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7, 2009

  • Meeting with Eddy Lee

    [與李逆熵會面](註)

    這一場會面本來不會發生。
    倫弟的圖書館今年透過教協邀請李逆熵去該校演講,原定在前幾天。倫弟知我是擁躉,問我去不去,我要上班當然就不會去啦。
    怎料他們那邊推遲了幾天才搞,而敝校又碰巧今天是活動日,所以就找到時間去元朗再見真人啦。

    這天下著不少的雨,幸好我拿了地圖沒迷路,但到埗也不早了。
    上圖書館參觀一下(碰巧他的助理跟我的同姓 ),時間差不多,還沒見到李先生。

    倫弟﹕如果佢黎唔到我地都有後著既。

    方某﹕ ……我開始有點不祥的預感……

    (然後個「預感」畀助理篤爆左)
    方某﹕o拿,唔得架,我上台會畀學生掟蕃茄架﹗

    原來他遲了一站下車,於是在巴士站迷路了。
    倫弟現在不能離開,唯有請助理「飛的」接客。助理當然不知道「李生真面目」,於是由方某客串「救駕」,一同坐的士去接客是也。
    本來還問倫弟拿了人家的電話(YEAH!!!),準備到時打電話問人在哪裡。怎料一走到站頭,就認得出他了。大抵不是因為「偶像」易認,而是因為書生都有一個樣。

    ---

    就算出動的士,時間也是十分緊迫。於是李逆熵一到校,就立即要上台演講了。
    倫弟問我要否坐到前面,我只是「亂入」的偷渡者,當然是靜靜坐在沒人留意的角落比較好。

    有個看起來「鎮得住場」的主任致開場白,說自己是李逆熵的粉絲。

    是實話還是客套話不得而知,不過如果這句話出自方某的口,一定更有說服力。畢竟在下特地為他寫推介文呀﹗

    其實我知道這場演講,是有點擔心的。因為早就說過,在我眼中李氏並不是很「大眾」的那類型,擔心他的幽默未必受學生欣賞。尤其這批學生集中力比較差,而李氏說話通常學術味頗重。

    他選擇用「說故事」的形式,把《無限春光在太空》的幾篇文章朗讀出來,就更令我擔心了。
    可是,在〈夢醒時份〉的結尾,有一段劇情會不斷重複(因為要反映主角陷入了迴路),這時突然爆出一陣笑聲。

    我想﹕好彩,原來真係有人聽。
    後來竟然還有人答得出「猩猩冇尾」,證明(大家印象中)再差的學生,總有一些人有希望。

    無論是科普或科幻,吸引到一些人開始讀一點就好。

    對於這批學生,我覺得如果找畫家把《無限春光在太空》畫成漫畫(尤其武俠那篇,他說故事時我腦中出現港式武打漫畫的背景),應該可以吸引到他們。
    (儘管自己一點也不喜歡那些武打漫畫,不過如果可以吸引他們去接觸的話,又何妨﹖)

    ---

    事後,迎去圖書館辦一些結尾手續就走。

    很高興我把《吹水無邊》和對《格物致知》的淺見交給李逆熵時(謝謝倫弟幫我印出),他說他的千金已經找到這篇文,計劃不久印第二版時(這本書針對專題研習推出,應該有銷路的)一併參考。

    自從多年前在科學館見過(還拿了《三分鐘宇宙》找他簽名),之後有很多年都沒機會見他。不是他人在外國,就是他開講但我沒空。他更早之前在《東週刊》寫專欄時,我寄去的信,連自己也記不到寫了甚麼了。(粉絲寫信,內容大抵都是不知所云,慘不忍睹)

    儘管大家都稱他「李博士」,但我心裡的還是「李先生」﹕

    (還有一張有倫弟的合照,不知他要不要貼在這邊,所以不貼了)

    當然沒有李逆熵去斯里蘭卡找克拉克那麼曲折,但見到自己喜歡的作家,始終是很高興的一件事。
    事實上,如果沒看過他的書,《吹水無邊》大概會少十分一至二。這並不算恭維語。

    科普在香港是一條窄路,但有人行就好。

    ---

    相關文章—李逆熵特輯格物致知風雨人間科幻小說

    註﹕《與拉瑪會面》是克拉克的一本小說。當然,方某沒看過,只在《科學與科幻叢刊》見過介紹。

Comments (8)

  • 我覺得你會俾人掟薯仔多啲 :p
    你見到偶像,個樣笑得好甜啊!不過點解影到你滿頭白髮咁???

  • 昨天真的很感激你相助。要做客的你頻撲,真的很不好意思呢。

    1.「如果佢黎唔到我地都有後著既。」

    我當時是說「沒有後著」,你那句「有點不祥的預感」,我還以為你在說李博士可能來不了。是我的拍檔說可推你上台,我才開始想可能要與你上台分享使用圖書館和閱讀的經驗來應急。不過那念頭只有一剎那,因為我不認為李博士不來不會預早通知,所以頂多的問題只是遲到,那交由「鎮得住場」的中文科科主任應付便可,犯不著用到我這種小角色充撑。

    2. 我還以為你找不到他耶。給你他的電話益了你添... ha ha... j/k

    3. 中文科科主任說的也是出自真心的。當初我一建議請李博士做演講他便很雀躍,說怎樣就時間都要請到他。要是你是他排名 No.1 的粉絲,他應該不會差你多遠。

    4. 「證明(大家印象中)再差的學生,總有一些人有希望。」

    不論是同一所學校,還是同一班,學生的能力和「用心度」都有極大差異。

    5. 「科普在香港是一條窄路,但有人行就好。」

    沒想到他會花珍貴的時間與我們分享 Daniel Keyes 的 《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 (Flowers for Algernon)》,可見他能為推廣科幻科普欣賞、寫作做的事還有很多很多。很是期待他的舊作和新作的出版呢。

    p.s. 不用貼我的相,但請將相 email 給我作留念。(相中圖書館的黃金地段,比我想像中好看... 哈哈﹗)

  • 當年他經常出鏡代表天文台做記招同天氣節目, 你應該看過的吧, 也該認得他, 是嗎? 不過他當時叫李偉才.

  • 他的名字,真的好適合做物理學家。很有種對抗意味~ !

  • 網主的打扮像是 4 - 50 歲 ,哈哈

  • @栗姐 - 雖然我的確有白頭髮,不過張相唔覺喎……

    @Alan - 你知我唔介意的,何況不請自來的人總應該有點貢獻。

    3. 好呀,是我低估了他。因為世上客套話太多了。
    5. 港女視角﹕又一個電車男。

    @twchau - 我倒只見過一次。李逆熵是筆名。

    @singsit01 - 這只是筆名呀。

    @susan0706 - 囧……不過倒配合我的心境年齡……

  • @fongyun - 

    我好像不比你大很多吧. 當年我也很喜歡他的(出鏡時的講解以及之後的科普書藉), 近年就比較少接觸.

  • 咁就當你栗姐老眼昏花啦...

Comments are closed.

Post a Comment