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31, 2015

  • 龍津石橋與新安縣海防

    [龍津石橋與新安縣海防—吳偉鴻先生(香港考古學會主席)]

    本講座主要分為四部分﹕
    —龍津石橋的發現
    —有關龍津石橋興建的迷思
    —新安海防與廣東水師十九世紀的現代化
    —龍津石橋的歷史地位

    1. 新安縣包括現時深圳(除了龍崗)及香港全境。在民國初年因為河南有同名縣,所以改名寶安縣。大鵬協管理範圍由虎門以南、經蛇口、屯門,一直繞過整段香港海岸線到大鵬灣為止。
    龍津石橋位於啟德濱,現時太子道西富豪酒店對面、前啟德機場客運大樓內。

    2. 龍津石橋為講者有份發崛,亦為香港第三個原地保留的考古遺址。
    2003年首次進行考古勘察,2008年發現遺址。2012年作全面發崛,2014年發展局辦保育設計比賽挑選方案。

    3. 從舊照片可見,當時龍津石橋海岸兩側,分別為九龍關和接官亭。
    由九龍寨城出來,就是九龍墟(又稱九龍城),一直走出海濱就是龍津石橋。稍東南就是聖山和現在聖公會聖三一堂的位置。九龍寨城背後的靠山,就是今日的九龍華人基督教墳場。
    1860年代有龍津橋(木橋)。龍津石橋建於1873年,長224m,橋寬2.5m,橋面為海拔2.65m。近岸為實心橋、離岸有二十個橋躉。最深處食水0.8m。
    橋尾有梯級供人上下落船用。1892年以木橋加長。1938年填海後又用石屎再延伸原橋,改稱九龍城碼頭。

    有人或會不明白,為何當碼頭用的又稱為「橋」﹖講者解釋,英文的bridge是指橫跨兩地的橋,但中文的橋卻包括碼頭泊位,例如港澳碼頭即有「東橋」和「西橋」。成語「船到橋頭自然直」其實也是指碼頭的「橋頭」。

    4. 當然的九龍寨城有九龍巡檢司、大鵬協、九龍關(這總部在匯豐銀行)、九龍炮台等。
    有點怪的是,講者強調九龍巡檢司是管田契之類的民事,不是管刑事的。但一般而言,巡檢司是一個管治安的官職,也很難想像在香港這種當時不算繁華的地方要特別派駐一個專管田土的官。
    問答時間問了講者,沒有甚麼特別解釋。不過講者提及有書載,明朝某皇帝實錄記載了當時撤官富司(九龍司的前身)至屯門村(現在仍有這條村),是因為屯門近南頭寨的緣故。

    5. 1979年魯金(方按﹕即故梁濤先生)曾出版《九龍城史話》,但沒太多人留意。
    戰後英文史書有種觀點認為,因為1860年代香港禁賭,很多人「過大海」去九龍城賭錢,所以才建造碼頭。

    但如果研究有關石橋的兩段碑文就會發現﹕
    光緒元年(1875)的「龍津石橋碑」提及建橋原因為「九龍趁集日夥,蛋民操舟…每潮落,篙師無所逞」,而倡建者包括大鵬協鎮都督彭、中軍都司劉、署新安縣九龍分司巡政廳周。
    光緒十八年(1892)的「龍津石橋加長碑」的倡建者除了大鵬協軍官和九龍巡檢外,襄還包括一位「九龍關柏」的英人稅務司(當時中國海關操諸英人之手)。碑中亦提及款項出自樂善堂的善款,而樂善堂亦因此有權收取過橋費以維持橋身。因此仍有碑文留於九龍樂善堂小學中。

    石橋初建和擴建,都有中國官員作倡議人。以清廷官方政策禁嫖禁賭,官員不大可能去「倡建」一條為了賭業而修建的橋樑,自找麻煩。

    6. 廣東水師的編制,以廣東水師提督為首。與香港水域有關者有二﹕
    提標左營(提標即提督直屬部門)﹕負責虎門以南至屯門,駐新安縣城。下轄深圳汛、屯門汛。
    大鵬協(方按﹕初駐大鵬所城,後移九龍寨城)﹕
    左營下轄元朗汛、吉澳汛、糧船灣汛、九龍炮台、塔門汛、九龍寨城、深水埗汛。
    右營下轄長洲汛、大澳汛、東涌所城、榕樹灣汛。大鵬左營初駐佛堂門炮台,後遷至九龍炮台。右營原駐雞翼角炮台(即分流炮台),後遷至東涌所城

    (由廣東以東駛來船隻,經大鵬所城炮台、佛堂門炮台入鯉魚門、九龍炮台,再經東涌所城入虎門。廣東以西駛來船隻則經雞翼角炮台入虎門。可見香港境內各炮台都是用以監視航道用。)

    7. 新安縣海防的變更,往往是基於歷史事件而起﹕
    —1809年中葡聯軍於東涌圍剿趕走張保仔,然後1810年就修建九龍炮台和東涌炮台。
    —1811年英國阿爾密提號攻打虎門,東涌隨即增建兩座炮台並建設東涌所城,並設提標左營及大鵬營。
    —鴉片戰爭(1840-1842)後,大鵬營升級為大鵬協,並增名官涌炮台、尖沙咀炮台(方按﹕都是對正割讓給英國的香港島),並增設18隻兵船。1846年建九龍寨城。
    —第二次鴉片戰爭(1856-1860),東涌炮台失陷。之後1866年設福建船政局,為中國自建近代海軍之始。廣東軍需局亦成立,買了六隻(另有資料說七隻)蒸汽炮艇,其中兩隻駐守香港水域,包括提標左營的「安瀾號」和大鵬協的「綏靖號」。
    —1873-79廣東機器局、軍火司成立,黃埔船塢建造「海長青號」炮艦。

    8. 同期九龍城侯王廟留下了廣東綠營水師送贈的牌匾「至誠前知」,因為當時的大鵬協副將是參拜了侯王廟後才捉到海盜,故留匾謝神恩。

    9. 講者認為,龍津石橋的興建應與海防發展有關。
    1868-75年開始建造蒸汽船,之前都只是造帆船炮艦。相對而言,蒸汽船的吃水比帆船深得多。
    同期照片可見,1870年代灣仔也有1000英呎長的木碼頭(船是水平於橋頭停泊)。清廷是否見到這樣故意在九龍城也建一個碼頭準備對抗﹖
    另一照片是1880年代福建船政局碼頭(與灣仔不同,是丁字泊船)。

    10. 廣東水師的廣丙號魚雷巡洋艦,曾北上參加北洋水師演習,並留下參與甲午戰爭。艦長(管帶)程壁光投降(後來他當上清朝和民初的海軍高官)後,廣丙號被日軍俘虜。後來派往接收台灣,但去到澎湖就觸礁沉沒了。直到近年才找到船身。

    11. 講者認為從中英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也可見中英角力的痕跡,裡面提及「仍留附近九龍城原舊馬頭一區,以便中國兵商各船、渡艇任便往來停泊,且便城內官民任便行走」,這個是否表示,龍津石橋本來就包括「軍用」﹖

    但講者坦承,以上全部都是「環境證據」,並未找到相關文件檔案證實清廷的確有此計劃。唯此等檔案可能已經銷毀、或於廣東某舊檔案、或清朝某檔案中,要有人去逐頁揭看,才有可能找得到了。

    12. 順帶一提,九龍關原屬粵海關。因為對外條約規定中國只向中國船隻收稅、不向外國船收稅,所以有很多中國船隻也冒掛外國旗逃稅(尤其是鴉片船),以致後來發生亞羅號事件。為此粵海關於佛堂門、九龍灣、馬灣、長洲四地設關嚴查,令香港商船交往大為受阻,英人認為乃「封鎖香港」之舉。
    最後1886年簽署「管理香港洋藥事宜章程」,1887年4月2日成立九龍關,直轄於清朝海關總稅務司,由英人及香港政府協助清廷徵稅,以解香港之圍。

    那麼,除了海軍之外,龍津石橋的興建會否亦與海關有關﹖至少擴建時的確包括了九龍關官員為倡建人,而九龍關亦設於九龍城,海關船隻可以直接停靠碼頭而不需靠駁艇當然方便得多。

    13. 問答時間。九龍灣還有很多宋元瓷器、竹篙灣也有明朝青花,可說明香港水域當時是海上絲綢之路的「拆貨點」。很多商船會在此處拆貨重裝,並將爛貨就地丟棄,所以才留下那麼多瓷器。而明朝《粵大記》亦記載了廣東沿海圖,當中香港泊船點有二﹕一處屯門、大嶼山之間,一處尖沙咀與香港島之間(即維多利亞港)。

August 30, 2015

  • 李逆熵﹕中西科技觀與宇宙觀的異同

    (先旨聲明﹕習慣看李逆熵的話,都會知道他很長氣,這次也一樣。所以其實用了兩小時只說了個「開頭」,不要指望會說到結論。:P )

    1. 李氏開題說自己38年前在港大讀書時,參與學聯辦的中國科技史展覽。發現很多人都在問「中國為何落後於西方」。
    他認為當時很多國家和文明都落後於西方,這是個普遍性問題而非只「中國」落後的問題。
    如果像當時國粹派跟隨大陸「批林批孔」的論調,說這是「儒家」造成的問題(方按﹕其實也不只中共,新文化運動已是這樣說),那麼就當解釋了「中國」的落後,那麼印度呢﹖埃及呢﹖其他地方呢﹖那些沒有儒家的地方為何又落後了﹖

    所以正確的問題,不是問「為何中國(或某個國家/文明)會落後」,而應該問「為何西方會突然跑出﹖」(方按﹕李氏用的形容詞是「西方當時癡左線」,大幅進步到拋離了所有其他文明)

    2. 李氏認為「中國落後」要分開兩方面討論﹕
    2.1 中國科學長期落後於西方嗎﹖
    2.2 中國傳統文化有礙科學發展﹖

    西方是受古希臘的哲學和古希伯來的信仰影響。
    中國則為孔孟、老莊、墨子、名家等百家爭鳴。可謂不分高下。
    本雅明稱這一段時期為「軸心時代」,也是哲學家的時代。

    到了後來,西方有亞里士多德(其睿智可稱當時世上之最,對幾乎每一學門都有獨到看法)、Eratosthenes則以陽光角度測量地球大小、還有阿基米德的諸多發現。而羅馬人則比較重實用而不好哲思,所以以工程學見長。
    同期的中國,則最終走出個董仲舒獨尊儒術。(方按﹕當然其實是外儒內法)

    再後來,歐洲就陷入中世紀的長期停滯和倒退。(李氏說有位朋友是建築師,就曾在其節目上介紹中世紀的建築比之前希臘羅馬的都差得多,因為技術都散失了。)
    這段時期中國則仍有進步。最值得一書的大概是1054年宋朝至和客星,即是現在留下蟹狀星雲的超新星爆炸。那麼顯眼的東西中國人有記載,歐洲卻沒有記載。

    李氏在此特別提出,叫大家不應該為子弟報讀IB,就算報了IB也應該輔以「家庭教育」。因為他遇到幾個朋友讀IB的子女,都很聰穎,但問起「中國四大發明」和「中國四大名著」,竟然連「粥粉麵飯」也不懂答﹗(這當然是gag :P )
    (方按﹕李氏一向嫌通識科不夠「知識性」的內容。很明顯他對通識的「補底」看法跟教育界對通識的「能力為本」看法很不同。)

    之後,西方進入文藝復興,繼亞里士多德後又出了達文西這個不世出的天才。同期又有宗教改革、1453年東羅馬帝國滅亡。再之後1543年哥白尼日心說,催生了科學革命和啟蒙運動。最後18世紀工業革命、西方正式崛起。其餘的事都是歷史了。

    3. 由於中國近代(大概在明中葉後)一直落後於西方,所以很多人都認為中國就是那麼落後。直到李約瑟牽頭搞出這套《中國科學技術史》,中國的發明多不勝數﹕
    —輓馬法 horse harnessing 就是中國先發明,而且因此西方後來才可以用馬耕田,有助於文藝復興。
    —馬鐙 stirrup
    —尾舵 rudder,沒有尾舵船隻只能造成窄長狀以控制航向,有尾舵才可以造出鄭和寶船那種大船。
    —接枝法和輪耕法
    —勾股定理證明比 Pythagoras 略早
    —楊輝三角形亦遠早於 Pascal Triangle
    —韓信點兵亦早於 Remainder theorem (剩餘定理)

    中國天文學始於樸素的蓋天說,原本是「天圓地方」,後來已改成大地為「球」。
    後來漢朝張衡的渾天說,已經跟托勒密的地心說差不多。(此君又發明了候風地動儀)
    再後來元朝發展出宣夜說,認為大地懸於虛空,已經很接近現在天文學的看法。
    鄧牧的《伯牙琴》亦有天外有天、多重宇宙的概念。

    唐朝虞喜發現了二萬六千年的「歲差」、僧一行測量子午線。
    宋朝蘇頌製作水運儀象台、《夢溪筆談》已提及石油應用和類似針孔攝影的原理。
    到了明朝,又有宋應星《天工開物》(一本工藝百科全書)和李時珍《本草綱目》。

    李約瑟原著大家當然難讀,李氏推介大家讀Robert Temple《The genius of China: 3000 years of science discovery and innovation》。

    由此可見,從中世紀開始,中國領先了西方近一千年。
    直到文藝復興後西方才迎頭趕上並領先。(以文化計五百年、以經濟計三百年)

    4. 有些學者問,宋代中國是否已在工業革命的邊緣﹖(Great Commercial Revolution)
    第一個問的應該是1973年Mark Elvin《The pattern of the Chinese past》。除了一般說宋朝被蒙古消滅阻礙了工業革命外,Elvin等人亦提出「高水平平衡陷阱」(high level equilibrium trap)的理論。這個理論認為中國生產力處高水平,但人口亦多,要維持統一穩定就要避免「患不均」,於是難以產生工業革命和資本主義所需的資本累積。(方按﹕中國傳統是各房均分遺產,西方和日本都是長子繼承制,長子可獨得大部分財產。)

    與此同時,西方則進入一個技術和科學互相支援的加速循環。
    例如礦井抽水的技術誘發了真空和熱學發展,發展出紐康門蒸汽機和潛熱理論,然後又催生瓦特蒸汽機和卡諾循環,最後得到內燃機和熱力學。

    鄭和七下西洋(1405-1433),時間比哥倫布早(1492),規模也更大。但相對於哥倫布「發現」了整片新大陸(儘管哥倫布本人到死都認為自己是去了亞洲外圍),鄭和下西洋耗費之鉅,對現代世界卻幾乎是零影響。

    5. 比較學者估算的全球GDP演變﹕
    在1750年(已是文藝復興後),中國佔了全球GDP約33%(三分一﹗)、南亞約25%,西方只有約18%。
    到了1900年,中國和南亞合共只佔5-6%,西方佔75%。
    可見單純文藝復興和科學革命並未令西方經濟大幅領先中國(和其他地區),是到工業革命後才獨霸全球。

    6. 近代西方文明,是始於東羅馬帝國滅亡。拜占庭的學者逃亡到西歐,西方才重新發現古希臘/羅馬的文明,促使了文藝復興。西歐一方面出現科學革命,帶來了實驗+量化分析的科學方法﹔另一方面人文主義帶來民主制度、三權分立、啟蒙運動。而當時西歐的人也不認為中國落後,啟蒙運動時甚至出現中國熱(sinophilia)。

    東西方各種哲學可作個比較﹕
    印度﹕佛教 (出世)
    中國﹕道家 (出世)
    儒家—尚德 (入世)
    希臘﹕哲學—尚智 (入世)
    那麼為何中國沒有出現現代科學﹖這就是李約瑟問題。
    李氏推介陳方正的《繼承與叛逆—現代科學為何出現於西方﹖》,很多學者都懷疑,宗教信仰反而刺激了歐洲的科學研究。

    7. 會否有可能,其實每個民族都有機會發展科學,只不過現實中西方先行一步,於是就令其他人都失去機會﹖(因為只要一人領先,其他人就只有從後追。)

    余英時亦質疑,中國傳統知識分子的核心價值,是否跟現代有抵觸﹖(當然他認為沒有)
    陳克艱《唯識的結構》說﹕儒家是人學,如果儒家開不出科學,就是人義不全。

    ---------------------(我是過分長氣中途腰斬的分隔線)---------------------

    方按﹕我想如果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們還應該看看,中國和印度、中東之類的社會結構,是否妨礙了西方近代那種「技術—科學」互動的循環。
    說中國早就有近似現代天文觀念的「宣夜說」,但宣夜說卻只是偉大的玄思,並沒有導致任何可計算的理論成果。中國古代很多玄思就只是「偉大的猜想」而沒有去到科學理論的層次。
    至少就中國看,「工匠」一直社會地位不高,政治上有影響力的官員也很少對技術問題有興趣(「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是否會令技術上的突破無以為繼、理論又變成無本之木﹖我有點懷疑。
    當然,我們也可以說,中世紀的西方,貴族統治者也是目不識丁的。但壟斷了知識的教士卻擁有教權,可與貴族分庭抗禮。這樣會不會西方的技術、理論和高層之間的隔膜,沒有中國那麼闊﹖這點或者留待讀史的朋友評論。

    (另文﹕朱曉農教授—為什麼中國產生不了科學﹖)

August 19, 2015

  • 博物館三連擊

    趁暑期未完,有一天空閒去「解決」了三間博物館的展覽。

    首先去文物探知館看那個「發跡香港」。文物探知館的專題展覽廳本來就是比較小,所以預計很快看完。但這次看得更快,因為根本沒甚麼「文物」展出來。今次找設計學院的學生,去設計一批跟香港工業歷史有關的藝術品,其實跟「文物」沒甚麼關係,感覺比較像是文化博物館的展覽。(那麼為何不放在文化博物館﹖)

    除了「工廠妹萬歲」和介紹當年女工生活,倒有三幅舊照可以給大家發「想當年」之情﹕
    DSC03551aDSC03552aDSC03553a

    (題外話﹕在旺角匯豐外曾經見到一張「哪三位美國總統曾經在附近度身訂製西裝」的廣告,感覺十分「唔啦更」——訂西裝關銀行咩事﹖看清楚才知道原來是海事博物館「香港製造」專題展覽的廣告。應該是因為匯豐銀行有份贊助所以才貼廣告吧。這個廣告設計算是頗引人好奇的。)

    ---------------------------------(我是勞動光榮的分隔線)---------------------------------

    然後走去尖東,先解決午餐,然後走上半島中心的樂聲陳列室幫老媽問東問西。問完就去科學館睇西洋奇器

    這邊一樣沒有幾張照片,不是因為沒展品,而是因為不准拍。除了開首那些電腦動畫之外,其餘的部分全部不准拍,甚至還有個保安叔叔坐在展廳前舉起「不准拍攝」的牌子……不知為何他們比歷史博物館更嚴格(人家只是不准用閃光燈),不過人家說不要拍就不拍囉,面斥不雅。

    其實入口位置頗為浪費空間,一大條走廊沒有擺甚麼東西,只是簡單介紹了一些名詞。然後轉角位十分驚人地擺了個(我猜有一個半人高)的半球,用來投映會轉的立體康熙朝《坤輿全圖》﹕
    DSC03554a
    當時對美洲北端的了解,還比不上澳洲。

    然後又是近年廣受歡迎的故宮動畫,故宮那麼大、可以介紹的東西那麼多,趙廣超這條水真係可以吃足十年。
    太和殿剖面真的很精細﹕
    DSC03558a
    望著那幅故宮地圖,發現原來在下雖然玩過陞官圖,但只想起文華殿、武英殿、體仁閣大學士,想不起其他殿閣了。

    裡面展品其實很多,可惜的不是不能拍,而是互動展品不多。尤其是天文儀器(只有幾件很簡單的有樣本試用),有很多單看文字介紹其實不太清楚怎樣用的。現場的互動展品仍是太「小朋友取向」,沒甚麼複雜的儀器讓人試用。

    中途見到一件清朝人體模型的複製品(其實就像現在的,只是身體更欠線條像根木頭),幾個少年、一對普通話母子、和一個像是導賞員的阿姐圍著在研究怎樣把身上的器官砌回去。聽見其中一個少年說自己在讀高中,明年DSE要考生物。
    這件模型對方某來說當然是沒甚麼值得好奇的,因為小時候已經常看人體解剖圖(謎之聲﹕媽呀,好毒呀﹗),對這些模型其實頗熟手。不過我看完附近其他展品,發現他們還未砌完,於是湊過去八卦一下。如果要考生物科但連人體模型也砌不完,沒問題麼﹖(其實也不一定有問題的,反正考試不會考你砌人體模型。我讀書時也只有少量問題會涉及器官位置。)

    發現少年指著右腎對上的器官,不知道那是甚麼,而旁邊的人(尤其是那個普通話媽媽)在亂猜一通。
    於是我決定出口術﹕你記得五臟是哪五臟﹖這是其中一個,你認得其他的就會知道這是甚麼。於是他用排除法就知道這其實是脾臟。
    導賞員大姐說起「脾掌消化」,但其實這只是中醫臟腑的看法(再重申﹕中醫臟腑不等於現代科學的器官),在西醫的現代解剖學而言,脾臟只不過是負責收藏和過濾血液淋巴液的地方。由於這甚至不是課程內容,學生認不到脾臟其實不出奇。當然,連心肝肺腎都不知位置的,就真的需要多點教育了。我們初中的科學科有沒有要求學生讀這個﹖

    要批評的話,就是準備展品說明時似乎不夠小心。至少我發現兩個問題﹕
    1. 「工部」在某展板竟譯成 Ministry of Industry,十分「現代化」的譯法。雖然工部的確有管工匠的,但其實它並不是搞甚麼「工業政策」,而是管公共工程。不過其他展板又會譯成較多人使用的 Ministry of Public Works。(英文維基譯 Ministry of Works)
    2. 更扯的是,為展品說明撰文的館長似乎真的把1901年庚子西狩當成是慈禧和光緒去西部狩獵……中英文都是這樣寫。「西狩」只是庚子拳亂之後慈禧挾持光緒逃難的委婉說法呀。(外國使節多偏向有意循西法改革的光緒,慈禧要繼續軟禁光緒、把持朝政,自然不可能讓他留下給外國人「解救」掉。)
    科學館館長對歷史不在行不出奇(修歷史的去了歷史博物館吧﹖雖然2.只是初中中史程度的東西),不過給隔壁歷史博物館的同事過目一下不可以麼﹖

    ---------------------------------(我是漢清兩朝的分隔線)---------------------------------

    由於沒多少值得我動手的互動展品,所以一小時就看完,然後走到對面看歷史博物館的漢武盛世展覽。

    外頭的抗日戰爭圖片展,感覺是為了敷衍上頭跟隨北京把九月三日列為假期的倉卒之作。因為只有幾塊展板和圖片,連展品也沒有(甚至真實的「相片一張」也沒有展出)。基本上跟讀初中課本那些圖片沒甚麼分別。

    外面一塊展板介紹香港的漢代遺址,當然最為人熟悉的就是李鄭屋漢墓吧。(但是否已肯定這是漢代的﹖以前有人認為嶺南屬「化外」,懷疑這是稍後時代才傳來漢朝樣式的嘛。)
    DSC03559a

    另外有個角落讓人穿漢裝拍照,當然方某志不在此。另一邊倒有件頗有趣的,就是模仿未央宮的立體投影模型﹕
    DSC03561a

    利用投影可以很輕易讓觀眾了解宮殿、椒房殿、少府、中央官署(兵工廠)、闕樓等地的相對位置﹕
    DSC03563aDSC03564aDSC03565a
    DSC03566aDSC03567a

    不看實物沒留意到原來官印可以小成這樣(跌落食物吞埋落肚都未必知…),而封泥除了有方形還有饅頭形的。
    DSC03569a

    幾個南越國的金印玉印。說明採用《史記》的中原論述,既然你是朝貢國又自行稱帝,自然就是「僭越」。不過我對立場興趣不大,倒是驚訝於原來那幾個印都不怎麼大(不如後世的玉璽),尺寸跟「賭神朱古力」差不多。另一有趣的是,原來那時已經流行用龜鈕。
    DSC03584aDSC03585aDSC03586a

    馬馬﹕「呢度D動物陶像幾似我地架,除左馬仲有牛呀、豬呀、羊呀、雞呀……」
    DSC03577a
    (方按﹕其實我覺得漢朝的動物俑比人俑更像真)

    傷心大發現﹕你標示現在「廣州」的地方明明是深圳龍崗……廣州不就是在當年南海郡治那個位置嗎﹖
    DSC03581a

    提起漢朝好像總有金鏤玉衣,不過仔細看會發現原來沒有下襠的。
    DSC03596aDSC03598a

    沒有下襠,除了玉覆面外還有塞竅。說明指包括肚塞和陰罩,那支大的應該就是肚塞吧,但陰罩是哪一枚﹖說明牌沒逐塊說明。看來就只有那隻像玉扼的東西用來套著陽具﹖
    DSC03644a

    馬馬﹕「呢幾隻回頭羊咩都好靚架﹗」
    DSC03599a

    這個銅鍾旁邊那支綠色液體,好多人沒看說明牌都不知道是滲了銅綠的古酒。
    DSC03601a

    這幅特別拍下來,因為每個三角形那麼小的空間中都繡了隻水禽,難度十分高。
    DSC03602a

    別說古人沒有創新意念,這個可以合蓋的銅羊尊燈、和收集燈煙的羽紋銅鳳燈,跟現在的產品相比也不分高下。
    DSC03604aDSC03605a

    馬馬﹕「D人成日都搵我地笨,唔止我地,連牛都要拉車喎。」
    DSC03607a

    六博早已失傳(維基有人聲稱知道玩法但看了也不甚了解),單看棋盤看不出怎樣玩的。又沒想到漢朝已有十八面骰
    DSC03609aDSC03610a

    鑄錢有銅範、有陶範。不過你看王莽那些「小泉直一」、「大泉五十」比原本的五銖錢還要小(卻聲稱分別值一個和五十個五銖錢),就會覺得實在太「搵笨」了。在那個商品貨幣時代,發行貨幣的物品價值,不可以跟貨幣面額差那麼遠吧。
    DSC03617aDSC03623a

    古簡要用試管裝起保存,而銅削就是「刀筆吏」用來削去簡上錯字的刀了。
    DSC03629aDSC03634a

    馬馬﹕「呢隻擺明係有翼既馬騮啦。」
    DSC03636a
    (家騮﹕邊個話我﹗)

    這個心形燭台(說明牌叫扶桑樹形),現在同樣的造型也應該很受歡迎吧﹖
    DSC03640a

    馬馬﹕「咩咩都有個印喎」(方按﹕這是給羌族酋長的銅印)
    DSC03645a

    原來當時西域已經流行這種大人頭的布,看起來有點像印第安人。
    DSC03651a

    新疆發現貝殼幣,證明當時西域已與沿海地區有貿易。
    DSC03659a

    很少見到瑪瑙雕成動物形的鏈。
    DSC03662a

    傷心大發現之二﹕攝政應該是 regent 而非 acting emperor 吧﹖不過王莽篡漢前曾稱「假皇帝」,這個譯成 acting emperor 倒是傳神,不過中文就應該用「假皇帝」而非「攝政」吧。
    DSC03664a

    有些中史朋友批評說堆了很多展品但不知想說甚麼故事,也有些應該會批評強調嶺南和中國關係的「國民教育」企圖吧﹖不過整個展覽,除了那幾個「僭稱皇帝」的南越王國印章之外,有甚麼展品是真的展示出嶺南跟中原很有關係呢﹖似乎倒見不到了,儘管場內已有部分廣東、廣西的文物。

    也有中文朋友批評主題「漢武盛世﹕帝國的鞏固和對外交流」像英文多於中文,倒真的很貼切。更不用說,整個展覽沒提過,漢武帝一個人把文景之治留下來的財富都花光了,他一個人「大頭症」(柏楊語)製造出來的「盛世」形象,其實也就是漢朝「盛極而衰」的開端。與其說這個展覽強調嶺南和中原關係,倒不如說這種盲目附和「強國」、「盛世」而不知收儉的意識,更為危險。

August 10, 2015

  • 戰前九龍水務設施發展及現況

    [戰前九龍水務設施發展及現況]—主講﹕陳子浩先生 (水務署高級工程師)

    1. 講者對水務歷史的研究是始於協助何佩然教授撰寫水務署一百五十周年紀錄集《點滴話當年》。

    2. 講者展示一幅1937年的戰前供水圖,顯示了不同階段完成的工程。
    DSC01638a
    2.1 九龍地區供水自1895年開始,只利用三個井供水,因為當時只有駐軍、油麻地和紅磡一帶需要供水,其餘地方都可以自行取得溪水。1929年港島大旱也沒影響九龍,當時政府就在荔枝角取水運往港島,現時(荃灣)萬景峰的位置也設了「水船塢」供運水船停泊。
    DSC01676a
    那三個井是靠燒煤產生蒸氣動力抽水,其實就是包括現在上海街紅磚屋在內的建築群。但其實水務署是直至新鴻基想拆了紅磚屋重建的時候,才發現這是屬於自己的。
    2.2 1901年中電成立,1903年開始向九龍供電。
    2.3 1910年設立九龍重力自流供水系統

    3.1 九龍重力自流供水系列依靠京士柏配水庫為紅磡供水。當時是淡水,現在已改為裝鹹水。京士柏配水庫現屬於天文台氣象站範圍,機電工程署的同事還一直以為那是防空洞(講者﹕防空洞怎會挖得那麼高﹖)。
    3.2 舊檔案提及「油麻地配水庫」有四拱券。但這個配水庫已出現裂痕,以前只是用筒瓦去補,最後漏水太嚴重無法再用。

    4. 1895年的供水工程不會超過界限街,到租借新界簽約後就立即去築水塘。
    4.1 九龍水塘群包括﹕
    —九龍水塘 (1901動工,1910完成)
    —石梨貝水塘 (1926)
    —九龍接收水塘 (1926)
    —九龍副水塘 (1931)
    4.2 仍包括九龍重力自流供水系統,另增加城門溪谷計劃
    DSC01643aDSC01646a

    5. 1902年工務局長報告p.56提及Messrs Denison, Ran & Gibbs公司承造九龍水塘工程。
    5.1 Gibbs此君原為工務局助理工程師,任職九年,後來拿了政府的資料出去搞公司私伙投標。如果放在今天一次是大醜聞,但當時就是這樣。而英國人有趣之處,是他們通常賺完錢退休後就會留下一些學術研究作紀錄,於是今天我們仍可以從中得知這些工程的設計詳情。
    5.2 九龍水塘主壩呈雙弧形,可能因為太複雜所以於1908年爛了尾(不知是判頭還是工程師出問題),後來再由另一判頭接水才完成。
    5.3 九龍水塘水掣房有一系列的掣,可以控制由不同高度放水。
    5.4 水掣房和記錄器房都是粗砌花崗石建築,與Gibbs負責的黃泥涌水塘相近。原為木樑頂,後來因為太難維修,改為石屎頂。
    5.5 水掣其實很重,所以每個水掣旁都有重錘以平衡重量。
    DSC01648a
    5.6 九龍水塘溢洪壩(1910)旁邊的就是記錄儀器房。

    6. 九龍水塘界石也是個很有趣的故事。
    DSC01649a
    6.1 界石上的「KWW 1902」代表了Kowloon Water Works,跟港島的HKWW (Hong Kong Water Works)標誌不同,其實是區分兩家產業,因為兩地水務原來是不同的。港島供水,本由差餉支使,所以當時港島居民是有權免費從街喉取水的,他們也可以選擇付費駁喉入屋。而九龍的供水一開始就是收費的,當時也只有駐軍、紅磡火柴廠和少量居民需要供水。
    6.2 港島區「免費取水、收費駁喉」也催生了一種新生意,華人自行駁「傍喉」入屋不給錢政府。這些喉質素較差,後來當然也就作廢了。但「傍喉」這個名稱就遺留下來。直到今天,由濾水廠輸水往各區的大喉,再由大喉分支到客戶地界內的水喉,仍稱為「傍喉」。
    6.3 水務署同事現正逐步(因為要在水務工作餘下的時間才做)清點界石的數目和位置,重定坐標和測量。這些界石的設計很有趣,每塊石面文字的方向都不同,總之每一塊你看著文字的時候,就會同時望著水塘,因為它們就是集水區的界線。

    7. 九龍副水塘附近的公廁對上有間屋,他們懷疑這是圖則上的 KWW Caretaker Bungalow。它的基座跟水務署的建築一樣,但圖則在1902之前,未有Gibbs的簽名。但搞清楚這幢建築是否屬於水務署,有助於尋找其餘的界石。

    8. 大埔道沙濾池,1922年完成。旁邊還有 foreman's quarter。

    DSC01652a

    9.1 石梨貝水塘的石砌溢洪漕,奇怪地未有評級。
    9.2 石梨貝水塘的東北壩是用預製混凝土建設,溢流道也用上預製花崗石。兩者都是試驗性質,後來就大量運用於其他水塘。
    9.3 石梨貝水塘水掣房(1926)是首個用預製混凝土的水掣房。

    10. 城門水塘儲水,分別經由北渠和南渠輸入九龍接收水塘,然後再經石梨貝濾水廠送出去。北渠和南渠分別有量水站,以流水速度量度水量,現在用泵已經可以計數,所以不再需要量水站了。

    11.1 九龍接收水塘(1926)有最華麗水壩,連扶手都用花崗岩製成。(因為細,所以本錢夠)
    DSC01655a
    11.2 當其他水掣房的門楣年份都是凹字,只有九龍接收水塘水掣房的年份是凸字。(當然也是因為錢多的緣故)

    12.1 石梨貝濾水廠分四期,處理量共400000加侖,現在只餘下60000-70000。它跟西區快速濾水廠(就是香港大學後面)一樣,都是使用快速重力過濾池,不需要用人力處理。在當時是先進科技,譚肇源《五十年來香港建築工程回憶錄》(1955)提及,當時英京倫敦也只有兩處快速濾水廠。
    (方按﹕網上只查到譚肇康和《香港五十年工程回憶錄》,可能是我抄錯,又或者同一人同一書有不同名稱。)
    12.2 西區快速濾水廠(1922)後來因為香港大學興建黃克競樓已拆卸。
    12.3 當時的公家設施往往會在年份上面加個皇冠,但其中一個竟然有水管在皇冠正上方穿過。講者笑說當時的人也很反叛。

    13. 當時做了兩條輸水管道往港島(因為當時缺水的其實是港島,不是九龍)。第一條是1930年,是當時大旱應急而造的,後來就穿了。到1935年再做了一條,九十年代也穿了。

    14.1 中電紀念百周年時出版了本《光耀百年》,裡面拿了石梨貝濾水廠(1928)的照片紀念中電開始向九龍供電。講者說用那幅圖其實是不準確的,因為濾水廠的機器其實不需電,是用水力渦輪推動的。供電其實只是用來點燈。
    14.2 另一個戰後興建的東區濾水廠則用了Peterson廠設備。
    14.3 照片可見泵房裡面有個「電話亭」,是因為泵房機器實在太嘈,所以要躲進去才可以聽電話。但響鈴是在外面的,所以來電時也會知道。
    14.4 講者說石梨貝濾水廠「可能是」世上唯一仍然運作的重力沙濾池。
    14.5 濾水廠自己也有個「暗塘」的水掣房。

    15.1 九龍副水塘(1931)負責接收九龍水塘的溢流,如果副水塘也溢流就會經荔枝角排出海。
    15.2 這是第一個以大規模預製石屎件興建的水壩。(直線式水壩)
    但樣式仍造成花崗石形,就連古蹟辦也誤以為是。
    15.3 香港仔上水塘(1931)也是建築來額外接收雨水。
    15.4 當時的照片解像度很高,不斷放大可以見到很多細節。例如當時已用飛索吊運方便工程,由兩側山邊吊起飛索,中間以三角形吊架吊運重物。

    16. 講者說溢洪是好看,但會被市民指責浪費食水(前幾年就有不少這樣的新聞),所以現在水務署已經調節到可以及時把過多的儲水調為沖廁用(香港仍有淡水沖廁),不會再出現溢流現象。大潭水塘仍有很多新人去拍結婚照,但就不會再拍到溢洪的壯觀景象了。

    17. 九龍副水塘大壩仍未列入法定古蹟(只是二級歷史建築),但欄杆上的鐵網已爛(一開始時是未有設計鐵網的,但因為欄距較大,為防有人跌落水塘故加鐵網)。他們有意稍後修補鐵網,以便申請成為法定古蹟。

    18.1 城門水塘於1923年起分期興建,直到1937年才落成。由於1935年是佐治五世登基廿五年,故臨近落成前港府改名為銀禧水塘。講者說中文報紙仍是大部分時間都叫城門水塘,很少叫銀禧,但我卻有印象聽過銀禧水塘的。
    18.2 容量為30億加侖(1360萬立方米),當年港府甚至聲稱有了這個水塘以後不會再制水(當然事實是後來還有多次制水,因為人口和工業都大幅增長了)。到了今日,一次儲滿水仍足夠香港五天用水量。
    18.3 城門的水,經過石梨貝濾水廠後,經第三條輸水隧道,於皇后碼頭附近上岸連接港島供水網。於當局拆卸皇后碼頭時也拆掉了。
    18.4 奇就奇在,那麼重要的水務設施,竟然只有紀念碑是法定古蹟。
    18.5 另一特色是城門水塘的水掣房是在水中間。

    19. 未加入水務古蹟前只有八十幾個法定古蹟。但當時要加入的水務古蹟有四十一個,所以當局把它們列為「六個水塘群」當成六個法定古蹟註冊。

    20. 雙城記﹕一是上城門下城門,另一是小城門對大城門。
    20.1 下城門其實是在城門水塘(上城門)後另建的新水塘。
    20.2 小城門其實是英國人應急務實之作。因為當時實在急需用水,不能坐等城門水塘完工,所以先在城門水塘原來的半腰位取水(方按﹕菠蘿壩﹖),經北渠進入九龍接收水塘供應市區使用。
    DSC01658a
    20.3 為了建築工程,中電在現場搭建了22kV變電站,這也是讓中電進入新界獨佔輸發電事業的濫觴。工程最後用了八年才完成。
    DSC01662a
    20.4 英國人另一認真的證據,就是他們1936年在現場旁邊修建了縮尺的溢流水力模型作測試(即是測試溢流會否對大壩和其他設施造成損害)。這些測試的成果有目共睹,因為城門水塘直到現在都沒出過事。
    DSC01663a

    21. 當時的新聞報導﹕
    21.1 工商日報
    —1935年4月16日﹕「登極紀念期內食水全日開放」
    —1935年5月3日﹕水務局報告
    —1935年5月4日﹕宣佈改名銀禧水塘(又名租庇利水塘)。講者說同期亦將筲簊灣道其中一段改名英皇道,相對於銀禧之名早已被人淡忘,英皇道則使用至今。
    —1935年5月5日﹕「食水全日開放」
    DSC01667a
    21.2 華字日報1922年9月7日﹕政府欲由盛梅谷及大帽山收貯食水。
    城門谷本來就沒有城門,那麼為何會叫「城門」﹖這裡似乎提供了一些線索。也許本來是叫盛梅谷的,只是華人太喜歡「城門」這個名才以訛傳訛而已。
    21.3 南強日報
    —1929年1月11日﹕新界紳士口述城門水塘建築近況,正在搬村賠償階段。
    近年有城門谷村民後人投訴說當年賠償不足,他們後來翻查資料才找到這批舊報紙,印證當年賠償相當豐厚,村民亦滿意。
    DSC01669a
    —1929年2月4日﹕金督巡工地,村民請願說沒地方搬村,後來港督指示政府解決了問題。
    —1929年9月29日﹕城門谷居民遷往錦田的城門新村
    DSC01671a

    22. 城門水塘紀念碑
    (古蹟辦)
    (方按﹕竟然還有大陸人整段抄了下來)
    22.1 碑上刻有拉丁文,和大壩落成的1937年。
    (方按﹕講者把這句「Nisi Dominus Frustra」說成「沒有上帝就甚麼都做不成」當然沒錯。不過查起來其實更有趣,因為這句其實也是愛丁堡市徽的銘言。這句拉丁文直譯成英文就是「Except the Lord in vain」,改寫自聖經詩篇127篇,大概可寫成「若無上主,一切徒然」。眾所周知,香港一直有很多蘇格蘭人參與建設,直到現在還留下很多痕跡。用這一句固然是因為聖經原文提及「建造」,但會不會也是主事人跟愛丁堡有點關係﹖這點我從工程師名字上查不到。)
    22.2 最奇的是,這個碑是「三無」﹕無水塘名字、無揭幕嘉賓名字、無揭幕日期。
    講者認為是因為「時機不好」,因為之前華報稱改名銀禧乃為英皇「登極紀念」,佐治五世到1936年倒真的「登極」了,不過是天極。繼位的愛德華八世又「不愛江山愛美人」旋即遜位,由其弟佐治六世繼任。到1937年完工由港督郝德傑爵士揭幕時,英國人可能已經覺得尷尬到不寫好過寫。
    22.3 工商日報1937年1月30日已經是寫﹕「城門水塘今日由港督揭幕」(不再稱銀禧焉),並稱「不愁再有水荒」。
    DSC01675a
    同日報載「失事喪命者有叄十四人」,但這只是官方紀錄的數字,只計算工程意外的死亡人數。應該還有很多人是死於瘧疾的。

    23. 總結﹕戰前九龍的供水系統
    23.1 油麻地井水供水系統(1895)
    23.2 九龍重力自流供水系統(1901-1931)
    23.3 小城門(1927)、大城門(1937)供水系統
    還有下城門,六十年代配合船灣淡水湖,向荃灣和沙田供水。
    古物古蹟辦事處還把(上城門的)菠蘿壩誤當了下城門的壩。

    24. Q&A時段
    有一份在台灣的日文《香港水務調查報告書》有助於研究香港戰前供水。因為與日軍攻港後四處搶掠相反,水務設備只有少量被破壞(畢竟日本人佔領後也要飲水),大部分的設備都被保留、文字圖片檔案之類都被保存起來。這本報告書就是日方找人把戰前幾年的水務署報告逐句翻譯成日文而成,因此在檔案原文上面還留下鉛筆字跡。

August 5, 2015

  • PISA 2012

    這是暑期前去聽的講座摘要,文英玲博士主講。(前文﹕PISA 2009 / PIRLS 2011)

    1. 大概是因應剛過去的PISA2015而辦。教育局仍是以中文科老師為對象,好像圖書館老師不用理似的。

    2. PISA由2000年開始,現在包括了32個國家地區,分科學、數學、閱讀三方面。

    3. 數碼閱讀可分為四類行為﹕
    3.1 接觸資訊
    3.2 創造資訊
    3.3 娛樂社交
    3.4 風險行為

    4. PISA將閱讀分為三級﹕
    4.1 提取與檢索 (access and retrieve)
    4.2 綜合與理解 (integrate and interpret)
    4.3 反思與評價 (reflect and evaluate)

    5.1 OECD2011對「數碼閱讀素養」的定義為﹕個人能力用於數碼文本的理解、運用、反思和投入,從而實現自己的目標,發展自己的知識和潛能,以及參與社會事務。
    5.2 相比而言,DSE的中文課程集中於實用性和人文性。

    6. 文本格式可分為幾類
    6.1 連續文本 (continuing texts)
    6.2 非連續文本 (non-continuing texts) (如圖、表)
    6.3 混合文本 (mixed texts) (同一作者混合連續及非連續文本)
    6.4 多元文本 (multiple texts) (多位作者撰寫同一主題,有不同觀點)
    但PISA不用視訊,與小六TSA的要求不同。

    7. 講者認為教師需留意﹕
    7.1 數碼閱讀具備「閱讀」本質,與書面閱讀一樣,涉及認讀、記憶、理解、分析、推論、判斷、連繫等過程。
    7.2 數碼閱讀因應媒體特質,具有特殊性,包括媒體技術、高度的識別、整合、評估、交流的能力。(後者怎樣令人想起御宅王﹖)7.3 自我監控、調適和管理的能力,尤其重要。

    8. 數碼閱讀的爭議
    8.1 缺點﹕不實資訊、不良資訊、混亂資訊、無用資訊
    8.2 優點﹕更民主、用者中心、更整全、更自然(接近實境)、更具實用性

    9.1 香港自2000+起參與PISA,上海自2009年參與。
    9.2 2009年開始加設數碼閱讀評估,共19地區參與,包括香港。2012數碼閱讀評估共32地區參與,包括上海。

    10. 數碼閱讀分級﹕
    —5或以上(最低分數626)﹕能在不熟悉的題材上,有效篩選、分析及批判思考所獲資訊。需整合不同步十2結的資料並能掌握多媒體資訊。
    —4級(最低分數553)﹕能在不同連結中搜尋所需訊息,在熟悉的題材上,作出分析及批判思考。此等級亦要求學生能詮釋關於科學、科技的資訊。
    —3級(最低分數480)﹕能在數個地方綜合資訊,並進行簡單的分類。
    —2級(最低分數407)﹕能在熟悉的題材中,運用低度的推理從簡單的數碼介面上找到並綜合資訊。

    11. PISA 2012香港學生平均分﹕550。高於OECD成員平均分497 (500是基準分),在32個國家地區中排第三。
    —第一﹕新加坡 (平均分567、標準誤1.2)
    —第二﹕韓國 (平均分555、標準誤3.6)
    —第三﹕香港 (平均分550、標準誤3.6)
    —第四﹕日本 (平均分545、標準誤3.3)
    —第五﹕上海 (平均分531、標準誤3.7)
    —OECD整體 (平均分497、標準誤0.6)

    12. 如果比較不同地區學生獲得不同等級的百分比﹕
    (低於等級2、等級2、等級3、等級4、等級5或以上、等級2或以上)
    —韓國 (3.9%、11.7%、30.8%、35.3%、18.3%、96.1%)
    —新加坡 (4.3%、12.5%、26.0%、30.3%、26.8%、95.7%)
    —日本 (4.9%、14.4%、32.3%、34.1%、14.2%、95.1%)
    —澳門 (7.0%、22.8%、39.8%、25.3%、5.1%、93.0%)
    —香港 (7.6%、13.8%、26.5%、31.0%、21.1%、92.4%)
    —OCED整體 (17.6%、22.5%、29.9%、22.1%、7.9%、82.4%)
    —方按﹕從比較可見,整體而言韓國比較成功,成績很平均,跌落谷底的人數非常少,只是「等級5或以上」的百分比輸給新加坡和香港而已。而香港「低於等級2」的百分比甚至比新加坡高,可見香港的「補底」功夫做得不夠

    13. 如果以能力高低學生的分數差距看﹕(95th百分位和5th百分位學生分數相差)
    —澳門﹕232
    —日本﹕255
    —韓國﹕257
    —上海﹕277
    —台北﹕290
    —美國﹕292
    —新加坡﹕296
    —OECD整體﹕307
    —香港﹕309
    —方按﹕可見香港學生能力差距甚至比新加坡大,別忘記香港和新加坡都是城市,並不如其他國家地區有那麼大的城鄉差距。可見香港和新加坡這兩個高度競爭的教育體系,令學生差異很大,對於「拔尖」的興趣也蓋過了「補底」。

    14.1 香港學生於PISA2009和2012的不同等級百分比比較,可見「等級5或以上」和「等級4」的百分比都有增長,而較低等級的百分比則相應降低。究竟這是否教學的成效﹖講者表示也可能是2009年時的成績不正常地低,因為當時有不少學生受不熟習中文輸入法所累,而到了2012年學校普遍都有手寫板可用。
    (方按﹕結果到現在我的學生還是有很多不熟習輸入法,無論是倉頡或速成,甚至九方、注音之類都用不熟。相信智能電話手寫輸入普遍之下,情況會更差。在下常警告他們出來工作,老闆未必有手寫板給你用,練熟一兩種常用的輸入法比較穩妥。其實只要平時網上閒聊時多用輸入法就可以熟習了,但偏偏沒人理我。)
    14.2 PISA2009到2012年間的平均分也有上升,由515(標準差2.6)升到550(標準差3.6)。

    15.1 香港學生數碼閱讀的性別差異比書面閱讀少。
    PISA2009書面閱讀女生比男生平均值高33分、電子閱讀平均值高8分。
    PISA2012書面閱讀女生比男生平均值高25分、電子閱讀平均值高19分。
    15.2 各地的男女平均分差異(男減女計)
    —哥倫比亞﹕-4
    —韓國﹕-7
    —智能﹕-9
    —上海﹕-10
    —日本﹕-15
    —台北﹕-17
    —葡萄牙﹕-17
    —新加坡﹕-18
    —俄國﹕-18
    —澳門﹕-18
    —斯洛伐克﹕-19
    —香港﹕-19
    —OECD平均﹕-26
    15.3 又一次,香港連男女差距也比新加坡、韓國大,甚至大於上海。
    15.4 方按﹕不過從同一堆數字中,我倒讀出不太樂觀的趨勢﹕女生不單止在數碼閱讀也比男生高分,而且由2009到2012之間這個差距還增大了(8-->19)。當然這可能是因為隨著電腦網絡和智能手機越趨普遍,所以女生也熟習了電子產品而不再畏懼數碼閱讀所致。但很難不令人聯想2002年取消男女升中分組派位之後,女生因為閱讀能力平均較佳而得到較佳升學機會,而造成進一步擴大能力差異的結果。

    16. 對學與教的啟示﹕
    16.1 藉數碼閱讀提升男生的閱讀表現。(男生的搜尋導航能力較高)
    16.2 協肋數碼閱讀稍遜的學生掌握相關的數碼技能及閱讀素養。
    16.3 向數碼閱讀優秀的地區學習,把學習與數碼媒體有效地連繫。

    17. 影響學生數碼閱讀的關鍵因素﹕(score point difference per unit change of the indices)
    17.1 享受閱讀 (30.44)
    17.2 摘要策略(例如用自己的話覆述一次) (23.08)
    17.3 記憶與理解策略 (20.9)
    17.4 家庭社會經濟地位(以家長職業定) (19.39)
    17.5 網上蒐集資料 (18.15)
    17.6 多元閱讀 (9.51)
    17.7 網上社交活動 (6.14)

    18. 數碼閱讀的主要步驟﹕
    18.1 進入感興趣的文本
    — 產生相關的詞彙
    — 掌握相關的口頭表達
    — 明白選單上的層級結構
    — 懂得使用導航工具及裝置
    (PISA2009得分較低主要在於以下問題﹕
    —不懂用schroll bar來schroll down
    —打開、編排和關閉視窗
    —視覺和空間能力)
    18.2 跨文本閱讀、綜合不同文本
    18.3 評估文本的質素

    19. 培養數碼閱讀的策略
    19.1 先備知識
    —主題的相關知識 (要有足夠的生活知識才容易連結到文本,知識面越寬越容易理解不同文本的內容)
    —文本的結構形式 (理解文體,例如六何法等)
    19.2 推論推理 (從文意脈絡去推敲)
    19.3 解難思辨 (能否堅持下去才是解難的重點,也要靈活變通尋找出路)
    19.4 自我調整 (「自我監控」的後設認知能力)
    19.5 情意因素

    20. 講者介紹適用於高中的「閱讀金字塔」策略。(如果初中的話可以先教畫關鍵詞、找關連和支持理據之類)
    20.1 主題 (subject) (以短詞或短句表示)
    20.2 主要觀點 (main idea) (以陳述句statement表示)
    20.3 支持理據 (supporting details)
    20.4 發展/申請 (developing details)

    21. 段意要撮要、找關鍵詞及與題目的關係。

July 29, 2015

  • 戮力同心─粵港抗戰文物展

    紐倫堡也不是說去就去,要聽候差喚的。所以這天未知時間,就先去海防博物館看了這個展覽。不過有點令人失望,雖然跟義勇軍特展也是佔用專題展覽廳的同樣空間,但感覺展品少很多。雖然堡壘大堂樓梯貼了特展貼紙,但原來上層也沒有額外展品。

    展廳燈光非常昏暗,當然是為了保護文物,不過拍照就很難了。堅持不用閃光燈,所以下面的圖自然就難看了。

    宣佈抗戰時的國民政府公告,那時還是愛寫這樣六字一句的﹕
    DSC03414a

    這本小冊子的作者是「博古」,其實就是共產黨人囉。
    DSC03415a
    既然是向廣東的革命博物館借展品,整個展覽自然也是強調共產黨的多,國民黨的少。

    仍是中共找郭沫若辦的報紙《救亡日報》,不過引起在下注意的是……
    DSC03417a
    (「獻金,獻金﹗﹗愛國的烈火,獻金的洪流﹗」)(課金的起源﹖)

    鈔票、軍票之類見得多,債券較少展出。無論國府或日本的都寫了息率,不過戰後在大幅通漲下都沒甚麼用了吧﹖

    DSC03416a
    國府債券書面上寫的是民國二十七年(1938)發行,打算到民國五十八年(1969)還清,指定每年平息六厘。計劃用三十年收拾抗戰殘局,不算過分,只是歷史沒有這樣的機會。國幣先因為惡性通漲一文不值,然後國府就連江山也丟了。

    DSC03430a
    日本債券寫的是昭和十七年,沒有寫何時還清。只是寫面值金三十圓,但賣出價是二十圓,那十元差額應該就當利息。看起來利息很多(50%),但不知道還款期限就沒有意義了。

    有幅照片是船員慰勞共軍游擊隊,沒甚麼奇怪。不過搞笑的是那艘船偏偏叫「日本皇后號」……
    DSC03419a

    這張說明牌這樣寫﹕「廣州路德興號發給日本橫濱正金銀行的發貨單﹕廣州淪陷後,草資銀行全部撤離,橫濱正金銀行等日資銀行乘機壟斷淪陷區的金融業」
    DSC03423a
    但右下角貼了張票,寫著「中華民國印花稅票」,左邊也是民國年號。或者是偽政府已經接管了市政﹖

    又一張拍得不清楚的照,當時香港是連買柴也要配給的。
    DSC03425a
    (所以據聞有人上山斬柴,日軍也嘗試阻止。)

    這張未看說明牌,但見整張都是中文,沒理由「檢便」兩字就是日文,所以相信是檢查大便的證(這也要有證﹖)。因為當時霍亂流行嚴重。
    DSC03431a
    前文述《默然捍衛—香港細菌學檢驗所百年史略》提過,香港淪陷時日軍的確因為霍亂流行而加強檢查,但身為英國人的醫務總監司徒永覺後來報告說,日本人的肛門抹棒檢查是亂來的,根本沒有保障細菌活性,以致驗了一萬人只發現一個陽性。就連日本人強制施打的霍亂疫苗也是品質惡劣,令民眾手臂受細菌感染發炎。
    不過隨街捉人去驗肛門本身已經夠黑色幽默的了。

    貼這幅純粹只因為這是日軍登陸青衣島部隊。
    DSC03436a

    日本兵不只在太陽旗上題字,而且還把每一攻陷地方按日子排列成射線狀﹕
    DSC03437a

    見到這頂帽有想起金剛嗎﹖(笑)
    DSC03438a
    (網絡大典)

    之前沒留意到的,是現在有些展櫃已經改用這種照明。大概是LED,而且光源也不在櫃裡(應該用了光纖),那就不會發熱了﹕
    DSC03440a

    當然,就算展覽偏向共產黨,游擊隊也不是沒做好事的,拯救盟軍飛行員就是游擊隊看家本領。
    DSC03443a

    戰後繳獲日軍指揮刀乙把當然值得威威,不過游擊隊連繳獲日軍漱口盅和米桶也當戰利品就未免有點小家……
    DSC03449a
    (不知為何想起翻板大富翁那張「擊落米格機」,大富翁又不是戰爭遊戲,當棉被和買愛國獎券都很正常,但怎麼會去擊落米格機呢﹖)

    日本於九月二日宣佈投降後,共產黨的確想要東莞、寶安、惠陽一帶日軍帶他們投降,展覽有一張游擊隊發出的指示,只是字跡太模糊就不貼了。
    只是日軍沒理會他們而於九月十五日廣州投降(而負責的張發奎是國軍將領當然也就沒提了,於是上文下理看起來就像是日軍應該是收到共產黨的指示然後就投降了),香港的日軍則於九月十六日向夏愨投降(當然也沒有提中英瓜葛之下,夏愨是同時以「中國戰區總司令蔣介石代表」身份受降的)。
    DSC03450a
    於是整段最後那句2014年定九月三日為抗戰勝利紀念日就變得很突兀。為何2014年才定下來﹖為何香港現在不慶祝重光﹖館方似乎不認為小朋友會問這些問題。

    ---

    最後一幅倒是跟這個展覽無關,而是在其他展廳碰巧見到的﹕
    DSC03451a
    在維基百科有一個頗麻煩的譯名,就是准將,正式的對應頁面是Brigadier general
    由於維基百科不知何時開始在元維基限制了A語文的一個維基頁面只能譯成B語文的一個維基頁面,而不能共時有兩個譯名。這個規則是很奇怪的,因為兩種語文詞彙之間從來不是一對一的關係。於是英文Commodore就沒有中文維基頁可以對應,變成沒有譯名。但就正如這幅展板所示的,我們對Commodore的譯名,向來就是「海軍准將」。
    當然,以維基那些人的性格,他們絕對可以拗Brigadier general跟commodore不同,正如英國自己也當這個職位(連同陸軍的brigadier)是校級而非將級。可是在NATO系統中,其實兩者都是當同等的一星級(OF6)。而日文維基則另設一個「代將」的頁面作譯名。

July 27, 2015

  • 醫學博物館

    上星期一去紐倫堡,本來打算過海順道去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拿學校的東西、然後去醫學博物館。但又查發現兩者都是星期一休息,於是就留待星期四看中醫後再去。

    從地圖上看,這個中心是離地鐵西營盤站不遠,卻被幾幢樓包圍,不知該怎樣進去。
    這天因為做了天灸,膏藥貼在身上很刺痛,更加痛到連看過地圖的細節都記不到。中途截住個妹妹問路,原來對方也不熟路要拿手機出來查。本來不想人家花太多時間,而且覺得自己模樣好像警訊裡面那些騙手機大叔……不過實在太痛所以根本不知如何開口叫人家不用花時間。結果她只告訴我「好像在西邊街」。

    然後行到西邊街,就是以前在港大出入時已經熟悉的西區社區中心(舊贊育醫院)﹕
    DSC03285a

    這時候我已經痛到忍不到,而且也已經過了一小時,想到社區中心一定有廁所,決定跑進去先處理了那個天灸貼,其餘之後再說。

    當我搞了一輪去清除天灸貼和抹掉剩下的膏藥之後,打算行出來繼續找路,但突然看到﹕
    DSC03284a
    吓﹖這裡有他們的信箱﹖

    再看水板,算不算踏破鐵鞋無覓處﹖
    DSC03283a

    這個叫甚麼「後座」就是旋轉梯後面的地方吧﹖(路牌也沒一個)
    DSC03282a

    好像愛麗斯夢遊仙境的小門,走過去終於見到了﹕
    DSC03281a

    大佬﹗怎麼你地址只寫門牌,不乾脆就寫「西區社區中心後座」﹖這樣易找得多﹗

    之後經高街行去醫學博物館,途中見到茶餐廳就解決午飯好了。

    ---

    然後在大雨中到達醫學博物館﹕
    DSC03411a(這是雨後離開時補拍的啦)

    因為平日+大雨,所以人很少。就是臨走時才有一堆小孩成團的走進來。

    本來想看的是瘧疾專題展,不過從旁邊走進去,先見到的是講流感的角落﹕
    DSC03286a

    然後就是講沙士的﹕
    DSC03287a

    原來當年動用警方超級電腦找人物關係的結果是這樣﹕
    DSC03288a

    無痛的打針方式,很想要吧﹖
    DSC03289a

    看起來很先進的注射方式,因為先進得滯我淨係睇說明和影片也不清楚是怎樣做的﹕
    DSC03292a

    醫學博物館因為地方小,而又由很多人和組織捐出展品,於是有時就會有點奇怪亂入的感覺,例如這裡﹕
    DSC03295a
    原來早期曾經要用這些膠球來填塞肺癆病人的空洞——儘管不太明白為何要填就是了。

    於是變成在瘧疾展的背後逆序看上前頭。

    這個「瘧疾局」好像在市政局史中也沒見過。(市政局的前身是潔淨局)
    DSC03308a

    而在另一些遺下的舊書中,是叫「防瘧局」的﹕(英文倒一樣)
    DSC03329a

    現在受瘧疾影響的國家還有很多﹕
    DSC03321a

    聯合國千禧發展目標(雖然官譯是「千年」,但我認為millennium譯成千年是不對的,因為你不是打算用一千年去發展)值得大家了解一下﹕
    DSC03323a

    頗漂亮的畫作,正好用來作看板﹕
    DSC03324a

    樓梯轉角是沙士攝影集,為何只有醫管局為犧牲的醫護人員下半旗﹖既然也補頒了英雄勳章,不值得降區旗麼﹖
    DSC03332a

    醫學博物館是西醫牽頭成立的,但意外地並未因而排拒中醫。
    另一個展廳就是以中醫為題。除了以中醫的器具為展品,展板以「中西醫對比」為題,說的是「脾」。不知道是否會定期更換。

    DSC03334a

    DSC03343a

    這個展廳的主題是婦產科(雖然同時又有西醫書院北洋醫學院的畢業證書副本,展品始終放得有點雜)。可沒留意到,原來現在新加坡的母嬰死亡率還是比香港高,為何﹖
    DSC03345a

    這隻小匙是給兔唇患者在動手術前餵食用的﹕
    DSC03352a

    這位仁姐特別之處,在於她是日佔初期進入那打素醫院接受護士訓練,到戰爭末期才獲得畢業證書,一星期後日本就宣佈投降。於是她們就成為唯一一批得到日本證書的護士。
    DSC03356a

    科學教育應該讓學生知道這點﹕為何人類多難產﹖多謝演化囉
    DSC03357a

    科學教育也可以有情意的,不過不是那些甚麼教大熊貓當國民教育,而是告訴他們懷孕是多危險的事,併發症一大籬﹕
    DSC03361a

    懷孕危險也是一種性教育,還有不同時期的胎兒情況﹕
    DSC03363a

    旁邊的展廳以檢驗工作為題,其實也是這幢建築本來的主要工作。這個展示的是檢查老鼠是否有鼠疫的場境﹕
    DSC03369a
    恐怖的是,原來職員是在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情況下檢查老鼠,沒聽見誰惹病算是大吉。而且不一定都是這裡見到的晚清人士,因為同場買了博物館出版的《默然捍衛—香港細菌學檢驗所百年史略》,裡面受訪的老職員(大概就是戰後的員工吧)仍然說他們檢查老鼠時是沒有防護措施的,沒人受感染是幸運。

    細菌學檢驗所(後來改稱病理檢驗所)並不只是檢驗疫病和製造疫苗,雖然書中視之為衛生防護中心的前身,但其實他們負責的東西比衛生防護中心更多。書中就提及檢驗食水和牛奶,甚至在大部分醫院未有病理科前要負責檢查病人的樣本。

    DSC03373a (檢測水質的多管發酵法)

    早期藥物供應不多,西醫不像現在開藥隨時給你藥丸藥水就行。他們除了帶藥箱出診,往往還要自己製備藥物,把所需的成份藥粉混和開給病人服用。
    DSC03380a (這個藥箱由英國醫生捐給中大醫學院,再轉贈給醫學博物館)

    當時的政府手冊,詳細記載了每個醫務化驗人員的生日、薪點和增薪日期……
    DSC03381a

    由於這幢建築的歷史,當初最關注這幢建築和推動成立博物館的,自然包括病理科醫生,所以這裡介紹幾位他們的老師。這位侯寶璋教授除了教書,還在報章撰文討論古人的病理問題﹕
    DSC03382a

    這裡介紹如何驗瘧疾,但看完還是看不清厚血片和薄血片的分別﹕
    DSC03387a

    香港政府曾經自行製造多種疫苗(天花、霍亂、狂犬病、傷寒/副傷寒、鼠疫、小兒麻痺,書中還有提過淋病和葡萄球菌),書中記載還供應到鄰近地區﹕
    DSC03388a

    香港似乎也適合發展這類藏品﹕紮腳的模型和X光片﹕
    DSC03389aDSC03390a

    當年是如何生產牛痘﹖地庫有場景﹕
    DSC03391aDSC03395a

    如何檢查疫苗是否有效﹖原來牛痘是用雞蛋驗,注射進去後會在胚胎膜上產生痘疤﹕
    DSC03396a

    地庫一角是麻醉科展品,麻醉機原來同時用多種麻醉劑,而且有彩色標示﹕
    DSC03404a
    (白色﹕氧氣、黑色﹕二氧化碳、橙色﹕丙烯、藍色﹕笑氣、中間兩盅的氟烷forane)

    地庫另一小房間就是中藥展廳,有介紹中藥的使用原理﹕
    DSC03409a

    裡面是由藥材店捐出的藥櫃和陳設,正好用來展示不同種類的藥材﹕
    DSC03407a

    「四生」分別是生半夏生川烏生南星生草烏。都是有毒性的中藥,通常要炮製過才能服用。
    DSC03410a

July 23, 2015

  • 古文物偵探筆記

    [古文物偵探筆記]—鄧民亮博士

    1. 重點是﹕每一手主人都會留下痕跡。就不說乾隆皇或文人雅士賞畫後會忍不住題字,就連瓷器,往往在底部都會留了貼紙,就像行李箱遊歷各地就會有一大堆各地貼紙一樣。

    2. 例如一個明永樂年青花纏枝花卉紋魚簍尊,底部就有一堆貼紙反映了一百年來的流傳經歷﹕
    2.1 Alfred Clark是Gramophone Co.的創辦人之一(這公司後來變成EMI),很有錢,也愛收集瓷器,加入了英國的Oriental Ceramic Society。所以留下了OCS的1954年展覽貼紙。
    2.2 另一個Mostra D'arte Cinese-venezia (1954)貼紙,雖然講者自言不懂這語文,但經查知道是一個紀念馬可波羅的元朝古物展。這件花瓶顯然也有參展。
    2.3 Spink & Son (1974)是拍賣行的拍賣會貼紙,這是Clark遺孀把花瓶拿去拍賣留下的。講者說英國發達時,有很多人都對中國瓷器有興趣,所以有大量的收藏,但去到經濟蕭條的時候就被迫賣出。OCS就是一個有錢佬組成的專業會社。
    2.4 T.Y. Chao (1978)則是趙從衍家族基金會買入後的貼紙。講者說趙從衍大家未必知道是誰(他也是搞航運的),但他有個兒子大家都認識(雖然沒講明但應該大家都知是誰吧)。他是敏求精舍的成員(一如OCS,敏求精舍也是一個有錢佬的專業俱樂部),也曾參加1986和1987年的蘇富比拍賣。

    3. 中東長期都是「混合文化」的輻心,他們的銅碗或陶碗都類似中國物品的樣式。
    另一方面,中國青花畫法也出現「波斯化」,而青花顏料本身也是來自中東。(方按﹕《青花瓷的故事》有提過後者)

    4. 另一例子是明永樂宣德青花花果紋入棱瓶,這個瓶的貼紙有﹕
    4.1 1946 OCS,是戰後第一次復辦(戰時怎可能拿瓷器出來﹖),這主人應該也是會員。
    4.2 1954 OCS
    4.3 1954 Mostra D'arte Cinese-venezia
    4.4 Brodie & Enid Lodge 相當有趣,因為他們就是靠以陶瓷作火星塞絕緣體而致富,購藏瓷器大概也是相關發展成興趣吧﹖
    4.5 Eskenazi是另一間古董拍賣商。

    5. 另一件北宋晚期汝窰青釉筆洗(羅桂祥藏品),反而在歷史中被隱沒了部分線索。
    5.1 原本乾隆皇在碗底題了首詩,刻在釉面,但反而被人磨走了。磨走後就露出了胎釘(又稱芝麻釘,燒釉時用來隔開瓷器和底板用)。
    5.2 磨走御詩已是怪事,但為何會知道﹖因為這隻碗連了份光緒丙午年(1906)文件。陳元輝說他的父親陳瑞安購得此碗,原本載了乾隆皇的詩「趙宋青瓷建汝州,傳聞瑪瑙末為釉,而今景德無斯法,亦自出藍寶色浮。」因為怕收藏御碗會招罪責(方按﹕那麼為何要買﹖)。
    5.3 本品跟台北故宮的同類藏品相同,台北故宮載南宋周琿《清波雜志》﹕「汝窰宮中禁燒,內以瑪瑙為釉,唯供御揀退可許出賣,近尤難得。」瑪瑙為釉是個傳說,因為通常「御用」的東西會被看得神奇一點。碰巧瑪瑙的成份和釉料一樣都是二氧化矽,所以也不能說絕無可能。

    6. 南宋/元官窰淡青釉長頸瓶(羅桂祥藏品)
    6.1 奇怪之處在於,這瓶的釉色造型似被稱為「龍泉窰」的民窰多於官窰(北宋汴州、南宋杭州)的出品。
    6.2 日本米內山庸夫是1928-32駐杭州總領事,但似乎對考古興趣更大(當時日本人也學英國人搞考古)。他發掘南宋的「郊壇下窯」,證實當地真的是當時的官窰,亦出土了大批陶片墊圈、墊餅、匣缽、支釘等。這批出土物都被標上「昭和五年」(1930)字樣。
    6.3 他們使用了含鐵釉加氧化鈣助溶劑,這樣在氧化下呈黃色、在還原焰下則呈橙色。(窯變)
    芝麻釘的存在也可以用來辨別真偽,因為這是當時燒瓷所需的。而且也可以觀察釉內的氣泡(這些氣泡也會影響顏色)。
    6.4 於是日本人證明了官窰也有生產過類似的器件。

    7. 龍泉窰青釉紙槌瓶(南宋/元)
    7.1 這種瓶在日本稱為「雙耳瓶」或「花生」(大概是因為茶道室用來插花之故﹖),他們當成國寶看待,與其他國家的定位大異。他們連一些不太漂亮的也當寶,甚至破損了也會用黃金補釘。他們特別愛宋朝的,原因是這些物品引入日本,並反映了日本歷史上的流傳。
    7.2 例如大阪和泉市久保惣記念美術館就有件「銘萬聲」青磁鳳凰耳瓶,銘萬聲是後西天皇借自白居易《聞夜帖》的詩句「擣月千聲又萬聲」而名。
    7.3 龍泉窰其實不只是指浙江單一地方的窰址,而是一大批同類風格民窰的稱謂。龍泉窰由浙江南傳到廣東和東南亞,北傳到韓國和日本。它們不限於一地,而且大量生產(民用嘛),但不同地方的手工當然會有點分別。例如現存有些留了拉胚紋、或者釉色不齊等,如果是官窰早就會打爛重作,只有民窰才會當次貨出售而流傳至今。
    7.4 這件瓶無法追查在羅氏之前的流傳狀況,因為在私人手上的瓷器較少記錄,通常只有文字記錄大小、形制,不如書畫經常被題字而留下痕跡。(故宮的藏品則由乾隆皇下令畫師為所藏瓷器畫像,以防調換。)

    8. 1981年羅桂祥捐紫砂茶壺
    8.1 這個茶壺壺底有「陳仲美」款。
    8.2 茶壺其實來自李研山,廣東名畫家,戰時曾居港、淪陷時居澳門,晚年又定居香港。他在1942年畫了幅石溪壺館試茶圖,題款﹕「余得石溪沙壺,客來試茗,斯畫適成,因命為石溪壺館試茶圖。」
    當時戰亂,很多人要變賣身家維生,而李研山在澳門教畫,生活仍算閒適。他在澳門時就在地攤「淘」了這個茶壺回來。
    博物館方面本來也不知道這段歷史,只是當館長訪問李研山家人時,問及李研山是否很喜歡茶壺﹖家人說就只有收藏過幾隻茶壺,現在只留下一隻,就在你們茶具文物館囉﹗於是突然就明白了。
    8.3 書畫仿畫筆法也會不同,但工業技術(只要師傅肯教的話)幾乎可以完全承傳(例如模具就能代代相傳),所以紫砂茶壺也有人仿製古物。

    9. 外銷梨形小壺(約1750)
    9.1 其實這只是「爛陶壺」一個,為何年份會那麼清楚﹖因為這個壺是從南中國海的沉船打撈出來,是羅桂祥託人在荷蘭拍賣買來的。
    9.2 Michael Hatcher於1985年把這艘沉船打撈出來,船名Geldermalsen號,是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商船,由廣州載貨到雅加達再回荷蘭,途中沉沒。
    9.3 沉船上122人只有32人生還。不幸的是,當年生還者回到荷蘭還要受審。因為這艘船還有很多值錢的瓷器和黃金,所以生還者被懷疑是否監守自盜。現在發現船上有很多黃金,算是遲了幾百年幫他們還個清白。
    9.4 相比起瓷器黃金,這隻爛陶壺只是船員自己順道帶的「下欄貨」。究竟是用來賣、送給親友還是自用則不可考矣。

    10. 沈右「行書送醫師沈伯新序卷」(北山堂書法藏品)
    10.1 這幅字是少見擁有的題文可以完整地交待了整個流傳過程。
    10.2 這幅字寫於1350年元朝「至正十年夏六月廿有六日」,沈右是蘇州人,以孝行出名,其後入了祠。他是父母雙亡,由祖母養大。祖母活到九十歲,得到官府賜宴後卻泄瀉不止(大概是消化不良了)。延醫沈伯新,只著用臘月雪水煮小米粥餵之,就醫好了。為了酬謝名醫,又開一場飯局送行(方按﹕可見中國人都是吃吃吃),席中又請了十八位名人入局。
    10.3 這幅字的序言借西晉李密陳情表》自許(李密也是由祖母養大,被晉武帝征召時書陳情表,以照顧祖母為由力辭)。席中其他名人和應題跋,包括周伯琦顧瑛
    10.4 周伯琦是元仁宗任皇太子時的老師,後領集賢院。顧瑛則為昆山望族,無心出仕。元朝前期對漩漢人壓迫太重,士多逃避,到仁宗始恢復科舉(講者說已中斷三十年,維基百科載七十五年),周出任監察御史。可以沈右這場飯局除了酬謝,也是有意把「出仕」和「隱逸」兩批人拉攏一起。
    10.5 這幅字收藏了十年後,再次題跋,是由高遜志(1360)和吳洪(1362)。當時元末大亂,直到張士誠佔領江南後,人們才有閒情再賞字。但就在吳洪題跋後,朱元璋來攻打張士誠了。
    10.6 朱元璋勝利後抑制支持張士誠的江南人,於是這幅字又沉寂百年。之後再曠跋的是吳歡,時值為母守喪三年。
    10.7 到弘治甲子年(1504)人日,沈伯新的五世孫沈煦,請沈周(四大畫家之一)題跋。沈周文中除了自言「我小時已見過這幅字」之後,還添加了故事。說沈伯新原本無後,原欲購一女子為妾。怎料發現女子是友人之女,於是當場為她另行覓人改嫁。可見其不願乘人之危云云。
    10.8 到嘉靖五年(1526),得祝允明(即祝枝山)題銘。(吳郡沈氏良惠堂敘銘)
    嘉靖八年(1529),又得文徵明題跋。文徵明不單是畫家,而且對歷史也有研究,更為老師沈周的題跋補正錯字。
    10.9 其後又中斷了幾百年,直至1821年才重新出現。其間有一個明末項元汴的印章,此人乃知名藏家,所以反而多人偽造其印章騙人。這裡留下了一個疑團。
    10.10 (由南宋沈良惠算起)第二十三世孫沈文葉題「嘉慶間為族人失去越年餘,文葉於於市中見之,以重金贖之。復印『良惠世世子孫寶之』之章於…(這裡有四個字抄得太撩草)…,俾後人慎守勿替」。即是說這幅字一直在沈家,直到嘉慶年間才「失年餘」,那又怎可能曾在明末的項元汴手上﹖這個印是嘉慶當中那「年餘」加上的嗎﹖
    10.11 之後又遇上太平天國之亂。期間有「玉生先生」、湯貽汾程庭鷺(1857咸豐丁巳)等題跋。湯貽汾應題於1849-1852年間,太平軍攻克南京前,因為後來南京城陷後他就投池殉難了。
    10.12 太平天國中期,江南遍地戰事,經濟重心移至上海。期間又為蘇州望族禇德彜加「松窗秘玩」印。再到上海徐小圃中醫加「小圃所藏」及「五雲雙星研齋」印。再之後共軍南下,徐小圃也去台灣,大部分藏品都寄大名鼎鼎的太平輪付運,自然也就隨船沉沒矣。其餘物品再轉來香港,又是另一故事了。

    11. 文物的「雙胞案」有不少,不一定就是偽造,有些同為真品。例子之一就是藝術館虛白齋的《亙古無雙》和中國書畫收藏的《百花卷》。
    11.1 《亙古無雙》包含的畫家,由惲壽平王翬分別獲邀到某家花園畫成。雖然他們是朋友,但卻是分別受邀,事前不知道的情況下被畫主裝訂成一冊,名《亙古無雙》。
    11.2 亙古無雙後來落入南海巨室黃氏手上,再到收藏家黃季度手上。但黃季度的後人將之分拆為二(方按﹕分身家吧﹖),部分落入鍾氏手上,另一部分由黃式之購得。最後鍾氏那部分於清末民初時落入辛仿蘇之手,辛氏再向黃式之換來另一部分,將之復合。然後辛氏於北京辦戲班生意失敗,此冊又輾轉到何冠五、莫元瓚(二十世紀中期)手上。到五十、七十年代歸入劉作籌「虛白齋」收藏,最後捐給藝術館。
    11.3 至於百花卷,則出自溫其球。別人投筆從戎,他則於甲午戰爭後退役學畫,由於他是順德人與辛仿蘇同鄉,所以有機會可以臨摹藏畫。雙胞的畫應該就是在此期間臨摹而成。
    11.4 講者指出,臨摹因為是有意仿傚,所以筆法很難自然流露。

    12. 尋源﹕工藝本來就是代代相傳,包括稿件,所以歷代做出器物都相同。但一開始的「稿」從何來﹖工匠又不是畫家,新稿新品何來﹖
    12.1 明末嵌螺鈿山水人物畫方碟,圖案就是來自顧炳的《顧氏畫譜》(歷代名公畫譜)。因為明代印刷業發達,所以這類畫譜流傳很廣。工匠就可以從中「借取」圖案。12.2 明後期百子圖漆器,圖案則來自程君房百子圖(現藏故宮)、《程式墨苑》百子圖。
    12.3 透雕仕女窺簡圖香筒(17世紀)(葉義醫生捐贈),源自朱稚征竹雕窺簡圖竹筒(故宮藏),圖案來自陳洪綬(1598-1652)《秘本西廂》。明代中後期流行《西廂記》,故工匠亦將圖案用於這些流行商品中。

    13. 留青山水臂擱(20世紀)
    13.1 有「三吳一馮」之一的吳徵(1878-1949)題字「畫而自刻之」,難道身為畫家的吳徵還有竹刻留世﹖
    13.2 首先要研究這幅圖是畫給誰,臂擱上的《鍥不捨齋圖》是畫給金紹坊(金西元,1890-1979),其兄金城亦為畫家。金本人原考上土木工程系,卻放棄而轉學竹刻,這個臂擱就是「以畫自刻」的成品。

July 21, 2015

  • 文抄公國之六—求真不分科學或人文

    因為篇文太好,網上又沒有,所以抄下來﹕

    〈求真不分科學或人文〉撰文﹕薛莫
    —理性、實證與懷疑並不是科學獨有的求知方式,而是科學與人文學科的共同方向

    20世紀末,人文學科轉向後現代解構主義,不相信有客觀的現實存在,誰要是相信科學進步這套老掉牙的說法,就是犯了「科學主義」的罪,將遭受斥責。1996年,美國紐約大學的物理學家索卡爾(Alan Sokal)發表了一篇知名的文章〈越界﹕邁向量子重力的變形解釋學〉,戳破了後現代解構主義裝腔作勢的假象。該文充斥後現代用語及解構主義比喻,卻夾雜科學術語﹔隨後,索卡爾宣告裡面都是些無意義的胡言亂語。

    後來我也放棄了人文學科。但今年3月,我在與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人文學教授勃德(Rens Bod)的談話中,重新思考了我的立場。勃德指出我對科學的定義(描述並解釋過去或現在由觀察或推論所得現象的一套方法,目的在測試假說以及建立理論)也適用於語文學、藝術史、音樂學、語言學、考古學、史料編纂和文學研究等人文學科。

    勃德舉例,1440年,義大利語文學家瓦拉(Lorenzo Valla)揭穿以拉丁文撰寫的〈君士坦丁獻土〉是偽造的﹔天主教會利用該文獻,把他們掠奪西羅馬帝國土地的舉動合法化。勃德解釋﹕「瓦拉採用了歷史、語言學和語文學的證據,包括反事實推論,揭穿該文獻。他找到最強力的證據之一是在語彙和文法上的﹕該文獻使用的一些字詞和語句結構,不可能是公元四世紀初、君士坦丁一世在位時的人會使用的。例如較新的拉丁文Feudum指的是封建制度,那是中世紀的發明,公元七世紀以前並不存在。」勃德強調,瓦拉使用的是科學方法﹕「他遇事有疑、實際求證﹔他提出假說,以理性思考,並使用抽象推理﹔他使用文獻提及的現象做為證據,為文本語文學打下基礎,也就是從文獻的現存版本推知原始文本。事實上,後來的DNA分析根據的就是文本語文學。」

    荷蘭人文學者伊萊茲馬斯(Erasmus)受到瓦拉啟發,也使用了相同的實證技巧,指出三位一體的觀念直到11世紀才在《聖經》上出現。1606年,荷蘭來登大學教授史卡里吉(Joseph Justus Scaliger)發表了古埃及王朝的語文重建,發現最早的王朝比《聖經》記載的創世日期還早了將近1300年,使後來的學者不承認《聖經》是可信的歷史文獻。勃德結論﹕「因此,抽象推理、理性、實證以及懷疑論不只是科學的長處,人文學者同樣也發明了它們。」

    釐清這一點有何重要性呢﹖勃德強力呼籲﹕在當今人文系所人才與經費兩缺的時代,提出人文學科至少對「個人修養」有益的論點,可說是忽視了人文學科的真正價值。科學與人文學科的跨學門連結,德文Geisteswissenschaften(人文科學)一字表達得最為貼切,這個字代表的觀念涵蓋了人類的一切舉動,包括我們對自然世界提出的科學理論。勃德反思﹕「人文學者在使用實證方法時,經常會認為自己向科學靠攏,但他們錯了。他們只是回到15世紀時自己的歷史根源﹕最早的實證方法就是那時發明的。」

    不論學者身在大學裡哪一棟建築,大家都有相同的目標﹕增進我們對事物本質的了解。這是科學與人文的共同方向,也就是建立人類的知識。

    (潘震澤 譯)

    (科學人2015年7月號 p.92)
    (原文"The Humanities and Science Share the Virtues of Empiricism and Skepticism" by Michael Shermer, Scientific American v.312 issue 6)

July 19, 2015

  • 與博物館設計師會面

    [與博物館設計師會面]
    —香港太空館高級設計師陳榮海、香港歷史博物館設計師馮雪梅及朱偉雄、香港文化博物館設計師伍子輝、香港藝術館設計師江國樑及陳福慧、香港科學館設計師溫美霞

    1. 太空館﹕
    1.1 由於製作球幕節目需要很多資源,所以太空館只有天象節目是自家製作。其餘都是外購。1.2 由於機件老化,天象儀現在已退休,改用數碼投映,可以做到更多效果。天象廳內最少需要五部投映機,四部在圓周負責投映四方,一部在中央天象儀的位置負責投映天頂。但現在實際上用了八部(方按﹕應該只包括圓周),兩部一起投映同一段影像。
    1.3 數據量驚人,一部投映機需要四部電腦一起推動。太空館採用全天域數據 DigitalSky2full dome software。現在的影像已達到4K resolution (4096 * 4096),一幅影像已需要48Mb,每秒30幀。
    1.4 以前是利用相機拍幻燈片(這點在下還有印象),現在的全天域圖像則是把球幕由天頂拆成一瓣瓣來製作的。
    1.5 製作團隊分成三部分。館長負責決定故事內容,其他員工就負責用視聽效果配合故事。跟製作電影一樣,也要有story board編排每一幕,有全景(魚眼式)亦有水平景。(聽不清楚是哪「三」部分)
    1.6 新的軟件可以合併圖片,而且可以選擇圓筒形、球體形等。但以前找人畫的全景圖,仍有留下來翻用。
    1.7 由於觀眾都是向前方,所以球幕的主畫面也在前方,後方只當背景用。而不同平面電影之處,是每一個畫面都要預備五個方向(前後左右頂)的影像。
    1.8 太空館用三十部電腦組成Rendering Farm來運算立體影像。
    1.9 Adobe After Effects可以用來製作後期效果,例如在圖片中加景象。這軟件可以在10分鐘裡把過萬幅圖套進去電影中。
    1.10 太空館用兩個軟件製作立體效果,分別是Autodesk Maya3DS MAX
    前者比較專業好用。例如可以用Maya來製作恐龍圖像,然後再用After Effect加天空背景,原來十日的工作現在一日可以做完。
    後者則已有較多外國現成的檔案可以買來用,例如故宮、天體、穿梭機、火箭升空等,甚至可以選擇不同樹種在不同季節、風向下的姿態。不過火箭升空要加上煙霧,仍是比較難的工作,因為電腦動輒要用一個星期去計算每粒粒子的動態。
    1.11 太空館並未正式製作立體電影,但內部嘗試過。相對於在平面屏幕(如戲院)製作3D假象,在立體的球幕上製作又更難,因為不同方向的色光會有相反效果。而且偏光技術也不能用,因為有幾部機一起播放。
    1.12 太空館也找了IVE知專的同學協助製作一些3D人物。

    2. 文化博物館﹕
    2.1 我從未試過聽講座聽到想打人,這是第一次心裡想把講者扔出去。每位講者講半小時,來者當然是期望講者分享「幕後」看不到的事吧。這位講者竟然用足半小時介紹敦煌展教育角的設計,每一個部分放了甚麼……如果我有去看展覽自然一早就看到,你又何必再說一次﹖如果我沒有去展覽,你現在再說得多好又有何用﹖這不是多餘嗎﹖
    2.2 設計團隊在博物館入口大堂製成洞窟的效果。
    2.3 教育角也利用了壁畫的效果作一問一答。
    2.4 因為館方邀請了舞蹈團來跳敦煌舞,一樓教育角也留了空間。
    2.5 一樓教育角也加入了電子互動展品。原本設計分開兩處放置的印台,發現在地氈上容易翻倒,於是最後把它們兩個併在一起放。

    3. 科學館﹕
    3.1 介紹巨龍傳奇展覽準備情況,是近年少有包括八間中國博物館和五間外國博物館展品的大型展覽
    3.2 大骨架通常都有底架支撐,所以設計展台時會預留位置來收藏底座。
    3.3 他們去中國的博物館探訪取材,探訪化石場和構思佈置,但離展期只有數月,十分趕急。
    3.4 由於展場有一條長走廊入口,於是裝飾上套用了「一層層」的形式去介紹十幾個地質年代和當中有哪些生物。
    3.5 展場內用了紅、綠、藍色區來分辨肉食、草食和食魚恐龍。
    3.6 館長不想用欄杆把觀眾和展品分隔,但又要保護展品,於是用了透明膠片作阻隔。
    3.7 他們也製作了prototype來測試展台是否耐用、易清潔,由於模型有相當重量,最後要在展台內加鐵枝加固。
    3.8 另外製作了虛擬場景預先看效果。
    3.9 場中間有柱位,於是把「亭」旁邊的柱做成與背景同色,令它們不顯眼。有些柱也做成樹的模樣。
    3.10 大骨架的底架也要遮蓋,就做成沙地的樣子。
    3.11 展場內模擬了大陸發掘點的褐紅色地層。
    3.12 恐龍名稱用上大型立體字顯示,讓觀眾一看便知。
    3.13 他們也製作了「尋龍記」apps,為觀眾提供現場擴增實境,化石可以看到實體,3D恐龍也會有互動效果。
    3.14 戶外恐龍的底架要加固以防大風吹翻,但又要避免在地面落釘,最後用了鐵餅壓實。

    4. 歷史博物館﹕
    4.1 介紹用半年時間籌備皇村展覽的情況。
    4.2 設計師強調,設計並非隨心隨意的工作,他們要begin with the end in mind,事先知道最後要的效果,然後再設定一堆deadline限期逐項完成。
    4.3 他們去了俄國跟對方單位商討,也要向對方介紹己方的設計理念。因為時間所限,所以他們也只能先看最重要的展品,他們也視察宮廷佈置和花園景色以便設計。
    4.4 沙皇馬車的馬具以模型馬展示,是香港的新猷。因為俄方本來也只是「擺出來」展示就算,甚至也不太清楚究竟哪件放在哪裡。俄方本來也製作過馬頭模型,但與馬具的尺寸不合,所以一直沒做好,是港方自己再度尺製作的。
    4.5 跟馬具一樣,很多展品俄方提供的尺寸並不準確,還是要自己去量度畫作,和看畫框可否掛釘。
    4.6 他們的保管庫直到現在,還是用火漆封門的。
    4.7 展覽設計,其實就是problem solving,不時要think out of the box才能解決問題。
    4.8 例如這次借的展品太多(「館長樣樣都想要」),馬車放在專題展廳就太大了,於是最後決定把大堂也當成展廳用。而借了太多展品,館長再附加地圖、圖片、影片之類的東西都很多。於是展廳變得擠迫,設計上也有很大難度。
    4.9 由於展品太多,還要特別留意環境控制和保安安排。
    4.10 博物館自己的showcase(展櫃)也不夠放展品,於是要向藝術館借用專門展櫃。這些展櫃每個重一噸,單是運送已很困難。
    4.11 施工期間設計師還要負責監工和驗收。例如原來為皇后四米長袍製作的背景牆紙,因為燈光問題發現不襯了,還要在俄方建議下第二天就立即換了幅皇宮背景的牆紙。
    4.12 他們也複製了皇村博物館的皇室徽章,後來就變成展廳四處出便的裝飾。
    4.13 需要合作的人很多,包括館長、設計師、復修員、承建商、運輸商、借出館方、機電處和警方。由於這批是國寶,警方就要負責護送和檢查展廳設計作保安建議。
    4.14 當展品運到,發覺馬車太大(單是它的框架已一噸重),無法由大門直接入去,想在旁邊入館又沒空位,由前庭吊進去又太遠。最後要出動大吊機,再把部分大門和玻璃窗都拆掉,才可以把馬車移進去。之後還要當然重裝大門以便保安。
    4.15 大堂的投射影片是從上一層的橫樑投射下去的。由於相片不是正面投射,所以角度不對(distort/扭曲了),像素變得太大。於是設計師唯有立即飛去俄國,在人家一星期只有一天的休館日去拍更高解像度的照片。(方按﹕其實現場見到的投影還是像素很粗糙的,要站在遠處才不覺得。)

    5. 藝術館
    5.1 介紹朱銘雕塑展的籌備。(方某因為對藝術興趣不大所以沒看這個展覽)
    5.2 展覽的主要特色是要開放式,讓觀眾自由遊走。
    5.3 設計師一開始得到的資料通常都不足,例如這個展覽就連不同展品的比例也要自己重新畫圖。(因為圖鑑中的雕塑照片比例各有不同)
    5.4 展廳要劃分區域,也要事先規劃通道,足夠讓輪椅通過才可以。
    5.5 展覽利用了展廳之間的窄走廊作教育角。
    5.6 由於朱銘的雕塑以人間不同風景為靈感,所以設計師決定手繪香港街景,給觀眾拍照留念。他們先用了兩星期四出拍攝街景,然後再拼湊起來。
    不同的設計師負責畫不同的部分,但又要統一風格,結果用了一個半月才完成。
    5.7 逸事﹕教育角裡的「生果檔」,買了一百個紅膠袋作道具裝飾,展覽最後竟只剩下廿五個
    冬菇、鮑魚、鹹魚之類都是設計師自行製作的。
    水族館裡的裝「魚」的「水」則是用「啫喱蠟」自行製作。
    5.8 教育角的「報紙檔」也特意放置了不少藝術書刊,觀眾可以坐下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