖,就是現在歷史博物館裡展出的那種。現在沒有去那邊,不知藥材舖是否還在了。

    各茶樓的洗杯盅印上不同圖案﹕
    DSC02843a

    陸羽茶室的點心紙,細看相當有趣﹕
    DSC02836a
    果然是富豪茶樓,連點心紙上也有「紅燒大包翅」(七十元,其他一般點心四元,可作比較)。不知為何水餃價錢會接近焗飯。裡面有些點心在下真的沒見過(甚至沒聽過),例如「雲腿石斑夾」。最便宜的點心分別是豉味滑雞飽(包)和崧化雞蛋撻,都是二元五角。

August 26, 2014

  • 嶺南漢風:從考古及歷史文獻說起

    [嶺南漢風:從考古及歷史文獻說起—黎明釗教授]

    1. 《漢書.西南夷兩粵朝鮮傳.南粵》﹕

    「南方卑溼,蠻夷中西有西甌,其衆半羸,南面稱王;東有閩粵,其衆數千人,亦稱王;西北有長沙,其半蠻夷,亦稱王。」

    「半羸」即是指半數瘦弱,相比北方人的身形,嶺南人的確是以瘦小居多。
    究竟「西甌」和「駱越」是否同一民族﹖

    漢書.嚴助傳》﹕

    「不習南方地形者,多以越爲人衆兵彊,能難邊城。淮南全國之時,多爲邊吏,臣竊聞之,與中國異。限以高山,人跡所絕,車道不通,天地所以隔外內也。其入中國必下領水,領水之山峭峻,漂石破舟,不可以大船載食糧下也。越人欲爲變,必先田餘干界中,積食糧,乃入伐材治船。邊城守候誠謹,越人有入伐材者,輒收捕,焚其積聚,雖百越,奈邊城何!且越人綿力薄材,不能陸戰,又無車騎弓弩之用,然而不可入者,以保地險,而中國之人不能其水土也。臣聞越甲卒不下數十萬,所以入之,五倍乃足,輓車奉饟者,不在其中。南方暑溼,近夏癉熱,暴露水居,蝮蛇生,疾癘多作,兵未血刃而病死者什二三,雖舉越國而虜之,不足以償所亡。」

    從這段可見,嚴助認為嶺南越人「綿力薄材,不能陸戰」,士兵雖多但戰力不強,但因為與長江流域有地理分隔的險要,故哪一方想進攻也不易(漢武帝時找到從西南夷繞路進攻的路線,順流而下才滅了南越國)。但因為南方多疫病,北方人水土不服、死亡率高(病死者什二三),所以嚴助認為攻之無益(不足以償所亡)。

    講者說《漢書.地理志》有提及有百越人被掠至北方的記載,但我事後找不到。

    史記.南越列傳》﹕

    南越王尉佗者,眞定人也,姓趙氏。秦時已幷天下,略定楊越,置桂林﹑南海﹑象郡,以謫徙民,與越雜處十三歲。佗,秦時用為南海龍川令。至二世時,南海尉任囂病且死,召龍川令趙佗語曰:「聞陳勝等作亂,秦為無道,天下苦之,項羽﹑劉季﹑陳勝﹑吳廣等州郡各共興軍聚衆,虎爭天下,中國擾亂,未知所安,豪傑畔秦相立。南海僻遠,吾恐盜兵侵地至此,吾欲興兵絕新道,自備,待諸侯變,會病甚。且番禺負山險,阻南海,東西數千里,頗有中國人相輔,此亦一州之主也,可以立國。郡中長吏無足與言者,故召公告之。」卽被佗書,行南海尉事。囂死,佗卽移檄告橫浦﹑陽山﹑湟谿關曰:「盜兵且至,急絕道聚兵自守!」因稍以法誅秦所置長吏,以其黨為假守。秦已破滅,佗卽擊幷桂林﹑象郡,自立為南越武王。高帝已定天下,為中國勞苦,故釋佗弗誅。漢十一年,遣陸賈因立佗為南越王,與剖符通使,和集百越,毋為南邊患害,與長沙接境

    為何整篇文章只提到郡尉,沒提及郡守﹖講者認為可能因為邊疆地區是軍事管治,所以只有郡尉而無郡守。(史記註釋則有「大郡曰守,小郡曰尉」的說法。)

    到了呂后時開始防範南越,實行「別異蠻夷」政策,於是趙佗乾脆取消臣服稱帝,並收買左右各部落。《史記》載﹕

    高后時,有司請禁南越關市鐵器。佗曰:「高帝立我,通使物,今高后聽讒臣,別異蠻夷,隔絕器物,此必長沙王計也,欲倚中國,擊滅南越而幷王之,自為功也。」於是佗乃自尊號為南越武帝,發兵攻長沙邊邑,敗數縣而去焉。高后遣將軍隆慮侯竈往擊之。會暑溼,士卒大疫,兵不能踰嶺。歲餘,高后崩,卽罷兵。佗因此以兵威邊,財物賂遺閩越﹑西甌﹑駱,役屬焉,東西萬餘里。迺乘黃屋左,稱制,與中國侔

    及孝文帝元年,初鎮撫天下,使告諸侯四夷從代來卽位意,喩盛德焉。乃為佗親冢在眞定,置守邑,歲時奉祀。召其從昆弟,尊官厚賜寵之。詔丞相陳平等舉可使南越者,平言好畤陸賈,先帝時習使南越。迺召賈以為太中大夫,往使。因讓佗自立為帝,曾無一介之使報者。陸賈至南越,王甚恐,為書謝,稱曰:「蠻夷大長老夫臣佗,前日高后隔異南越,竊疑長沙王讒臣,又遙聞高后盡誅佗宗族,掘燒先人冢,以故自弃,犯長沙邊境。且南方卑溼,蠻夷中閒,其東閩越千人衆號稱王,其西甌駱裸國亦稱王。老臣妄竊帝號,聊以自娛,豈敢以聞天王哉!」乃頓首謝,願長為藩臣,奉貢職。於是乃下令國中曰:「吾聞兩雄不俱立,兩賢不並世。皇帝,賢天子也。自今以後,去帝制黃屋左纛。」陸賈還報,孝文帝大說。遂至孝景時,稱臣,使人朝請。然南越其居國竊如故號名,其使天子,稱王朝命如諸侯。至建元四年卒。

    直到漢文帝時才重新進貢,聲稱稱帝只是「聊以自娛」(此gag略嫌太爛 :P ),而且是被迫害的。但其實就像後世的越南,只是向中國朝貢才稱王,對內仍以帝號自居。

    《漢書》記載了趙佗的自辯,說呂后不准賣鐵器給南越(等於今日的戰略物資禁運),而且賣牛也是賣公不賣母,讓南越無法自行繁殖﹕

    高后自臨用事,近細士,信讒臣,別異蠻夷,出令曰:『毋予蠻夷外粵金鐵田器;馬牛羊卽予,予牡,毋與牝。』老夫處辟,馬牛羊齒已長

    由於沒有駱越的文字資料,現存的文字資料全都是漢朝的,所以從文件上看來南越的制度就和秦漢一樣。不過,在東漢初年的徵氏姊妹叛亂時,馬援在平定後曾經處理過「越律」和「漢律」的衝突﹕

    援所過輒為郡縣治城郭,穿渠灌溉,以利其民。條奏越律與漢律駁者十餘事,與越人申明舊制以約束之,自後駱越奉行馬將軍故事。(《後漢書.馬援列傳》)

    那即是說,南越有本身的規則或習俗,與中原不同並有衝突。在古書中,地方小事很難在中央的典籍上被記載。如果只是史書上記載的私事(徵則因為丈夫被殺而作反),怎有可能幾十個城一起響應,搞得那麼大,即顯然是漢朝官吏和當地人(徵則的丈夫是「駱將」,應屬地方豪強)之間有嚴重衝突,才釀成叛亂。

    《史記.南越列傳》註﹕

    廣州記云「交趾有駱田,仰潮水上下,人食其田,名為『駱人』。有駱王﹑駱侯。諸縣自名為『駱將』,銅印靑綬,卽今之令長也

    即是說駱人可能是耕種水田或採鹽田(仰潮水上下)之人,他們有一些酋長稱為駱王和駱將,而各地有如縣令縣長的地方主管就叫「駱將」(徵則的丈夫就是駱將)。

    2. 如果看地圖,當時嶺南大部分的地方其實還未有縣治。當時中原的東海郡下轄三十幾縣,南海郡只有十幾個。由於縣是按戶數設立,那即是說當時漢朝在嶺南控制到的地方和人口都有限。
    嶺南幾個郡的縣治大致分佈於三個地帶,一是番禺(今廣州)一帶,二是廣東廣西之間,三是越南北部今日河內一帶。

    (嶺南一帶民族,除了西甌、駱越、閩越外,尚有東越、甌駱等號。)

    3. 越人依賴占卜,尤其是「雞卜」。裴馬因《漢書意義》有載

    雞卜法用雞一、狗一,生祝願訖,即殺雞狗煮熟,又祭。獨取雞兩眼,骨上自有孔裂,似人物形則吉,不足則凶,今嶺南猶行此法也。

    跟北方用龜甲占卜的原理差不多。而雞卜亦不只用骨,亦有雞卵卜、雞血卜、雞頭卜、雞舌卜、雞肝卜等。(方按﹕古埃及也有以肝占卜)

    越人除了占卜,亦信鬼神,有獵首風俗(即獵人頭)、厭詛(巫蠱)、圖騰(蛇、鳥)等。

    有一個羽人船紋銅提筒,是藏酒容器,上面即有鳥羽人載羽冠,並拿著人頭的圖案。

    至於巫蠱,除了可以害人外,亦拿來醫人。
    張榮芳﹕厭詛亦以治病。
    李賢﹕越方,善禁咒也
    越人亦在賽會擊銅鼓娛神,以驅疾、逐鬼、祈福。

    4. 南越國也留下不少文物,例如有隔水蒸飯的

    因應南方較多蟲蟻,也有所謂「氣死蟻」的銅掛鉤,中間可以注水令蟲蟻不能接觸食物。

    銅承盤高足玉坏也是一件很精美的遺物。

    1981年深圳南頭紅花園出土東漢九九乘法口訣刻文陶磚

    各地的鼎形制有點不同﹕
    中原的是扁鼎、短腳。
    楚地的是深圓鼎、長腳。
    越地的鼎腹大、平底、長扁腳、足外撇、無蓋、立耳。

    蒼悟秦王趙光王城是一個較大的城池遺址。

    5. 講者廣告時間。

    講者的〈徵氏姊妹之亂與漢帝國的地方吏治〉(九州學報總32期),引述《三國志.吳書.薛綜》﹕

    自臣昔客始至之時,珠崖除州縣嫁娶,皆須八月引戶,人民集會之時,男女自相可適,乃為夫妻,父母不能止。交阯糜泠、九真都龐二縣,皆兄死弟妻其嫂,世以此為俗,長吏恣聽,不能禁制日南郡男女裸體,不以為羞

    可見由漢初直到三國,中原的人發現嶺南人還有自由戀愛(父母不能止)、兄終弟及、甚至男女裸體。這些中原官吏自然認為應該要施以儒家教化,由此引致種種文化衝突,也是不難想像之事。

    講者又著《輻輳與秩序》、《漢越和集》等書。

August 23, 2014

  • Singapore 2014: books

    這十天沒上網,自然用來看書,不過也只KO了一本《國家為什麼會失敗》和兩本雜誌。前者的書介要慢慢整理,先介紹一下在那邊買的幾本書。當然,只買了那邊出版的書,因為在香港很難找到這些書。

    An Essential Guide to Singlish》Samantha Hanna 編,星洲﹕Gartbooks,2011

    在博物館見到,輕鬆有趣的星洲英語小冊子,所以之後到書店買了。(因為博物館的放得頗殘)
    (其實在博物館見到有個日曆更有趣,月份、日期、星期分別有不同的Singlish詞,一年365日都可以組合出惹笑的Singlish句子。)

    分門別類,甚至有A-Z,算是豐富而簡單。不過我倒覺得在源自中文的詞彙方面,西人編者的演繹還是有些地方不到題。

    李光耀觀天下》李光耀,星洲﹕聯合早報,2014

    無論你喜不喜歡他,或者同不同意他的意見,他的意見都值得一讀。頂多讀完再駁。
    當然還有另一原因值得你買,因為看他喪妻後身體越來越差,很難說這本會不會是他的最後一本書。就算不是,也應該不會有很多本。

    (可能因為我覺得對他的立場太熟,所以翻過一次後,現在還未有空細看。)

    成長在李光耀時代》李慧敏,星洲﹕玲子傳媒,2014

    我認為這是今次買到最有意思的書。

    對於李光耀的評論不少,大多都是政治角度出發,而且往往都是描述「那一輩人」或「政治人」的恩怨情仇。就算2011年大選新媒體令我們這一代的聲音開始有機會放大、匯聚成流,甚至驚動政府,政論分析仍然是很「技術性」的,好像沒甚麼人味。

    這本由「七十後」寫成的書,難得很生活化地描述李光耀政策對這一代人成長背景的影響,頗能代表相當多七八十後青年的心聲。(而這一代人的心聲,在香港的政治場景也是備受忽視的一群。正如《四代香港人》所描述,第三代人基本上被消了聲。)

    我甚至覺得這本書可以跟劉紹麟那本《香港的殖民地幽靈》比較。劉著比本書學術味重一點,本書比較生活化,但兩者同樣都是頗全面地點穿了,有些政策為社會帶來進步之餘,亦同時埋下了長期問題的種子。有很多今日的問題,其實是源於那些政策。而更慘的是,在人民心態不變和路徑依賴之下,就連民眾都沒意願和動力去改變,政府就更不會改變了。

    甚至有一些政策問題是很深層的。例如Singlish本來就只是一些英文不好的移民為了生活而創造的混合語。為了易用、人人能明,Singlish不會用上很深的詞彙或者複雜的文法結構,所以它只能表達簡單的意思,頂多加幾個語氣助詞表達感情,而無法表達到很深入豐富的思考和情感。就像作者所言,如果你本身英文(方按﹕或母語)學得好,可以用正確的語文表達意思,那麼日常生活以Singlish「調味」並無不可,但如果沒學好任何一種語文、只會講Singlish,那麼就連深入溝通都有困難了,甚至令人覺得很膚淺。
    倒不是政府政策叫人講Singlish,政府甚至想推廣正確英語、排斥Singlish呢。當然這又引起一些重視「本土文化」的人反對。作者指出問題並不在於是否讓人講Singlish,而是為何教育系統只會把英語講不好的學生淘汰掉,而不是讓所有學生在學校讀了十幾年書後,都達到可以正確英語溝通的水平呢﹖這才是教育政策的問題。

    作者有些想法也很「調皮」,例如她批評政府以人口老化的大道理、福利措施的斤斤計較來勸大家結婚生子,這些冷冰冰的計算沒甚麼用。她說官員倒不如多看愛情片,然後讓街頭多點浪漫氣氛,或者更可能令大家有衝動結婚。
    (同樣為人口老化頭痛的財政司長,不妨參考 :P )

    見到出版社名字,想起以前那本《新加坡性商業》其實也是同一出版社出品(有趣的是在出版社網頁反而找不到介紹了)。似乎他們頗喜歡出版這類「出格」的書,值得留意。

    不過亦正如作者言,獨尊英文政策令新加坡人基本上放棄了華語,華文水平長期低落(就像香港有些自認高等的人說自己不懂中文一樣)。這本書也有點錯別字,挑骨頭時間﹕

    p.8 代序一﹕「令人目」應為「令人矚目」,側目是貶義的。向南洋大學致敬,總不能寫壞中文,尤其當你是教授。

    p.116 「嚴濤」應為「嚴崇濤」。這個字倒是連堂堂中文大學都寫錯,所以別怪她:P

    p.131 「狗咬人才是新聞」
    這剛好反轉了,因為原句應該是「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

    p.209 「准(準)備了一筆金,相約去吊唁」應為「帛金」。

    p.217 「在他完全退出內閣的17年裡」應為「在他完全退出內閣的17年裡」。

    新加坡發展的經驗與教訓—一位老常任秘書的回顧和反思》嚴崇濤,星洲﹕聖智Congage,2013

    前面提到嚴崇濤,這就是他的書了。簡介稱他為「最常任的常任秘書」,因為他在新加坡政府長年擔任常任秘書,負責草擬和落實各部門政策,經歷了新加坡經濟起飛的整個階段。他有一點相當獨特,就是儘管受高層青睞,但從沒加入人民行動黨(行動黨一直在高級公務員中物色不少精英,讓他們轉投政壇,循選舉出任議員和部長),他說這是因為妻子認為他性格太率直、易得罪人,不宜從政。

    英式制度一般高級文官退休,都會維持中立傳統,盡量不談論政事。但就像前書提及,此君退休後卻不時月旦時事,而且屢屢提出與政府不同的意見。這本書,其實是他在南洋理工大學公共管理碩士班開課的講課錄。由於他長期在政府高層任職,和歷任總理和內閣都有接觸,對當年政策的利弊(包括他自己推行過的政策問題),可以提出不少觀察和反思。

    先前跟Alan談到收地政策,除了下面提及「只以原本地價收地」這個重磅炸彈外,其實作者還談及一個對香港處理非原居民租戶很有啟示的做法。新加坡當年發展鄉郊時,有很多村民都是租戶,只能拿到搬遷津貼而不像地主可拿到收地賠償。政府當時認為這批村民的生計被毀,政府必須為他們找到出路,才可以減少阻力。於是政府作出靈活安排,讓村民選擇方案。除了搬上租屋外,有些村民得以優惠價租用組屋區店舖,有些則獲發營業車輛牌照,於是可以轉行維生。有些村民亦在政府輔助下,改為養魚或種植蘭花之類。政府就這樣解決了村民的生計,亦化解了村民的反對。

    相比起來,香港政府給村民的支援就少得多了。就不說那些「上公屋還要計資產入息」的安排,就算上到公屋,沒了那塊田的農民可以拿甚麼來交租呢﹖我可沒聽過政府有任何方案讓他們離開田地後能自力更生。(當然其實最直接的方案就是效法原居民村,政府為他們搬村,不過顯然政府不願意這樣做。)

    此君對新加坡政治的反思值得參考(畢竟是少有「局內人」的不同看法),但如果要說缺點,就是不知是作者太「天真」還是因為課程為中國學生開的緣故,他對中國的事(例如經濟發展、軟著陸、政治制度等方面)實在過分樂觀。他對新加坡事務的意見,會比對中國的意見更值得參考。

    筆記,或挑骨頭﹕

    p.12 代序﹕「新加坡被排除出馬來亞聯邦」應為「馬來西亞聯邦」。

    p.27 「英國……資助我們申請加入聯合國」應為「支持」。(加入聯合國應該不用很多錢吧﹖)

    p.32 「我相信每個華人都有華人屬性,大家都心繫中國。」

    那麼「大中華膠」的話很難想像出自新加坡人之口,單是你上司李光耀就已經不是心繫中國了。

    p.91 「(吳慶瑞)他有知人善用之天分。」

    有趣的是,這點跟《李光耀回憶錄》的印象恰好相反,李光耀認為吳慶瑞腦袋靈光,就是相人不成。
    (李光耀回憶錄卷二p.743「吳慶瑞就跟林金山恰恰相反。他非常理性,卻少了透視人心的能力。每一回提攜了某位官員或者某位得力助手,他總是興奮難捺地誇讚這個人素質卓越,憑藉的卻只是對方提呈的耀煌的書面紀錄。然後不出一年半載,他又得開始找人替代。他就是怎麼也看不穿一個人的品格。心理學家把這種能力稱為社會智商,或者情緒智商。」)

    p.107 「作為經濟學家,我認為我們應該按照開發之前的價值來收購土地,而不是開發之後的價值。我的理由非常簡單﹕出售人作為土地所有者,他們沒有對土地的升值作出任何貢獻。……如果我們把這部分增加的價值付給這些私人土地擁有者,那麼對社會上的其他人來說是很不公平的。政府動用了財政資金投入到這些基礎設施建設,所帶來的土地價值的增加應該歸政府所有。」
    p.166 「我們認為私人土地所有者沒有理由可以免費享受各種公共設施,例如道路、供水、供電、排水管道等等。我們只應該支付在未開發之前那塊原始土地的市場價值。我們採取這樣的政策是為了防止土地方面的投機行為。我們對土地用途的改變所徵收的土地發展費也是同樣的道理。」

    如果在香港實行這種政策,不要說原居民和屯地的地產商會「文有文鬥武有武鬥」,恐怕連那些自由市場原教旨也不會放過你。

    p.114 「另外一個說法是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儲蓄負責……為他們(基金經理)敞開大門的結果就是公積金會員的儲蓄投資在股市中,並失去了這些錢財。……我們應該繼續為人們進行投資,而不是允許他們把錢用以投資不同的基金。」
    p.170 「那時作為中央公積金局的主席,我要求財政部按照政府長期債券4%的利率支付給那些公積金繳納者,而不是向他們推銷基金讓他們去投資。……最讓我感到痛心的就是那些公積金的繳納者,他們把錢都投資到了金融市場,萬一他們失業,他們就沒有辦法返還(攤還)房屋貸款。」

    我不贊成他前一個觀點,這實際上是一個精英主義兼家長主義,把人民當傻子的邏輯。我贊成新加坡那種強迫儲蓄養老政策,但人們應該有決定如何為儲蓄增值的權利。政府可以限制投資的範圍和幅度,但不應該以為自己投資一定比人們自己負責為好。
    但後一個觀點是合理的,對於那些信任政府不自行投資的人,應該有更高回報。既然公積金局會把部分資金用來買政府債券,等同於以人民的錢借給政府發展,那麼政府應該直接把國債利息支付,而不是只給予銀行定期存款的利率(現在觸及了2.5%底線)。

    p.148 「山下先生對我所說的更深一層意思是,一個好的教育體制不應該只着重於培養少數特別優秀的學者,而是應該提高國家整體的受教育水平。他認為一個較高的平台比一枝獨秀要好。」

    「任人賢」應為「任人唯賢」。

    p.156 「中央公積金繳交率降低事實上是工人實際工資的減少。而僅僅在政府調低公積金繳交率幾個禮拜之前,當時的新加坡總理李光耀先生和副總理吳作棟先生還在公共場合發言,強調中央公積金不可動搖的地位,聲稱政府永遠不會降低公積金的繳交率。」

    我想大家很少想到,新加坡政府也會說過不算數。

    同一頁出現了「經濟檢討委員會」和「經濟監督委員會」兩個翻譯,未統一。

    p.159 「一子貨幣」應為「一籃子貨幣」。

    p.164 「當時李光耀總理堅持要他的內閣成員制定比巴士車票高出很多的地鐵車票價格。他指出如果一開始地鐵車票的價格就不能反映它真實的經濟價值,那麼以後我們將永遠被困在這個虧損的價格上。相對於巴士來說,地鐵提供更優質的服務,當時就應該制定更高的合理價格。李光耀總理不幸言中了這個事實。我們一開始沒有一口氣吞下這個苦藥,結果就導致公交系統車資問題成為長期以來反對黨攻擊我們的有力武器。」

    其實對於新加坡地鐵,我反而有一點想不明白,就是為何他們沒學香港,讓地鐵公司在鐵路上蓋發展物業,用來補貼鐵路發展。(當然香港地鐵公司後來上市,一邊利用專利權賣樓賺錢、一邊又說鐵路賺不到錢要加價,這是另一個問題。)

    p.165 「就像吳慶瑞博士指出的,真正的競爭存在於巴士和地鐵運營(營運)之間。我們不應該把新加坡地鐵公司和新加坡巴士公司放在一起作類比。像新加坡這樣小的市場,兩個聯合起來的寡頭也許比壟斷更可怕。」

    這一點可能是真的,新加坡的地鐵公司同時經營巴士,巴士公司又經營鐵路,未必帶來了甚麼改變。

    p.166 「我們應該放手讓巴士和地鐵自由競爭,車資的上漲和下降應該由各自的運營(營運)商來決定。學校的校車也沒有必要在他們提高車票價錢之前先要徵得公共交通理事會的同意。」

    作者有一個盲點,就是忘記了他們都是政府特准的壟斷者,這才是加價要政府同意的原因。

    p.168 「新加坡最近幾年競爭力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我們錯誤的土地政策。我們究竟取得了什麼成績,能夠制定(訂)這麼高的土地價格﹖」

    其實香港也是這樣,讓樓市狂飆其實會損害實業。只是在過去(如九十年代)大家還未發現這點,到今日自由行潮之下連日常店舖都受影響,大家才發現了。

    「經濟發展局和建屋發展局並肩合作,經濟發展局努力創造就業,建屋發展局以每36分鐘完成一間房屋的速度為我們建造住房。從那時起,這個成功的組合就成為人民行動黨在每一次選舉中勝利的最有力武器。」

    「建屋發展局的1.7萬多套房屋買(賣)不出去。如果這是個私人企業,那麼它早幾年就不得不倒閉了。但是建屋發展局是一個政府機構,財政部會在後面撐着,承擔了所有的損失。」

    p.171 「(凱恩斯)他說,即使最聰明的政治家有些時候也會成為一些愚蠢的哲學家的奴隸。說簡單一點,政治家經常會受到經濟學家的誤導。所以,對於我們這些選擇成為職業經濟學家的人,我們要明白我們身上的責任非常沉重。」

    有些原教旨經濟學家,就是真的以為自己「科學」到可以一鎚定音指點天下,而忘記了經濟學只是剖析世事的其中一種方式而已。

    p.182 「我們必須要讓一些最優秀聰明的人離開我們的控制範圍,讓他們自然地生長和發展。你怎麼知道將來他們的領導方式不會比你的更好呢﹖相反,如果我們壟斷地控制了所有的人才,那就永遠也不可能出現可供選擇的新領導團體,然而這樣的選擇機會對新加坡的發展是非常有益的。」

    2011年大選反對黨出現不少由政府「走出來」的公務員和獎學金得獎人,可見政府應該也明白這一點,所以才放手讓這些人代表反對黨參選。

    p.184 「我無法理解為什麼政府急於提高商品和服務的消費稅,其實這樣做只會增加低收入人群的賦稅。為什麼我們要增加低收入人群的稅收,然後再通過援助的形式返還給他們呢﹖這種做法只會降低人們的尊嚴,並且培養越來越多的人成為乞討階級,習慣性地伸出手等待施捨。」

    前者正是方某當年提出的批評。而新加坡那種「收稅再回贈」的方法更造成了作者所指的問題,那些錢本來是窮人的,徵收了再由政府決定「施捨」給他們,讓窮人更依賴福利,根本是違反了新加坡政府一向的主張(鼓勵自理、反對福利主義)。那還倒不如向高收入的人增稅更直接一點。

    p.186 「我們未來的精英都是在這兩所學校,由這兩批教師培養出來的。
    雖然最終這些孩子們都會變成優秀的人才,但是他們基本上都是從一個模子裡培養出來的。……我認為我們需要為將來未知、無法預料的挑戰提前作好準備。我擔憂的是新加坡只有這樣一種類型的人材,而將來面臨的挑戰卻可能是各種各樣、無法預測的。」

    要不拘一格降人才,也要能夠不拘一格用人才才成。新加坡的精英主義往往變成文憑主義,這是三十年前已經有的批評。就像中國的任官制度,由初期的取錄寬鬆、用人嚴格(進入官場先當佐官,逐漸累積政績才晉升),變成後來的取錄嚴格、用人寬鬆(進士一出來就任縣官獨當一面)。缺乏多元化的錄用渠道,新加坡其實也有這種危機。近年出現一些「不知民間疾苦」的執政黨白目議員就反映了這個問題。

    p.188 「我不同意『離棄者』或者『堅守者』這樣的叫法,雖然有一部分新加坡人曾經到國外工作,或者定居在國外,但是他們大部分人的心裡還是會牽掛着新加坡,所以我們要把這群人包括在我們廣義的『新加坡人』裡面。同樣的,我們也應該把那些在新加坡工作和奮鬥的外國人當作是新加坡的朋友,這是新加坡走下去的唯一出路。如果不這樣,新加坡就只是一個擁有400萬人口,600平方公里的小島。如果我們不包容其他人,我們就會變得越來越小,越來越孤立,到最後就會慢慢消失不見。」

    包容很難聽,但這是從國際競爭角度出發的必要。當然,不同之處是新加坡能獨立決定接受哪些人為移民。(又當然,新加坡的移民政策也被當地人批評為過分寬鬆,例如上面《成長在李光耀時代》所提及的。)

    p.189 「新加坡就像是斯巴達,最優秀的學生從孩童時期就離開父母去接受教育。然後,這些人在各自的小群體中推選出一個人領導,再這樣一層一層往上推選出他們最終的哲學家國王。
    ……相比之下,另一個城市雅典就以擁有多元化和各種思想流派的哲學家而聞名於世。雖然大多數人都認為哲學家是無用之材,但是至少他們敢於爭論,善於思考。到最後,雅典生存下來,而斯巴達卻早被世人遺忘。」

    p.258 「如今我也高興地看到新加坡國立大學在世界大學排名中名列第18名。在亞洲,除了國立大學,也就只有北京大學和東京大學可以稱得上一流的學校了。」

    我不知道他憑什麼說「只有」,因為在各種大學排名中,香港大學排名都高於北京大學,跟東京大學則互有高低。

    p.261 「通常,皇帝會將自己的女兒,也就是公主,許配給科舉考試的第一名,也就是狀元。這樣,狀元就成為皇室家族的一員。不像埃及的法老那樣,中國的皇帝似乎非常了解遺傳基因的重要性。所以在中國,同姓的人都不能結婚。中國皇室系統的基因就這樣通過引入科考選拔出來的人才而不斷優化、提高。」

    我不反對狀元是聰明人這一點,但作者的論點仍是錯誤的,因為他沒留意到公主是「外嫁」,後代不會有繼承皇位的資格。換言之,無論公主跟誰結婚,和未來皇帝的聰穎與否,都沒有關係。
    會影響未來皇帝的是妃嬪,但選妃嬪從來沒聽過有智力測驗的要求。當然,在後宮激烈競爭下可以生存和向上爬的人,除了有幸得到皇帝寵幸之外,腦袋應該也不會差到那裡去。但這一點與狀元毫無關係。
    把公主嫁給狀元,事實上並不是為了遺傳理由(因為公主的後代智愚並不影響皇室延續),而是為了政治理由。因為自泰漢以來,中國傳統上皇室和政府是分離的,皇帝只能選擇宰相高官但不管理政府(雖然後來皇權逐漸侵奪相權)。狀元日後升上政府高層的機會較高,當狀元變成皇帝的女婿,就可以確保皇帝對政府的影響,減少政權旁落的機會。簡單點說,招狀元為女婿,其實等於皇帝在政府裡面插了支「針」(探子)。

    p.262 「(中國共產黨年輕幹部)他們的品德則是由上級人事部門秘密地派人到他的工作所在地對周圍群眾採取匿名交談的形式給出評定。」

    如果真的那麼理想,就不會有那麼多貪官出現了。作者沒留意到中國歷代官場的習性,就是所有制度都可以被「人事」繞過,而所有的下級衙門都要向幾乎所有的上級衙門送禮「疏通」。這些「陋習」或者在共產黨早期層級較扁平的時候可以避免,可是當共產黨統治全國後,因為由上而下統治的科層機構沒有由下而上的民主監督,這些陋習不可避免地重新建立起來。

    「到目前為止,實際結果證明這個制度還是不錯的,已經出現了一些像鄧小平這樣的卓越人物把中國從災難中解救出來,領導她走向現代化發展的廣闊道路。」

    其實用鄧小平作例子是風馬牛不相及。因為鄧小平本身並不是於和平時期,在作者上述那套科層監察制度下篩選出來。鄧小平是在戰爭時期當政委出身的,他在八九年之所以能夠繞過「黨和國家」的機制把總書記趙紫陽踢下台、並為鎮壓拍板,也是因為他有戰功而且掌握了軍隊。他可不是依靠甚麼「民眾評語」成為高幹的。

    p.305 「中國有巨大的人才儲備,將能在窮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中扮演重要角色。不像19世紀的西方殖民國家,中國是能真正帶來全球變化的和平使者。」

    這是錯誤的觀點(或者應該叫「期望」),因為中國到現在還沒脫離法西斯式體制。如果說中國的心態跟西方殖民國家有不同,只是模式不同(中國醉心於「萬國來朝」的朝貢體系多於殖民),那種操縱和剝削的本質並無分別。蒙古受中共壓力拒絕達賴訪問、非洲國家陸續發生民眾攻擊中國公司的案件,足為例證。

    p.320 「我的一名印尼籍商人朋友告訴我,印尼的華人很富有,其他人則很窮。他說最好的政策是悶聲發大財。」應為「策略」。

    p.333 「公平地說,中國很大程度上是一個自給自足的經濟,被拒絕進入廣闊的世界市場,而且,更重要的,被拒絕學習先進技術。」

    除了韓戰之外,有誰拒絕中國進入世界市場﹖不就是中國共產黨囉。一旦中共改變政策,經濟就起飛了,足證妨礙中國經濟的最大因素就是中共的閉關政策。

    p.336 「能夠最有效地運用能源的國家總是能得到石油的。能夠為石油增加最大價值的經濟體總是能付得起錢買能源的。」

    這是全球化的福音,各國不需再靠打仗來搶奪石油,而是靠效率競爭來爭購。(雖然美國攻打伊拉克,但後來伊拉克卻有油田批給中石油經營,便是一例。)

    「中國不必在意那些想當然的批評家的看法。三峽水電站和灌溉項目是中國在歷史上自從長城、隋朝大運河以來的第三個偉大的建設項目,是歷史上最大的內河水利工程。」

    但建議這些偉大項目的王朝都滅亡了。追求「最大」只是為了面子,但實際上可以靠較多的小堤壩帶到同一目的。建設一個大堤壩只會把風險集中到無法承受的地步。

    p.338 「要持續性發展,銀行就應該貸款給農業部門的中小企業,促進小農經濟向大規模的集約性農業發展過渡」

    銀行把貸款交給效率低下的國企,而中小企業卻要用超高息地下借貸,這其實正是制度導致的問題。制度不改,困境難改。

    新加坡刮起改革風—李光耀時代vs後李光耀時代》蔡裕林,星洲﹕朝暉,2013

    如果以唱片形容,這本其實是「新曲加精選」,把作者在2011大選前後在《聯合早報》寫的評論,書前加上新加坡「歷史國情」解釋和導讀出版。能夠在當地報章長年寫評論,可以想像文章不會是很辛辣尖銳的那種。買來看主要是因為平日的確沒看那邊的報章,就算預期是「明報式社論」,也想補讀一下跟政權比較友善的人有甚麼說。

    (這一刻我連導讀部分都未讀完)

    《新加坡街名由來》吳彥鴻,星洲﹕宏硯,2008

    多年前買了本學者著作《Toponymics: A Study of Singapore Street Names》,是目錄式的著作。這次買本當地華人寫的,比較像香港那些掌故作家寫的文章,比較像是說故事。而且我想對於一些源自中文的街名,可能會有英文著作無法提供的直觀。

    《新加坡公共交通指南2014-2015》(Singapore Public Transport Guide2014-2015》,星洲﹕新中圖社,2014 (圖是舊版的)

    名曰公共交通指南,其實只是一本地圖冊,背後有巴士路線表但沒多少詳情,跟多年前買過的 Bus Guide 不同。
    本來打算按以前買的版本,找 Mighty Minds 的街道圖,但那本號稱2014年版的,資料竟然是2013年8月的。我總沒理由買本一年前的資料吧﹖最後在紀伊國屋找到這本薄的。

    A Guide to Skyrise Gardening》,Park & Recreation Department,
    Ministry of National Development,新加坡科學館,2001

    介紹在高樓大廈種植物的注意事項,純粹買給老媽看的。

    Singapore Postage Stamps Catalogue 3rd Ed》,Tan Chun Lim 編,星洲﹕CS Philatelic Agency,2012

    已經沒收集郵票還買來幹甚麼﹖留念不行嗎﹖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August 19, 2014

  • Singapore 2014: 雜錦花絮

    留星十日,等於斷網十日。雖然在香港無論辦公或放假,整天都在上網,但慶幸發現自己斷網十日,仍然心情輕鬆。(或者可能遠離了香港網界那些「乜膠物膠」互相踐踏的煩擾,心情更平靜了。由此你會明白為何有些人會說「我討厭政治」,因為政治乃眾人之事,凡事一涉及人,即煩厭無比。)
    慶幸的是自己似乎沒有上網成癮,只要有書在手,不在網上對話,也可以與作者對話,我伴我閒談。原以為自己慣了上網會變得像一般人怕寂寞(近年多了去網友聚會,的確感覺自己變成這樣),幸而從這十日看來,自己似乎沒怎麼變。
    自得其樂,毋不甘寂寞。晉陶淵明獨愛菊,不錯。

    扯遠了,這十日是怎樣過的呢﹖來個流水帳。

    坐飛機,當日到了機場登記,發現所有座位幾乎都已經被劃了,似乎是很多人上網訂位的緣故,地勤姐姐叫我們回程時48小時前上網登記吧。
    結果兩人都被迫坐在飛機中間的位置,還要隔兩排坐。連上廁所都要跨過其他座位,結果全程機只敢去一次廁所。
    到了入境櫃位,老媽不懂得找本地人通道,但找關員指引,當然很快通過。(她在兩地都可以用身份證過關,雖然登記時航空公司還是要她拿出護照。上次換護照時還被領事館職員問她「護照都沒用過怎麼要換﹖」,那本護照只是用來登機用的呀 :P )
    在下要走旅客通道當然要大排長龍,還幾乎因為忘了填舅母家的地址過不了關。(當然是立即向過了關的老媽求救啦,我懂得上舅母家,但沒記住地址呀……)

    到埗當然是先到四舅母家裡安頓,然後把手信都帶到二舅父家放下。然後去找東西吃。

    DSC00808a
    騮﹕「嘩﹗星加坡真係好﹗有蕉drink﹗」

    DSC00810a
    騮﹕「老麥仲長年有蕉蕉脆批﹗﹗﹗」

    DSC00811a
    騮﹕「仲有威化/麵包夾雪糕磚﹗仔仔話佢細個已經有得食﹗」

    第二天,難得回來當然要拜拜外婆和過世不久的四舅父。

    DSC00812a
    馬﹕「訓o係仔仔舅母屋企D空氣草上面,成個露台都係花花草草,真係好舒服……」
    (騮﹕「佢地出去啦,你行得未呀﹖」)

    去了吃文頭雪,上次消失了的亞峇子始終沒回來,又無啦啦多了番鬼荔枝
    DSC00815a
    騮﹕「咁多野講,幾時食得o者﹖」

    彼邦的紙板警察﹕
    DSC00818a (感覺比香港那個型格一點)

    那不只是講店舖盜竊的,同樣的牌也會用來講交通意外,總之是警告市民的﹕
    DSC00817a

    DSC00831a
    騮﹕「有香蕉糕呀,請你食丫﹗」
    馬﹕「多謝喎。」

    晚上表姐表妹和他們的男友一起為我們洗塵,去了 Serangoon Garden Way 那個 Chomp Chomp Food Centre (即是 Hawker Centre 啦)去吃小炒。但凡出名的地方,一定多人。

    之後他們去附近的雪糕店吃雪糕,我可真的吃不下了。不如拍這張有特色的長椅﹕
    DSC00832a
    (騮﹕有食唔食,罪大惡極﹗)

    也不是你說有食就食的,不知是水土不服還是那晚吃了幾隻獅蚶,第三天就大腹瀉到噴水的地步……(嚇)

    全日瀉了五次,瀉到肛門痛的地步。所以日間都沒有出門,讓老媽和舅母出去,我就坐在家裡看書、飲寶礦力、和去廁所)。碰巧當日就見到舊同學約之後吃飯聚舊的SMS,當然覆訊的時候就沒有告訴人家自己在腹瀉,免得嚇到人。

    老媽問我要不要看醫生,一來我不想在這邊看醫生,二來如果只是腹瀉沒有帶血的話,醫生也是叫你多飲水而已。就算開止瀉藥我也不太想吃,把東西瀉清比較好。

    在家附近的 hawker centre 吃點清淡的午餐就回家休息,途中見到一間托兒所的門牌上,竟然有像蜂巢的東西﹕
    DSC00833a
    (有些蜂不是築成六角形的大蜂巢,而是個別的小巢,多是寄生蜂吧﹖)

    但究竟是甚麼蜂呢﹖上網也找不著,唯有祭出市政局那本《香港昆蟲》(1988),才找到一個名叫「壺巢胡蜂」(Eumenes pyriformis)看起來像這個(屯門也有人拍攝到,可惜只是開始築巢,沒法見到築完的樣子)。
    《香港昆蟲卷二》(1992)也有兩種分別叫小蜾蠃(Small Potter Wasp,同是 Eumenes 屬)(網上看又叫泥壺蜂台灣有記載)和泥匠蜂(Sceliphron, Mud-dauber Wasp),牠們的巢看起來都像這個。
    (假如看倌想看這兩本書的封面,竟然要到大陸網站才找得著。)

    可是,那晚又有表姐(是的,我有很多年紀不一的表姐)表哥等替我們洗塵,所以稍後還是要出去的。幸好瀉五次差不多甚麼都瀉清了。

    表姐表面是個阿婆但住在郊區的獨立屋,旁邊就是禁區。這邊的禁區還保留了英國式的禁區標示牌﹕
    DSC00834a (就是有個士兵用槍指著高舉雙手的人囉,以前香港的軍營外也有這種警告牌。)

    DSC00836a
    騮﹕「佢地仲會o係花園種蕉呀﹗可惜未熟……」
    馬﹕「熟左人地鄰居唔識你,都唔請你食啦。」
    騮﹕「有冇咁孤寒呀﹖」

    表姐自己種的桑子,味道相當甜﹕
    DSC00839a

    老媽怕我瀉不停,硬是要在彼邦萬寧(人家叫 Guardian)買了盒止瀉藥。藥是店員推薦的,但我拆開說明書看,這種止瀉丸只不過是乾燥了的乳酸菌……
    (那麼為何我不乾脆飲益力多算了……﹖)

    DSC00840a
    騮﹕「馬馬你睇﹖人地都識用我地做招牌呀﹗」
    馬﹕「人地果隻係尖尖D親戚黎架,仔仔話叫King kong。」

    吃完飯去了 Geylang 參觀開齋節夜市,之前已說過

    星期四,好人好姐。表妹帶了我們去看花看恐龍,不在話下。

    星期五,去牛車水找表嫂。在 hawker centre 吃了頓不錯的雞飯和文頭雪(仍然沒亞峇子),然後表嫂又硬是要為我們買的部分手信找了數……

    晚上又是幾位表姐和表哥的第二輪洗塵時間,也是去 Serangoon Garden Way,不過就不是 Chomp Chomp,而是旁邊的鄉村俱樂部……會所那間酒樓頗有趣,竟然有龜岑膏和羅漢果水供應。不過我受不到這張櫈﹕
    DSC01304a (上面刻了蘭亭集序,我就不好意思坐在詩文上面等入座了……)

    週末,去了科學館

    DSC01305a
    騮﹕「仔仔話呢隻 Kickapoo 既廣告板o係油麻地果間土司工坊都見得到﹗」

    夜晚去了碧山的 food court,舅母買了個魚肉火鍋﹕
    DSC01487a
    不過感覺就有點「呃錢」,下面好像只放了塊有火酒的棉花,舅母把火鍋捧到桌上,還未開始吃就已經熄火。
    雖然我覺得吃火鍋很無聊,但可以像香港般放塊石蠟,讓人家一邊吃一直燒滾著,那才算做戲做到足嘛。

    星期日連環去了民防博物館集郵博物館土生華人博物館

    出門就見到報攤有「港狠父星洲棄兒」的新聞……
    大陸人來港棄兒聽得多,這下輪到香港人到星洲棄兒了麼﹖
    (這人也算處心積慮丟到那麼遠。不過香港對自閉症小童家長支援不足倒是真的。這次回來,上次見到方某曾讀過但已經換了名的小學,現在已經變成一間專門接受自閉症學童的特殊學校。不禁心想﹕你應該當年就開在這個位置嘛 :P )

    幾天在各處見到排隊用提款機的人,還是像以前一樣,自動在前面讓出一條通道讓行人通過。
    DSC02310a
    表面看來,這樣的習慣可以維持,至少說明了「打尖」沒有惡化,值得慶幸。

    晚飯去了烏節路看詩家董百貨公司(以前叫CK Tang,現在就這樣叫Tangs,我還以為這幾天見到很多組屋區都有的myCK跟他們有關,但原來沒關係)。整間翻新後,變成全部都是名單貴貨的地方,老媽想找點便宜雜貨看看也沒有。

    話說他們前陣子在慶祝八十周年,出了本書紀念,那本書竟然就叫﹕
    DSC02317a《Once upon a Tang》(中文大概可譯成《曾幾何董》 XD)

    商場 Food court 的東西我總認為不能寄予厚望(所以見到有飲食節目主持人帶大家去 food court……),不過家騮總有他想要的東西﹕
    DSC02315a 騮﹕「炸蕉呀﹗﹗﹗」

    雖然說太貴重的東西兩老沒興趣,不過倒給我找到有趣的東西,這個 It’s so NOT you! 系列其實只是記事簿,但封面的句子都很啜核﹕
    DSC02318a

    “I am not weird, I am unique”
    “I am not prickly, I am sharp”
    “I am not a cynic, I am a realist”
    “I am not demanding, I am a perfectionist”
    “I am not a dreamer, I am a visionary”
    “I am not hyperactive, I am energetic”
    “I am not late, you are early”
    “I am not sleeping, I am mediating”
    “I am not reckless, I am a risk taker”
    “I am not shopaholic, I am helping the economy”
    “I am not messy, I know where everything is”

    而最爆笑的莫過於﹕

    “I am not kiasu, I am Singaporean” (我不是「怕輸」,我是新加坡人)

    可謂自嘲到無以復加。LOL

    離開前的三天,去了亞洲文明博物館

    DSC02324a
    騮﹕「點解佢冇左個B字架﹖」

    中午去了大巴窟,然後舅母的妹和妹夫請我們去「文東記」吃飯﹕
    DSC02328a (好吃是好吃,不過真的吃得太飽了。)

    然後再開車帶我們在附近兜圈,看了幾間清真寺,例如蘇丹回教堂。中途見到一座像航空管制塔的東西﹕
    (維基)
    一望就知是機場遺址,這座就是加冷機場有個台灣人拍了不少照片,可以一看。

    附近還有新建的國家體育館﹕
    (維基)

    我們看完亞洲文明博物館,又乘地鐵回到加冷,因為有位表哥住在這裡。
    他們住的是新建組屋區,所以樓層比較高(因為近海邊所以很大風)。而且原本舊組屋在各單位內的垃圾槽,也移到走廊中間的位置﹕
    DSC02566a
    相比起屋內直接有道門連通垃圾槽,這樣顯然更合衛生。

    而且屋外的景色也非常美,除了附近的國家體育館,還可以遠望濱海灣花園和賭場。
    DSC02568a

    離開前的兩天,進入了48小時限期不久,立即替老媽上網預訂登機…………………但仍然是幾乎所有位置都已經預訂。之後去問地勤,說可能是因為現在很多人上網買機場時都已經劃了位……
    那麼提早預訂來幹甚麼﹖結果仍然是坐在最中間那個位。比來程好一點,只是跟老媽是前後排,而不是還要隔一排。

    DSC02572a
    騮﹕「舅母屋企都有好多 animals 架﹗佢地仲養左隻豚鼠,但係見我冇野食就唔睬我﹗」

    DSC02573a
    騮﹕「喂,獨食難肥,有蕉請人一齊食先好喎。」

    DSC02580a
    騮﹕「你睇人地銀行幾 smart 識得用我地做宣傳﹗」

    有一點彼邦比香港更進步的是,人家已經普遍採用LCD作價錢標籤啦。在不同集團的超級市場都見得到﹕
    DSC02583a (這是昇菘的)

    NTUC fairprice 這種功能更多,左上角除了顯示原價外,還會閃換顯示特價有效日期﹕
    DSC02590a (很想要吧﹖)

    另一點略為令人哭笑不得的,就是時近盂蘭(那邊習慣用中元節),超級市場一年四季搞減價見得多,但你見過用「慶贊中元」做理由的嗎﹖
    DSC02589a (如果在香港見到「慶祝盂蘭節大減價」,大家會否「啋」聲四起﹖)
    減價的倒不只是盂蘭用品(衣紙香燭甚至豆腐餅乾之類),其實很多一般貨品(如即食麵、生抽豉油之類)都放在一起。而且還有超級市場推出「慶贊中元大禮包」,分成不同價錢,把不同貨品綑綁出售。
    只是用中元節作理由,實在令我無法不覺得他們把顧客當餓鬼就是了。 :P

    倒不只是超級市場,就連街坊搞盂蘭勝會的通告也是寫「慶讚中元」的﹕
    DSC02325a (他們那邊叫「中元會」)

    香港的超級市場,通常在放工時間都會擠滿放工購物人潮。可是在AMK Hub這間 NTUC fairprice,我可不明白為何在下午三四時也可以排隊爆滿的。
    DSC02592a (這張倒真的在放工時間拍攝)
    順帶一提,如果你在這邊見到晚上七時後太陽還未落山,不用覺得奇怪。你只要記得新加坡本來位處東七區,只是多年前故意改成 UTC+8 小時(跟香港一致)就是了。所以在那邊晚上七時,其實對太陽而言還只不過是六時左右而已。同樣道理,你也不要期望當地日正中天是「中午」十二時。(你可以想像在新彊實施北京時間有多離譜。)
    新加坡其實等於實施了永久的夏令時間

    AMK Hub竟然有一間樂高積木店﹕
    DSC02593a

    香港人常為「毫子」零錢煩惱,這邊的星展銀行除了存紙幣機,倒還有存硬幣機﹕
    DSC02595a (不過一樣要收手續費的,我按屏幕看,說每個硬幣收1.2仙,總數調整到最接近的一仙。)

    (建議配樂—ビブリア古書堂の事件手帖OST – Biblorelo)

    離開之前的一天,我們去書店找書。奇怪的是,老媽堅持要去的MPH,現在店子不大書種也不多。而之前去大眾,大家也可以預期跟香港的一樣,不會真的很多「書」。最後無論旅遊小書還是親戚介紹的,竟然都不是本地書店,而是去了義安城樓上的那間﹕
    DSC02614a紀伊國屋書店」(親戚就叫它 Kinokuniya,不會用中文講「紀伊國屋」)。

    見到紀伊國屋頗有親切感,倒不是因為方某去過,而是因為紀伊國屋總店是《圖書館戰爭》動畫中場景之一﹕
    (來源)
    書店也曾經配合《圖書館戰爭—革命之翼》上畫辦了個「圖書隊購買部」賣紀念品。(嗚嗚……)

    雖然不懂日文,但來到總要看看有甚麼日文書吧。不出所料找到全套《圖書館戰爭》﹕
    DSC02610a
    (原來日文原版書後還有作者有川浩和兒玉清的對話錄,中文版卻沒有了。)

    日文《古書堂事件手帖》已經出了第五集(好像是大結局﹖),而且還乘機推出名為《栞子さんの本棚 ビブリア古書堂セレクトブック》(栞子小姐的書架—文現里亞古書堂之選),把書中提及的短篇舊小說結集再出版,吸引讀者看看經典文學﹕
    DSC02611a
    (有人打算照板煮碗寫一套小說來推廣香港文學嗎﹖)

    除了日文書,當然還有大量英文書和中文書,它們甚至有法文和德文部。
    在彼邦買了的書日後再介紹

    義安城同時有日本百貨公司「高島屋」。(記憶中總以為香港也曾經有高島屋,但查不到資料應該是記錯了。)
    在地庫的food court經過,見到懂得自己蘸汁的串燒機﹕
    DSC02615a

    香港有吉之島AEON,新加坡有DAISO,都是那些「十蚊店」形式的現代版雜貨店﹕
    DSC02608a(很有趣的兒童牙刷)
    他們說香港也有分店,不過香港不是都放在AEON裡面賣嗎﹖

    之後表妹帶了一夥到南蠻亭吃晚飯(香港也有),果然是識飲識食。
    招牌菜是燒雞,但燒飯團和牛肉包著盧筍燒也很好。

    臨走那天,在機場也吃到很好的咖椰多士,而且店號並非那些名店。
    DSC02629a (馬馬﹕「是很香脆沒錯」)

    在一間餐廳的玻璃見到神奇的「炒飯機」﹕
    DSC02624a (請自行想像叮噹拿出道具的音樂)

    這個由天花吊下金屬「水滴」組成不同波浪形狀的裝置很受歡迎。
    DSC02625a
    (可能是因為試過有遊客發瘋攀上去的意外發生,所以現在旁邊的玻璃欄杆貼上了「溫馨提示」,提醒大家拍照留念就好,不要爬出欄杆外……)

    這裡日文(案內所)沒寫錯,反而中文(問訊)很荒謬﹕
    DSC02627a
    如果上網查「問訊」會找到佛教用詞,在下想到的倒不是佛教,而是刑事。因為如果你反過來查「訊問」的話,只會找到司法用詞。「訊問」即是「偵訊」、「審問」的意思。

    大家明明來「查問資訊」罷了,怎麼會變成「審問」地勤小姐那麼虐待狂呢﹖
    樟宜機場是否沒人懂中文,不懂得甚麼叫「詢問處」﹖

    DSC02628a
    家騮﹕「我地D親戚要幫動物園做宣傳﹗」

    這次地勤有點奇怪了,這位少爺竟然問我們有沒有香港身份證……
    (登記不是看護照嗎﹖看完護照還要身份證﹖)
    他說這是因應馬航370事件(有人持假護照登機)後當局要求增加檢查﹕

    「幾天前李顯龍才在電視上說了啦,沒看到嗎﹖」

    (我們這十天看新聞的次數是屈指可數……)

    入了禁區,老媽照例走居民通道快速過關(她那本護照真的只是給航空公司和禁區保安看,不用蓋印的)。我就繼續排旅客通道,一邊聽著鄰隊三個台妹(拿著民國護照加長榮機票,不是台妹是誰﹖)在談在香港過關排錯隊,職員帶她們「打尖」十分尷尬的事。
    (喔,懂得尷尬,至少證明大家都是文明世界的人。)

    樟宜機場,仍是十分保險地,到了登機閘才做保安檢查(香港是入禁區就檢查嘛)。想起上次進了去班機卻延誤,全機乘客等到爆胱的事。這次不太敢提早進去……

    DSC02636a
    騮﹕「咁耐都未上得機既﹖﹗」
    馬﹕「你咁心急做乜o者﹖上一程機都冇香蕉食架啦。」
    騮﹕「好衰架你,希望在明天丫嘛。」
    馬﹕「有期望就會有失望架啦,跟我地食蔬菜紅蘿蔔好過啦。」
    騮﹕「呢度咁多蕉食,其實我唔捨得走呀…… :(

    DSC02637a
    我們要坐的機似乎來遲了,這邊急急送走乘客,餐車已在另一邊準備等空姐開門送餐。因為等來等去都未有人開門,搞得送餐先生俯身張望……

    之後整程機就是夾在兩個家庭之間。右邊那家的日本小孩特別頑皮,連飛機起降都不能綁好安全帶坐定。逆風飛行,搖晃的時間更久,搞得我頭暈到幾乎想嘔……(已經拆了耳機那個膠袋準備當嘔吐袋,幸好用不著)

    這幾天其實新加坡跟香港差不多熱,每晚都是廿九、三十度左右(有一兩天下了大雨才涼一點)。不過宏茂橋算是舊區,樓宇密度低通風良好,再加上這些舊組屋鄰居有裝冷氣機的少之又少,所以即使我做「廳長」的那張床竟然是絨布,開了風扇後仍然比在香港的家裡涼快得多(至少我不用被熱醒)。
    飛機著陸,而香港熱到飛起,當機長宣佈室外氣溫攝氏35度時,旁邊的日本媽媽就來了句﹕「さんじゅうごど (三十五度)﹗」

    Oh, I’m finally back home, from another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